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218一枝红杏出墙来
    “你觉得在我眼中,你只是一个仇人?”霍君陌冷硬的脸庞有些僵硬。

    染七七抿抿唇,“不然呢?”

    他那么恨她。

    恨到让她别再出现在他的面前。

    霍君陌讥诮的看着她的眼睛,“染七七,你真的是不了解我,对仇人我从来没有仁慈过,五年前你不是深有体会吗?”

    “你说我失忆之前吗?”染七七眉目清软,“我还没有恢复记忆。”

    所以无从谈什么深有体会。

    霍君陌墨眸泛着幽冷的光泽,她还没有恢复记忆,这么说来,她还没有放下对他的恨。

    不过染七七心想,这一次是她有求于霍君陌。

    只要欧阳楚不会对她和念念做什么,染七七是不会主动找她报仇的。

    毕竟,他决定要娶那个女人了。

    “哼。”霍君陌嗓音低沉,从她的身边走过去。

    染七七立刻把合约收起来,跟着他往电梯走。

    他们到了房间门口,霍君陌刷卡。

    两人一起走进去,看到屋子里的装潢,染七七老脸一红。

    这浪漫中带着qing色的装饰是怎么回事?!

    “这里真的是正经的私人会所吗?”染七七忍不住问。

    霍君陌脱下染七七给自己买的外套,冷冰冰的说:“来之前,你没做功课吗,这里是主题私人会所。”

    主题私人会所?

    染七七转身去门外看了看门牌,上面写着的居然是:一枝红杏出墙来。

    难怪里面的装饰都是红色的。

    而且,她怎么觉得有点讽刺呢?!

    她讪讪的回来,脸色有些尴尬。

    霍君陌躺在沙发上,一只手挡在额前。

    看着有些局促的她,冷淡道:“你不是笃定我不会对你做什么,你紧张什么?”

    “我没有紧张。”染七七辩解,“只是不知道该做什么。”

    “你可以洗澡,可以睡觉。”霍君陌邪魅幽冷的看着她,给冷峻的面容平添了一丝妖孽。

    洗澡睡觉?

    这暗示还能再明显一点吗?

    分明是在挪揄她吧。

    “我玩手机就可以了。”染七七迅速的推到一旁的椅子上,拿出手机玩着消消乐。

    霍君陌俊美的脸沉了几度,眼睛里的神色太过复杂。

    就在这时,忽然从隔壁传来令人面红耳赤的呻吟声。

    那声音很大很尖锐,像是要把屋顶掀翻。

    染七七立刻去看霍君陌,没想到他也在看自己,一双湛冷的黑眸十分的明亮炽热。

    “呵呵,这隔音效果。”染七七尴尬的笑了笑。

    霍君陌十分冷漠的说:“你很尴尬?”

    不尴尬吗?

    染七七幽幽的看着他。

    “两情相悦不就是这样,你又不是没经历过。”霍君陌笑话她。

    “我不记得了。”染七七咬着唇瓣。

    霍君陌低低的一哼,“是不记得和我的,还是别人的?”

    染七七恼羞成怒,脖子都红了,她冷冷道:“霍总,打听别人的私生活很没品。”

    某人泠泠的冷笑,看着天花板,“我可是从来没有忘记过。”

    蚀骨**的疼爱,怕是他这辈子记得最深的事情了。

    染七七抿抿唇,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还是不要和他说话了。

    在这期间,隔壁的声音还没有停止。

    似乎好像他们去了阳台,那声音已经变成从窗户那边传过来了。

    染七七不堪忍受,拿出耳机,堵上了自己的耳朵。

    她低着头专注的玩手机,完全没注意到男人走到她的面前。

    只感觉有一个很大的阴影把她遮住了。

    她抬起头,男人却一把将她抱起来,自己坐在她的椅子上,把她放在腿上。

    “你干嘛?!”染七七惊吓过度,一双乌眸还有些不安。

    男人从她的耳朵里拿出一只耳机自己戴上,嗓音淡漠:“借你一个耳机,你继续玩儿。”

    染七七浑身僵硬的厉害。

    五年,她都没有何人如此亲密过。

    再加上他们尴尬的身份,这样真的很不好。

    可是男人俊美斯文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一双手拦着她的腰,静静地不说话。

    其实,霍君陌的身体比她还僵硬。

    想了五年的柔软如今在怀中,巨大的**正在将他吞噬。

    他克制着自己,怕吓到她。

    “如果你觉得这里不舒服,我们就回去吧。”染七七抬头看着男人棱角分明的侧脸,经过岁月的沉淀,他的脸越发的英俊深沉,散发着成熟的味道。

    “不用,这里很安静。”男人冷淡的拒绝。

    安静吗?

    染七七都要怀疑他的耳朵了。

    看他一点都不像动,染七七也不再挣扎,只能用游戏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隔壁的声音停了,但是很快又响起来。

    染七七实在是扛不住了,她想叫霍君陌离开,可是他却靠着椅背睡着了。

    他好像很累,眼底下有淡淡的乌青。

    只是他睡得这么沉,手上的力道却不减分毫。

    像是怕她掉下去一样。

    他身上的味道依旧是清冽干净的,很好闻。

    只是混合了一些淡淡的烟草味。

    以前,他是不抽烟的。

    她就这么看着,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

    直到她的手机响起。

    “裴特助。”她压低了声音。

    “霍总呢?”裴东问。

    “在休息。”染七七低声回答。

    不过,男人还是醒了,蹙眉看着她。

    “是裴特助的电话。”染七七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他。

    他摆摆手,“你接。”

    染七七皱了皱眉,他都醒了干嘛不接电话?

    “帮我告诉霍总一声,冷家打来电话,要他过去一趟。”裴东淡淡的说。

    “好。”染七七挂断了电话,抬头看着霍君陌:“冷家让你过去一趟。”

    “现在几点?”男人的嗓音带着刚睡醒的沙哑。

    “七点了。”染七七道:“晚饭你要去冷家吃吗?”

    “我怕消化不良。”霍君陌沉声道:“我们在外面吃。”

    染七七想了想,“我不方便过去吧。”

    霍君陌斜睨着她,“你不想去?”

    “倒也不是,只是我不想太多人知道我回来了。”染七七解释说:“还是低调一点比较好。”

    越少人知道麻烦也就越少。

    “你在欧洲那么久,一般都是待在哪座城市?”霍君陌忽然换了一个话题。

    “意大利。”染七七道,“我在那边读的书。”

    “你和他是怎么认识的?”霍君陌意味深长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