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206你何必这么折磨自己?
    五年后。

    酒吧里。

    几个十分显眼的男人坐在离舞台最近的沙发里喝酒。

    其中只有一个小女人,勾着一个邪魅男人的腰,笑得温婉又娇俏。

    她不满的看了一眼只会闷闷喝酒的霍君陌,冷道:“霍总不是要结婚了吗,怎么还出来喝花酒?”

    霍君陌冷冷的看了一眼白纤纤。

    五年来,这个女人对他总是冷嘲热讽的。

    就因为她觉得他对不起染七七。

    染七七这三个字,每次在他决定要忘记的时候,都不会被她勾起来。

    严煌捏了捏白纤纤细细的腰,“别刺激他。”

    “哼,我不是刺激他,也不知道七七现在过得多快活。”白纤纤哼哼唧唧的说,一双明艳的眸子满是得意。

    “你有她的消息了?”一旁的宫羽好奇的问。

    “啧啧,你说你们怎么都不看新闻,康子陵三个月前结婚,新闻通稿都发了,照片里那个女人的背影和七七一模一样。”白纤纤意味深长的说。

    霍君陌猛灌了一杯酒,酒的辛辣却让他一点感觉都没有。

    他不耐的放下杯子,冰冷的眼神毫无温度,密不透光,如寂静危险的深海。

    所有人缄口。

    这里的每一个人都看到了。

    也都认出来那个女人是染七七。

    果然,她还是跟康子陵走了,甚至还嫁给了他。

    他的喉咙愈发的干涩,只能一遍一遍用酒,麻醉着喉咙里的艰涩。

    白纤纤抿抿唇。

    严煌修长的手指点了点白纤纤的红唇,让她不要再说了。

    “真是气人,他和七七离婚也就算了,为什么非要娶欧阳楚!”白纤纤气结,她准备他和欧阳楚结婚那天,就和霍君陌断绝朋友关系。

    也算是她为了染七七做的最后一件事。

    “君陌,你喝了这么多,别再喝了,时候差不多了你赶紧回家去休息吧。”宫羽用手按住他的手里的酒杯,“酒喝多了伤身。”

    “无所谓。”霍君陌推开他的手,这五年来,哪天晚上不是用酒麻醉自己。

    他早就不在乎了。

    严煌看了一眼宫羽,“送他回去吧,别去别墅,送到公司不远的公寓去。”

    宫羽点头,送到别墅,他又该发疯了。

    谁都没有想到,这个霸气沉稳的男人会那么爱那个女人。

    甚至已经到了病态。

    在染七七走后,他将自己封闭在别墅里整整半年。

    他们一起把他拖出来的时候,他瘦得不成人形。

    他的掌心死死的握着女人扔下的戒指和照片。

    那半年,在昏暗的别墅里,他就是靠着这些度日的。

    染七七走了,过得快活。

    却没有把这个男人当一回事。

    他失去过一次染七七,所以不能再失去。

    失去了就是万劫不复。

    所以他决定和欧阳楚结婚的时候,他们都没有说什么。

    他是惩罚自己也好,还是选择一个爱自己的女人给自己一个家也罢。

    只要他不再糟蹋自己,怎么样都好。

    宫羽把他扶起来。

    可是霍君陌却把他推开,“我没有事,你们继续喝吧。”

    说着,他迈步往大门走。

    宫羽不放心,还是追了过去。

    车上,宫羽负责开车,把霍君陌送到了公寓楼下。

    霍君陌看了一眼,“送我去霍家。”

    宫羽一怔,幽幽道:“你何必这么折磨自己?”

    染七七一声不吭的就走了,转眼就嫁给了康子陵。

    他怎么还惦记着?

    “你不送就从车上滚下去。”霍君陌冷冷道,显然是失去了耐心。

    宫羽皱了皱眉,重新发动车子,只能把他送回到霍家别墅。

    霍君陌下车,一个人走进了别墅。

    宫羽不放心,刚要下车,却听到别墅大门锁上的声音。

    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回到车上等着。

    总不能把这个可怜男人扔在这里不管吧。

    霍君陌站在客厅里,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仿佛染七七还生活在这里,她就在卧室的床上睡着,或开着灯,等他回家。

    他醉醺醺的,摇摇晃晃的上楼。

    来到卧室,他推开门,然而卧室却荒凉成灾,一切都是凉冰冰的。

    她彻底的离开了他的生活,整整五年。

    他却没有从这段感情里走出来。

    每一次在他以为要忘记的时候,却总是想起她。

    只是,他却不曾梦到过她。

    自己真是可悲。

    居然落魄成这个样子。

    他躺到床上,闭上眼睛。

    身边没有任何的温度,他从心底到全身都疼。

    犹如被抽筋拔骨一样。

    染七七,你过得好,我会疼。

    可你若过得不好,我也会疼。

    ——

    半个月后。

    霍君陌去参加一场宴会。

    他孑然一人,没有带女伴。

    白纤纤和严煌也一起出席。

    看到他,白纤纤真是又气又心疼,“你说他到底怎么想的!非要娶欧阳楚那个丑女。”

    “她都去韩国整容了,你还这么说。”严煌耸耸肩。

    “我是说她心灵丑。”白纤纤哼了哼,“怎么我说她你不满?”

    “我哪里敢。”严煌幽幽道:“只是她以后和君陌结婚,就是大家的朋友,我知道你对染七七是两肋插刀,可她已经是过去式了,也不会再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

    白纤纤抿抿唇,“七七,她真的这么狠心吗?”

    一声不吭的就走了。

    这时,康子陵携着一个女人来了。

    霍君陌看过去,不由得一愣。

    白纤纤和严煌也露出微微错愕的眼神。

    他们走到霍君陌的身边,低声道:“怎么回事,不是七七?”

    康子陵身边的女人长得有三四分很像染七七,从身形上看更是相像。

    难道和他结婚的不是染七七?

    康子陵看到霍君陌,眼神一寒,他对身边的女人温柔道:“你去等等我。”

    女人挽着他的手臂,“没关系,我陪你过去。”

    康子陵微微一笑,带着她走过来。

    霍君陌皱了皱眉,“没想到你也移情别恋了。”

    康子陵怔了一下,却淡漠道:“我和七七把话都说明白了。”

    “七七她还好吗?”白纤纤问道。

    “为什么问我,七七不是你们送走的吗?”康子陵诧异道。

    “你说不是你带走七七的?”霍君陌脸色一沉,整整五年,他以为染七七是跟着康子陵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