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261染七七,那是你的女儿
    “去哪里?”染七七蹙眉,没想到她会回来。

    “别问了。”宫颜打开车门,“坐稳了。”

    染七七上车,系上安全带。

    宫颜二话不说,将油门一踩到底,车子就像一只兔子窜了出去。

    染七七看着前面的路,感觉两边的风景都抽离扭曲了。

    宫颜一脸的严肃,双手握着方向盘,认真的开车。

    大概过去了一个半小时,她们到了一家医院。

    宫颜拉着染七七上楼,她们来到儿童科室。

    染七七一脸的困惑。

    宫颜却把她带到一个玻璃窗前,指着一个保温箱里的小婴儿道:“你看。”

    染七七看过去,那个小婴儿很小很小,小的只有自己小手臂那样,脸上的皮肤皱皱巴巴的,十分的可怜。

    看到小孩子,染七七的心里抽了一下,。

    她想到了那个孩子。

    “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染七七转过身去,不再去看。

    宫颜却指着那个小婴儿,“你再仔细看看。”

    染七七不解的看着宫颜,“你想说什么。”

    她不敢去看,怕看了会触景伤心。

    “染七七,那是你的女儿!”宫颜低声道。

    “什么?!”染七七不敢相信,“你胡说什么?”

    “我骗你干什么。”宫颜沉声道。

    染七七缓缓转身,贴着玻璃去看那个小小的婴儿。

    她的眼泪刷的一下就掉下来了。

    那个小婴儿睡得很沉,可能是大概感应到自己的母亲就在附近,竟然动了动。

    染七七哭起来,捂着脸大哭。

    这个孩子竟然还活着。

    宫颜站在她面前,不住的叹气。

    染七七哭了好久才停止,她擦了擦眼泪,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欧阳楚要害你和你的孩子,在你出事之前就收买周亦榕。”宫颜道:“她抓了周亦榕的姐姐,他有个姐姐有心脏病,他只能答应。本来欧阳楚是要杀了你和孩子的,他没有这么做,偷偷的保住了孩子的性命,然后送到我这里来了。”

    染七七哽咽道:“这孩子还不足六个月。”

    “是,所以她现在很危险。”宫颜沉了沉,“周亦榕临走的时候告诉我,他让我转告你,你想救孩子就去找凯撒的爷爷,他爷爷手里有一个叫禾静雨的医生,一定能帮你。”

    “好,我这就去找他。”染七七为了孩子什么都肯做。

    “你等一下!”宫颜拉住染七七,“你也要有一个思想准备,孩子就算现在没事,可是长大了说不定也有其他的毛病。”

    于染七七而言,其实是个累赘。

    “你放心,我扛得住!”染七七并不害怕,只要能保住孩子,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染七七打车去公司找凯撒。

    凯撒对她来很不满意。

    一进来,就看到梁雪素红着脸缩在沙发里。

    房间里的气氛暧昧又尴尬,可是染七七顾不得那么多。

    “凯撒,你爷爷手里是不是有一个禾静雨的医生?”染七七直截了当的问。

    凯撒坐到办公桌前,点了一根雪茄,“是,她是我爷爷的家庭医生,你有什么事?”

    “我想请她帮个忙。”染七七沉沉的说:“去医院救一个孩子。”

    “不帮。”凯撒拒绝。

    “为什么?!”染七七皱眉,恳求道:“我真的需要她,求求你了。”

    “染大小姐,别说我不想帮你,我想帮你也帮不了。”凯撒冷冷的说:“人是我爷爷的,我做不了主。”

    “那你带我去见你爷爷,我自己来说。”染七七道。

    凯撒皱了皱眉,似乎很为难。

    梁雪素从沙发里起来,走过来把他嘴里的雪茄扔掉,“你赶快给seven想个办法。”

    “我能有什么办法。”凯撒冷冷的说:“除非……”

    “除非什么?”染七七问。

    “我爷爷看上了一只青花瓷的花瓶,你要是能弄到,他一定答应。”凯撒回答。

    “那就去买。”梁雪素想的很简单。

    “要是能买到,就不用犯愁了。”凯撒淡漠的说,“这只花瓶在一个老华侨的手里,他孙子姓战,我给你地址你自己想办法吧。”

    “等一下!”梁雪素看着凯撒:“万一需要钱,你让seven去哪里弄?”

    凯撒沉然,“要是需要钱尽管开口。”

    但是根本不是钱的问题。

    梁雪素很满意,她偷偷的看了一眼染七七,让她安心的去。

    染七七很感谢梁雪素,拿了地址,她匆匆的离开。

    梁雪素很担心染七七,“不然我跟她一起去好了。”

    “你去做什么?”凯撒把她来到自己的怀里,冷冷道:“继续陪我。”

    梁雪素却推开他,“凯撒,我知道你让seven做我的影子是为了我的安全,可我把她当朋友。再说你总是在我面前摆大爷的普,说自己多厉害,结果连一个医生都搞不定。”

    凯撒等她。

    “我喜欢的是一个顶天立地,有能力的男人,可不是你这种。”梁雪素一哼,回到沙发里坐着。

    凯撒抿抿唇,谁说她单纯的!

    这激将法用的可真好!

    ——

    染七七来到战家。

    战家并不是很大,一栋二层小洋房,只是门口停着一辆警察,看起来有点吓人。

    染七七也不知道凯撒给自己弄的这个假身份到底靠不靠谱。

    “你干什么?”身后忽然传来一个男人低沉冰冷的声音。

    染七七顿了一下,缓缓回头,就看到一个穿着警察制服的男人,双手叉腰的看着自己。

    “我路过。”染七七幽幽的说。

    战辰盯着她看,看了半晌,“你一直看我家,怎么可能是路过?”

    “你家?”染七七愣了一下,“你姓战?”

    战辰点点头,“你找谁,找我爷爷还是我?”

    染七七抿抿唇,“我找……”她能说她要找花瓶吗?

    战辰看着她,在等她说下去。

    “我找你爷爷。”染七七幽幽的说。

    “不会吧,那个老东西连你都骗?”战辰一副痛心疾首的神情。

    染七七不解。

    “你跟我来。”战辰对她说,然后嘀咕道:“老东西,真是太不要脸了。”

    “你在骂你爷爷吗?”染七七好奇的问。

    “等下你要说什么就尽管说,我会给你撑腰的。”战辰严肃道。

    染七七皱了皱,这哥们儿是不是弄错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