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225这么喜欢,自己生一个
    严家。

    白纤纤正在和念念玩儿。

    家里多了一个小家伙,偌大的别墅显得很有生气。

    严煌要出名门,叮嘱白纤纤,“你们乖乖待在家里,晚上我带你们出去吃饭。”

    “耶,严叔叔真好。”念念欢呼。

    “叫哥哥。”严煌很不要脸的说。

    白纤纤瞪他,“老公,你也太厚脸皮了。”说完,她笑眯眯的对念念说,“念念,叫姐姐。”

    念念眨巴眨巴眼睛,很难开口的样子。

    “怎么我不年轻吗?”白纤纤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明明胶原蛋白满满的。

    念念嘿嘿的一笑,“纤纤阿姨,你和雪素妈咪一样。”

    都有点自恋。

    “雪素是谁?”白纤纤惊讶的问,“是不是你妈咪背着我找的小三?”

    “你个白痴。”严煌无语。

    “我没说错,这个雪素说不定就是破坏我和七七纯洁友谊的小三。”白纤纤哼哼唧唧的说。

    严煌白了她一眼,这叫越描越黑。

    “雪素妈咪很可爱,就是很容易哭,妈咪和凯撒爹地最喜欢逗她哭了。”念念坏坏的一笑,“我也喜欢。”

    白纤纤俏丽的小脸露出几分错愕:“你小小年纪还挺腹黑的。”

    “念念。”严煌把她叫过来,“你见过雪素吗?”

    “之前天天见的,我们都住在一起。”念念回答。

    “你干嘛突然问她?”白纤纤问道。

    “君陌让我帮忙找一个叫梁雪素的,我看看有没有线索。”严煌解释。

    “念念,你还知道什么?”严煌又问。

    念念用手指点着下巴,很认真的想着,“没有了,反正雪素妈咪很讨厌凯撒爹地,他们俩总吵架,吵得很凶。”

    严煌再次粗眉,他们的关系倒是挺复杂的。

    “好了,你们在家里等我,我办完事就来接你们。”严煌准备出门了。

    “好。”白纤纤笑了笑,“路上小心呦。”

    “嗯。”严煌点点头,穿上风衣,出门走了。

    白纤纤抱着念念,“念念,我这里有好多衣服,我们一起玩儿换装游戏吧。”

    “好。”念念很用力的点点头,一定很好玩儿。

    ——

    傍晚。

    严煌来接白纤纤和念念去吃晚饭。

    他们来到一家规格很高的餐厅。

    这里环境优雅,窗外的夜景也很美。

    白纤纤笑道:“好久没出来吃饭了。”

    严煌笑了笑,“谁让你是个小懒猪,我一说带你出来吃,你就找各种理由。”

    “我这几年也不出去工作,都成小米虫了。”白纤纤很自豪,而且是很快乐的小米虫。

    “我又不是养不起你。”严煌很心疼她,白纤纤本就不适合商场,其他的工作,他又怕她受委屈,所以很反对她去工作。

    再说白纤纤没什么事业心,这种米虫的生活也是她自己的选择,她也没有怨言。

    她和染七七那种有冲劲儿的事业心女生不一样。

    “严总。”冷玉腾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身边还跟着白月宜。

    看到严煌和白纤纤一起来吃饭,竟然还带着一个小跟屁虫,两人都有些惊讶。

    小女孩长得温软娇憨,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又黑又亮,十分的可爱。

    白月宜看到小孩子就喜欢,她也想生,可是冷玉腾却不喜欢小孩子。

    “冷总。”严煌挑了挑眉,“真巧,我还没恭喜冷总,冷家突然多了HR集团这个靠山,这以后在商场了怕是更没人敢惹你们了。”

    冷玉腾怎么听不出他的弦外之音,他英俊的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笑容。

    奈何这些年来,冷家确实处处被压制。

    白月宜见冷玉腾脸色不好,幽幽的开口:“这是谁的孩子,长得好可爱。”

    让人看了恨不得亲一口,要是能生一个这样的女儿也好。

    “这是我一个朋友的。”白纤纤微微一笑,“姐姐,这么喜欢,自己生一个呀。”

    白月宜无比的尴尬,她们是姐妹也是死对头,“你也结婚了好几年了,怎么不也生一个。”

    “我还年轻倒是不急。”白纤纤清冷冷的笑着。

    “我也不急。”白月宜淡漠道。

    “你是不着急,可是你婆婆难道不着急?”白纤纤意味深长的笑着。

    当初白月宜和冷玉腾结婚的时候,应敏可是在婚礼上就点明了,让他们赶快生个孩子。

    可惜这都四年了,还没有动静。

    “我们的事不用你操心。”白月宜冷淡下来,她看向冷玉腾,“我们还是走吧。”

    冷玉腾深沉的看了一眼念念,他总觉得这个小女孩有些眼熟,可是一时之间却又想不起来。

    他们离开之后,白纤纤轻哼,“白月宜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因为白锡华的失误,这一次冷家的生意都受到了波折,冷锋公开君陌的身份就是为了稳定家族内部。”严煌深沉道:“应敏对她应该是诸多不满。”

    “没有连累到你吧?”白纤纤紧张的问,她之前都没有听说。

    “没有。”严煌摇头,“我大部分的声音都不在国内,和你爸爸也没有合作。”

    “那就好。”白纤纤舒了一口气,“那个老匹夫自己作死还要拉上垫背的,这是可恶。”

    不过冷家也是倒霉。

    “事情的走向都在计算之内。”严煌淡淡的说:“反正和我们无关。”

    白纤纤点了点头,“我们点餐吧,我饿死了。”

    念念点点头,“我也饿了。”

    严煌笑了笑,把服务生叫来。

    他们吃过了晚饭,从餐厅里出来,就看到霍君陌的车停在他们的面前。

    念念扑过去,他把念念抱起来。

    “咦,妈咪呢?”念念很诧异的问。

    “妈咪扭伤了脚,所以不能下车。”霍君陌温柔的说。

    白纤纤担心道:“她没事吧?”

    “没事,休息几天就好了。”霍君陌看向他们,“这几天谢谢你们照顾念念了。”

    “别客气。”白纤纤笑道:“反正我一个人也无聊的很。”

    严煌这段时间挺忙的,没时间陪她。

    “我先走了。”霍君陌和他们道别,然后抱着念念上车,一家三口走了。

    白纤纤望着远去的车,讪讪道:“念念不是霍君陌的亲生女儿,可是我看他真的很疼她。”

    “谁让那是他最爱的女人的女儿呢。”严煌意味深长道,“这就叫爱屋及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