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216办公室里有摄像监控,你怕什么?
    染七七抬起头,看着霍君陌,有点尴尬。

    “爹地!”念念松开染七七的手,扑向霍君陌,“妈咪是在说凯撒爹地。”

    凯撒爹地?

    某人心底暗暗不爽。

    “有一次凯撒爹地欺负妈咪,我就去他公司胡闹,害得他损失了好几亿。”念念吐吐舌头,还觉得很光荣。

    “你还好意思说。”染七七瞪她,后来要不是雪素,她们母女俩早就去见上帝了。

    念念却拉着霍君陌的手,很认真的问,“如果我闯祸了,爹地会生气吗?”

    “不会。”霍君陌盯着她软糯的小脸,他舍不得。

    “你别惯着她,不然会让她的性格变得很刁蛮的。”染七七摸着念念的头发,虽然语气很严肃,可是眼神却很温柔。

    把念念带离凯撒的身边,也是不想她受到凯撒的影响。

    “女儿就是拿来宠的。”霍君陌嗓音低沉,他很幸运能有这个机会。

    染七七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进来。”男人发号施令,然后牵着念念的手走进办公室。

    染七七跟了进去。

    裴东没进来,直接把门给他们关上。

    霍君陌抱着念念已经坐在沙发里。

    染七七走到他的对面,坐下。

    “今后你就在那里工作。”霍君陌扬了扬下巴,指着一张办公桌。

    染七七扭头看过去,她记得以前他办公室里没有多余的办公桌的。

    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才弄的,还是后来就有的。

    “不会不方便吗?”染七七有些讪然。

    “有什么不方便?”男人眼神凛冽,“办公室里有摄像监控,你怕什么?”

    她怕什么?

    染七七很尴尬,她的意思是怕影响他一些私人活动。

    弄得好像她怕他吃了自己一样。

    “我当然不怕什么了。”染七七幽幽的说。

    男人英气的眉一沉,她越是坦坦荡荡,他越是生气。

    难道她就对他没有一点希冀吗?

    哪怕有一点,他也会欣喜若狂。

    可惜从她深邃清冷的眼中,他什么都感受不到。

    狠下心一走了之五年,只有她做得出来。

    “念念,爹地带你去隔壁的屋子,里面准备了穿,玩具还有零食,你就在里面玩儿,有什么需要就告诉。”霍君陌把念念从沙发上抱下来,牵着她的手走进旁边的屋子。

    染七七幽幽的一叹,站起身,走到办公桌前,把身上的包放下来,坐在椅子上。

    霍君陌从屋子里出来,看到她已经打开了电脑,他冷冰冰的说:“去泡一杯咖啡。”

    “是。”染七七立刻站起来,有些紧张兮兮的。

    男人依旧用很冷酷的眼神看着她。

    染七七讪讪的,转身出去。

    来到外面,她不由得一叹。

    吓死她了。

    “染小姐。”裴东笑眯眯的走上前来。

    “裴特助。”染七七站直了身体。

    “这里有些文件需要霍总签字,霍总下午要去见一个很重要的客户,你要把房间里的那套西装熨一下。”裴东交代道。

    “熨衣服?”染七七抿抿唇。

    “是的,特助特助,除了工作生活上也要管。”裴东解释。

    “他不是有女朋友吗?”染七七反问。

    裴东轻笑,“染小姐这么说真是太没良心了,从你走后就没有女人照顾他的生活,他也不许别的女人接触自己。天天就知道工作,你可以去电脑里查看他这五年的工作记录,哪天不是从早忙到晚,有时候连早饭都不吃。”

    染七七顿了顿,“他没吃早饭吗?”

    裴东点头。

    “我先去泡咖啡。”她抱走裴东怀里的文件,一个人躲进了茶水间。

    站在咖啡机前,她偷偷的擦了擦眼角。

    过了一会儿,染七七抱着文件进来,一只手里还端着一杯咖啡。

    她把咖啡放到霍君陌的面前,还有文件:“这些文件需要你签字。”

    霍君陌冷冷的看了一眼加了牛奶的咖啡,“我只喝黑咖啡,染七七你走了五年,怎么连我这点习惯都……忘了吗?”

    才五年而已。

    “你没吃早饭,只喝很咖啡很容易伤胃的。”染七七没想到他竟然会这样以为,她又不是真的没良心。

    听到她这么解释,男人阴沉的脸色缓和了很多。

    染七七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从背包里拿出一盒东西,想了想,还是给他拿过去了。

    “这是念念让我带的,她怕你没吃饭。”染七七把饭盒放下,里面是三明治。

    本来她还觉得多此一举。

    霍君陌的眉峰轻轻一压眸底是化不开的温柔,都说女儿是父母的小棉袄,这也太贴心了。

    难怪凯撒说什么也要把念念抢走。

    不行,他不允许。

    念念喊他一声爹地,这个女儿他就算认下了。

    他绝对不会把她交给任何人的。

    “你吃吧,我去给你熨衣服。”染七七道,“你下午要见一个客户。”

    霍君陌冷淡道:“嗯,你陪我去。”

    “念念在这里。”染七七不放心她。

    “把她给白纤纤照顾。”霍君陌淡淡的说,反正他们夫妻俩这五年没少挪余他,也该让他们付出点代价了。

    提起白纤纤,染七七很关心的问,“他们结婚了吧?”

    “白纤纤二十岁生日那天,他们就领证了。”霍君陌回答。

    “真的吗?”染七七很高兴,“真是恭喜他们了。”

    “这有什么可高兴的。”霍君陌没有感情的说,他们在一起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染七七抿抿唇,这男人也太冷酷了,怎么说严煌也是他的好朋友。

    她讪讪的从他的身边离开,去给他熨衣服。

    来到念念所在的屋子,染七七有些傻眼。

    这屋子被改造过了,之前的大床没了,换成了很适合念念这个年龄段小朋友睡得安全床。

    床上铺着的枕头被褥都是粉红色的。

    地上铺着很柔软的地毯,地上全是玩具故事书还有数不清的玩偶,甚至连电视机游戏机都准备了。

    染七七咬着唇瓣,总算明白为什么念念会这么乖乖的待在里面了。

    “妈咪,你看兔兔。”念念抱着兔兔玩偶很开心的说。

    染七七抿抿唇,不知道该说什么。

    霍君陌大概会是个女儿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