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250念念根本不是你的女儿
    染七七和宫羽回到庄园,这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你没把我们的遭遇告诉霍君陌吧?”下车前,染七七很担心的问。

    “你觉得瞒得住?”宫羽挑眉看着她,“他紧张你恨不得在你身上按雷达。”

    染七七讪讪的,“他还没那么变态。”

    宫羽却觉得霍君陌已经很变态了。

    光是占有欲就别提了。

    他都不敢告诉染七七,霍君陌让他盯着凯撒,绝对不能让这个男人踏入染七七的房间一步。

    发现他有不轨行为,立刻把他给阉了,一切后果由霍君陌一人承担。

    然而染七七还觉得霍君陌很正常,这明明很不正常了。

    家里的佣人给他们准备了晚饭。

    染七七和宫羽随便吃了一些,就各自回房休息去了。

    才躺到床上,染七七的手机就响了。

    她坐起来,苦巴巴的拿着手机,霍君陌一定会吼她的。

    “喂。”染七七小心翼翼的接了电话。

    “染七七,你胆子够肥的。”霍君陌低沉的嗓音夹杂着凉意。

    “我不能见死不救吧。”染七七无奈的说:“总是一条命。”

    “宫羽告诉我,你救他是为了念念的药,什么药?”霍君陌沉声道:“你给我说实话!”

    染七七抿抿唇,“我回去再和你解释。”

    “染七七,我现在没有耐性了。”霍君陌黑眸阴翳,“你不说实话,我立刻派人把兰顿家夷为平地,别以为我是吓唬你。”

    “你!”染七七气呼呼的,“你真是不讲理。”

    “我一向如此,你是第一天知道吗?”霍君陌冷冷的问。

    染七七哼了哼,“好好,我告诉你!你上次不是看到我给念念吃的那种药了,那是一种特制药,念念身体不好一些器官功能发育不良,需要这种药维持,所以她不能生病不能流血,不然会很麻烦。”

    霍君陌厉眸一凛,他发现念念身体不是很好,却没有想到这么严重。

    “这种药只有老爷子有渠道能拿到,我只有三个月的,剩下的还要靠老爷子。”染七七抿抿唇,“所以他不能死。”

    “我明白了。”霍君陌理解了她的担心,他压了压眉心,“过两天,我让严煌也过去帮你。”

    “不用了。”染七七阻止:“你一个人怎么对付得了欧阳珏。这边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会尽快处理完的,毕竟我妈和雪素我也不放心。”

    她不会拖延时间。

    “我这边你不用担心,好好保重自己。”霍君陌沉声叮嘱,“染七七你敢负伤回来,我有你好看。”

    染七七噗嗤一笑,“你的威胁太没有水准了,霍先生。”

    “霍太太,我等你。”霍君陌嗓音变得温柔。

    “我不是。”染七七纠正。

    “很快就是了。”霍君陌磁性的嗓音带着一丝蛊惑,“早点睡。”

    “好,你也早点休息。”染七七笑了笑,把电话挂断。

    她走到窗户前向外看着,庄园墙外多了很多光点,那是巡逻人身上的手电在闪烁。

    看来今晚可以睡一个好觉了。

    ——

    翌日。

    染七七听到楼下的动静,就醒了。

    她穿戴整齐,从房间里出来,来到楼下。

    孟美看到染七七,一怔:“你居然在这里?”

    “你来找凯撒吗?”染七七走到她面前,“一大清早还真是迫不及待。”

    孟美冷笑,“染七七,当初要不是因为你的身份,凯撒不会娶你的。”

    染七七很无奈,自己这是替雪素挡了多少刀子。

    “娶一个人,除了感情,不就是看身份和出身?”染七七细眯着眼睛,“你这么生气,我把这个位置让你给如何?”

    “你愿意?”孟美有些诧异。

    “哼,可是我让给你又如何,你能坐稳吗?”染七七冷嗤,“别白费功夫了,凯撒不在这里,你可以走了。”

    “染七七,我已经调查过了,念念根本不是凯撒的女儿,你欺骗了他。”孟美举着手里的证据,“我要把这份DNA报告交给凯撒,他最恨别人骗他了。”

    “他在医院,你可以立刻送过去。”染七七耸耸肩,一点都不担心。

    孟美恶狠狠的瞪着染七七,发现她真的很无耻。

    生下别人的孩子,让凯撒喜当爹。

    “你们在吵什么?”凯撒终于回来了,他在医院待了一晚上,有些不放心染七七,就回这边看看。

    “你情妇来找我麻烦。”染七七不耐道:“真没想到,还能看到她。”

    凯撒阴沉着一张脸。

    “凯撒,我拿到证据了,念念根本不是你的女儿。”孟美把手里的证据递给他,“染七七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骗子。”

    凯撒把证据抢过来,用力的撕碎,“孟美,我警告过你,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孟美看着凯撒把自己辛辛苦苦拿到的证据撕掉,她整个人都愣住了。

    怎么会这样?

    他竟然不在意?

    染七七一手托腮,幽幽的看着他们。

    “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孟美眼睛发红,“我做了这一切都是为了你,你怎么不明白?”

    “孟美!”凯撒冷冷道:“我不喜欢你,从来都不喜欢,看在两家的情面上我可以不和你计较,但是你不要再来找她的麻烦,别忘了你欺负的是凯撒·兰顿夫人,懂了吗?”

    孟美脸色发青,“你真是无情。”

    说完,她转身离去。

    “她好像忘了自己是来做什么的了。”染七七幽幽的说:“难道不是应该让你对孟家高抬贵手吗?”

    “染七七,别在那里说风凉话。”凯撒冷冷道:“有个任务交给你。”

    “抱歉,我这次回来不是任由你差遣的。”染七七不满。

    “怎么,你连禾医生都不见了吗?”凯撒眯起眼睛,“她带了新的药,已经乘坐飞机过来了。”

    “你是让我去机场接她?”染七七问。

    凯撒颔首,“念念需要她的药,你也总不能通过我爷爷手里买,万一哪天老爷子没了,你和念念怎么办?”

    “算你有良心!”染七七很高兴,“你爷爷怎么样了?”

    “早上醒过来一次,不过没说什么就又昏迷了,下午应该就没事了。”凯撒回答。

    “我觉得老爷子不见得会告诉你是谁放的炸弹。”染七七一副有所预料的样子,“毕竟手心手背都是肉。”

    凯撒却道:“不是有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