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242你母亲就是
    霍君陌冷笑,冷玉腾这个人目光真的是短浅至极。

    他要是为了一个冷大少爷的身份,冷家就撑不到今日了。

    连染七七听了都觉得可笑,一个身份,还不值得霍君陌迷恋。

    他不过是想给自己的母亲报仇。

    可是杀了应敏,给她一个痛快,这种惩罚太轻了。

    能令她生死不如的,就是折磨她,让她期待的一切都变成噩梦。

    冷玉腾娶了白月宜,白家看着风光,其实已经是一个空壳子。

    严煌不会因为白纤纤就帮着白家,而且白纤纤也对白家恨之入骨,更不会管。

    白家什么都没有,白月宜在冷家根基也不稳,所以什么都得不到。

    还有一个冷玉仪。

    这个冷大小姐的婚事还没有订下来,现如今应敏应该很着急了。

    如果老爷子一死,条件好的人家是看不上冷家的,他们只能降低要求,退而求其次。

    倘若再有人暗中做点什么,冷玉仪的日子也不好过。

    冷玉腾来找霍君陌,分明是一种示弱,却还端着架子,令人可笑。

    霍君陌的话犹如一盆冷水浇熄了冷玉腾的痴心妄想。

    就在这时,冷泽急匆匆的进来,他神色急促,“玉腾,君陌,爷爷要不行了,他想见你们。”

    “什么?”冷玉腾没想到事情来的这么快。

    没等冷泽把话说完,他就冲出去了。

    冷泽还在等霍君陌。

    染七七看了一眼霍君陌,“我去给你准备轮椅。”

    病房里就有一架轮椅,她推过来,扶着霍君陌坐上轮椅。

    她还拿了一张毯子,给他盖在腿上保暖。

    然后推着他,从病房里出来。

    冷泽带着他们来到冷锋的病房,病房外围着很多人,都是冷家的人。

    除了嫡亲,还有旁枝末节的,这些人都和冷家一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他们都清楚,冷家下一任的继承人,关系着他们的将来。

    “你们进来吧。”冷泽对他们说。

    外面的亲人看着他们,眼神怪怪的。

    染七七推着霍君陌,从他们中间走过去,进到病房中。

    病房中,除了提前来的冷玉腾,还有应敏和冷玉仪。

    她们二人见到他们,眼神发狠。

    还有一个不认识的人,穿着深蓝色的西装,带着金丝框的墨镜,精英范儿十足。

    想必就是来立遗嘱的律师了。

    冷玉腾躺在病床上,脸色蜡黄,他神情有些迷离,果然是到了弥留之际。

    “爸,他们来了。”冷泽在他的耳边低声道。

    冷锋缓缓的睁开眼睛,看了他们一眼。

    看到霍君陌和染七七,动了动干涸的唇瓣。

    染七七有些诧异,短短数日,冷锋的身体竟然这么衰弱了。

    油尽灯枯,果然是挡都挡不住。

    “你……”冷锋枯瘦的手指指了一下霍君陌,“过来。”

    染七七推着霍君陌到病床近前。

    冷锋一把抓住他的手,手背青筋暴起,“我有三件事和你说。”

    霍君陌冷淡的看着冷锋,薄唇轻抿,神情凌然。

    “第一,冷家我就交给你了。”冷锋嗓音沙哑的厉害,声线都带着颤抖,“第二,照顾好家里的人,你父亲自然不必说,还有玉腾玉仪,他们都是你的亲兄妹。”

    “爷爷。”冷玉仪已经开始哭了。

    冷玉腾脸色十分的难看,爷爷竟然真的不把家传给自己。

    “还有,给玉仪找一个好人家。”冷锋再次用力的握了一下他的手,“最后,不要想着报仇,家和万事兴。”

    应敏顿了一下,心里七上八下的。

    她知道自己做过的事情,瞒不过老爷子。

    只是霍君陌并没有答应他,一双厉眸毫无温度的看着霍君陌。

    染七七明白,霍君陌是不会答应最后一个条件的。

    而且继承冷家对他诱惑力不大。

    倘若冷家在他刚回来的时候就抛出橄榄枝,也许他还会对应敏手下留情。

    可是现在,他绝对不会心软。

    病房静默了很久。

    冷锋深沉的看着霍君陌,眼底有很殷切的期待。

    “君陌。”冷泽提醒着霍君陌,希望他能点头答应。

    毕竟时间过去这么久了,也该放下了。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他的回答。

    仿佛他不答应就是罪该万死一样。

    连染七七都替他紧张起来。

    “前两个条件我只能答应你,我不会干涉,至于最后一个,我没办法答应。”霍君陌一点妥协的姿态都没有,又冷又淡。

    周围的人都盯着他,似乎都在埋怨他无情冷酷。

    只有应敏,眼睛恶毒如同蛇蝎死死的盯着他。

    恨不得他死在那场车祸中。

    冷锋呼吸越发的沉重急促,怕是下一秒呼吸就要枯竭。

    “君陌,你就答应爷爷吧。”冷泽对他说。

    可是霍君陌却一点点头的意思都没有。

    所有人都在等着。

    染七七想了想,淡淡的说:“冷老爷子,这太强人所难了,杀人偿命本就是天经地义,可是君陌可曾对她做过什么?倘若她将来自己作死,又做错了事情,难道你也要让我们承担着吗?”

    冷锋浑浊的双眸陡然变得锐利,他看向霍君陌,发现他没有任何的表示,似乎也是这么想的。

    “我明白了……”冷锋的声音变得没有什么力气。

    应敏他是保不住了。

    只能看应家会怎么做了。

    “你也太过分了。”冷玉仪不满的说:“爷爷都这样了,你竟然还不肯答应。”

    霍君陌挑眉看了一眼自己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眼神冷漠不带任何的温度。

    冷玉仪沉了一下,有些瑟瑟发抖,却还是硬着头皮道,“再说,我妈也没有错,你母亲就是小三。”

    “玉仪。”冷泽警告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这个时候她也太口无遮拦了。

    冷玉仪气得跺脚:“妈本来就没有错。”

    霍君陌冷笑,冷玉仪什么都不知道竟然就敢在这里叫嚣,还敢骂他母亲是小三。

    “爷爷,你为什么要这样,大哥哪里做的不够好了,你偏偏要把家传给一个私生子!”冷玉仪在病房里吼起来,“是他母亲勾引爸爸,和妈妈有什么关系?!你真是老糊涂了。”

    “你……”冷锋没想到冷玉仪竟然这么的放肆,凌夕是怎么怀孕的大家心知肚明。

    她在这里大吼大叫,惹怒了霍君陌,冷家更没有活路了。

    “爸爸。”冷泽去看冷锋,发现他已经不行了。

    冷锋死死的揪着冷泽的衣袖,他似乎还想说什么,可是一口气没喘上来,呼吸就停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