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254告诉霍君陌,就说我改变注意了
    “你伤了谁?”女人很好奇。

    “情敌。”染七七沉沉的回答。

    “你好勇敢。”女人很佩服,她凑过来,“我叫梁雪素,是梁家的二小姐,你是谁?”

    “染七七。”染七七看着她,“你犯了什么罪?”

    “我没犯罪。”梁雪素很无辜的说,“我是被人冤枉的,我继母栽赃陷害,说我给她下毒,还证据确凿,我就被抓进来了。”

    她吸了吸鼻子,很无奈也很害怕。

    “梁家的事情我都是有所耳闻。”染七七看了看她,“没人救你吗?”

    梁雪素轻轻摇头,有些苍凉:“应该没人,我一个不受宠的女儿,联姻都轮不上我,哪有人会记得我。”

    染七七同情的看着她,“你真可怜。”

    “我觉得你也很可怜。”梁雪素幽幽的望着她,“我记得你丈夫不是霍君陌吗,他不是很疼你吗?”

    怎么舍得让她坐牢呢?

    “我们刚刚离婚了。”染七七坐回到床上,“大概我真的出不去了。”

    “不是吧?”梁雪素来到她身边,“我听说过你们的事情,还羡慕过,真是没想到。”

    染七七看她已经不哭了,无奈道:“你居然不哭了。”

    “我这个人只要一转移话题就把刚才的事情给忘了。”她双手托腮,“不过你这么一提,我又想起来了。”

    染七七倒是挺羡慕她的,想哭就哭,想高兴就高兴,也挺奇特的。

    就在这时,警察又回来了,“梁雪素有人要见你。”

    梁雪素吓得往染七七的身边缩,“谁要见我?”

    “一个外国人。”警察冷冷的回答。

    “我不是认识什么外国人。”梁雪素皱着眉,“你在骗我。”

    “别废话,赶快出来。”警察命令道。

    梁雪素却一动不动。

    染七七想了想,握住她的手,“雪素,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你说。”梁雪素看着她。

    “你如果去见的这个人值得你信任,就让他帮我联系霍君陌,就说我……我改变主意了。”染七七幽幽的说。

    她只能这么说,不然自己没办法见到霍君陌。

    梁雪素却道:“可是我真的不认识什么外国人。”

    “梁雪素,快点!”警察已经不耐烦了。

    “你去看看,这里是警察局,不管他是什么人都不敢伤害你的。”染七七劝说道。

    “真的吗?”梁雪素有些惴惴不安。

    染七七重重的颔首,“真的。”

    “那好吧。”梁雪素站起来,有些垂头丧气的,“我去见一下。”

    “去吧。”染七七望着她,把出去的希望完全寄托给一个刚刚认识还不到十分钟的人。

    自己是不是也挺疯狂的?

    梁雪素跟着警察出去,警察带着她来到一间房间,“进去吧。”

    “我一个人?”梁雪素有些紧张,“一般来说,有人探视警察都会跟着吗?”

    她一个人很害怕。

    警察打开门,不耐的说:“快一点,别耽误时间。”

    梁雪素越发的忐忑不安,看到警察在瞪自己,只是小心翼翼的迈开步子走了进去。

    房间灯光明亮,只有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

    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背对着自己坐着,房间里除了他们二人,再也没有其他人的身影,与此同时房门在她身后重重的关上了。

    她吓了一跳,浑身一颤。

    那个男人一动不动的坐着。

    梁雪素鼓足了勇气,走到男人的面前,抬头看他,不由得一愣,“怎么会是你?!”

    凯撒棱角分明的俊脸满是冷戾,“怎么不能是我?”

    “你想干什么?”梁雪素后退了几步,神情慌张,“那天晚上是意外,我都和你解释了。”

    “是不是意外,我很清楚。”凯撒站起来,他身高在一米九左右,站起来就像一座山,巨大的阴影把梁雪素笼罩的严严实实。

    梁雪素抖了抖,眼睛红红的,可怜巴巴的像只小兔子,“你还想怎么样,我都已经被抓了,都坐牢了你还不放过我。”

    说着,她呜呜的哭起来。

    谁让凯撒这个人,冷肃的像个修罗,令人恐慌。

    “别哭了!”凯撒暴跳如雷,“烦死了。”

    “烦死了你还来。”梁雪素一边哭一边说。

    她是胆子小,可是也有一个不知道是好还是坏的毛病,就是你说什么她都要顶一句。

    凯撒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修长的手指微微用力,就让梁雪素痛得大叫,“你放手!”

    “就是这个声音。”凯撒把她推到墙角,冷冷道:“那天在床上,你也是……”

    “闭嘴!”梁雪素脸色发红,红得像是能泣血。

    那天晚上的事情,她真的不敢去想。

    太荒诞了。

    “我为什么要闭嘴?”凯撒冷然,“男欢女爱,有什么可羞耻的。”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梁雪素气得跺脚,他怎么一直在说那天的事情。

    “做什么?”凯撒冷笑,“当然是和你重温旧梦了。”

    “什么?!”梁雪素愣了愣,不等她回过神来,就被凯撒抱起来仍在桌子上。

    他伟岸的身躯压在梁雪素,一只宽厚修长的大手将她的细腕桎梏着压在头顶,另外一只手探入她的裙摆下。

    “啊,不要!”梁雪素的声音带着颤抖。

    他的手有些冰凉,一碰到她的肌肤,她就战栗。

    如此生涩的反应,却令凯撒想要狠狠的欺负她。

    “乖乖别动,不然我会像上次一样弄疼你的。”凯撒坏坏的一笑。

    梁雪素想起那天晚上,她不愿意去想细节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她不舒服。

    凯撒是混血,身材好,某些地方也异常的……好。

    两人尺码不符,所以她那晚很疼。

    趁着她回想那天的事情,凯撒已经解开她裙子前面的扣子,美好的乳白尽在眼底。

    梁雪素害怕的看着他,“这种事在哪里不能做,你非要在这里?你也太不尊重人了!”

    “尊重?”凯撒挑了挑眉,在滚圆上狠狠的一捏,带着强烈的惩罚和报复性,“你给我老子下药的时候,想过互相尊重吗?”

    “和我没关系。”梁雪素又被吓哭了,那是她继母做的,和她没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