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203你要冷落我一辈子吗?
    染七七站在一旁,看着墓碑。

    又看了看霍君陌,高大却疏冷的背影,心底弥漫起一丝陌生的疼。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自己不该产生这样的情愫的。

    这样太容易让自己心软。

    霍君陌蹲在墓碑前说了一会儿,站起来,棱角分明的俊脸侵染着一丝冷冽,嗓音却温凉,“你不去拜祭一下你母亲吗?”

    染七七冷静的看着他。

    霍君陌俊美成熟的脸庞浮现一丝寂寞之色,“我去车旁边等你。”

    说完,他转身离去。

    染七七一瞬不瞬的看着他的孑然的背影,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她转身看向凌夕的墓碑,乌黑的瞳孔倒映出一丝不安和歉意,“抱歉,我没有给他一个温暖的家。大概是我们之间真的不合适,我想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远离他,让他忘了我然后开始新的生活。”

    说完这些话,染七七却感觉自己的心口也很疼。

    把一个爱了那么多年的人,忽然从生命中移除,真的很难。

    相爱的人分手,还要花上很长的时间才能忘记对方,何况是他们。

    染七七叹了叹,走到染悦心的身边,蹲下身,双眸极为晦暗,“妈,你认识一个叫欧阳的人吗?今天有人让我去验DNA,说一个男人和我有关系。这个男人难道是我的什么人吗?”

    墓碑上的黑白照片里,是染悦心温柔的笑容,它不能回答染七七什么。

    染七七记得,染悦心说过,她是有过前夫的。

    难道她前夫就姓欧阳吗?

    欧阳楚的哥哥难道是自己的哥哥吗?

    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想了想,染七七觉得自己的脑子都成浆糊了。

    可是不敢怎么样,她都要去调查清楚,绝对不能不明不白的。

    霍君陌站在车的旁边,背对着风在抽烟。

    明知道染七七不喜欢烟味,可是他还是忍不住。

    这说明他心里压了很多事情。

    身后传来脚步声,他立刻扔掉烟蒂,踩灭,转身看着神情冷淡的小女人。

    他打开车门,“上车,外面太冷。”

    染七七上车,他也跟着坐进来。

    车子又回到了大路上。

    “欧阳楚的哥哥叫什么?”染七七看着车窗外越发萧索的树枝,淡淡的问。

    “欧阳珏。”霍君陌回答。

    “倒是没听说他们的父母。”染七七道。

    “欧阳珏没有提过,那时候欧阳楚还小,也什么都不知道,一直都是他们兄妹相依为命。”霍君陌解释。

    “他葬在哪里?”染七七幽幽的问。

    霍君陌漆黑的厉眸沉了沉,“尸骨全无。”

    染七七微微诧异。

    她轻蹙黛眉,既然尸骨全无,那顾雪琳是从哪里得来的DNA呢?

    三十分钟后,他们回到医院。

    染七七站在病房门口,“你回去吧。”

    霍君陌靠近她,身上清冽深沉的气息将她包裹的严严实实。

    她低下头去,有些不自在。

    孩子没了,他们之间的牵绊也断了。

    这么苦苦纠缠着,对谁都不好。

    “好,你回去好好休息。”男人没有勉强她,只是他站着不动,一双厉眸温柔而缠绵的看着她。

    “我进去了。”染七七要转身。

    霍君陌拉住她的手臂,力道不大,却牢牢地把她拦住。

    她回头,清秀的眉微蹙着,“还有什么事?”

    “你要冷落我一辈子吗?”男人嗓音沉闷艰涩。

    染七七震了一下,缓缓道,“霍君陌,孩子没了。”

    “我知道,你不用提醒我。”男人眉峰压得很低,两条剑眉都挤到一起去了,“你以为我和你结婚是因为孩子吗?”

    “我知道不是。”染七七浑身紧绷着,“没有孩子的话,其实对你我都是一种解脱吧。霍君陌,我没有办法爱你了,你知道我早就心死了。”

    “可我还爱你。”霍君陌俊美的脸庞越发的冷峻,“你就这么想离开我?”

    “你还爱我?”染七七凉薄的看着他,“我真的看不出来,打一巴掌给个甜枣,你的爱也太极端了。”

    “你不相信吗?”霍君陌冷冷的问。

    染七七摇头苦笑,“你想让我相信,就把欧阳楚抓来,让我亲手解决了她。只要你能办到,我就留下来。”

    霍君陌身体绷直。

    染七七却意味深长的看着他,“于情于义,你都做不到。”

    霍君陌一瞬不瞬的望着她,身上的戾气浓厚。

    染七七转身回到病房,把他关在门外。

    她想,他们之间的纠缠终是要到尽头了。

    ——

    病房外的男人是什么时候走的,染七七不知道。

    她静静的坐在病床上,看着太阳一点点的从窗台上趴下去,直到身体感觉冷了,才回过神来。

    吴阿姨送来了晚饭。

    她缓缓的问,“霍君陌还在外面?”

    “先生已经离开了。”吴阿姨回答,“夫人有事可以打给她。”

    染七七摇头,“我没事,你把饭菜放下就先回去吧。”

    她还是想一个人待着。

    吴阿姨点了点头,把一些要洗的衣服拿走。

    染七七没有吃饭,她没有胃口。

    就这样一坐,又是深夜。

    夜深人静,病房外的走廊却是静悄悄的。

    就在染七七准备睡觉的时候,门外闪过一个人影。

    那人推门进来,染七七自己都愣住了。

    “你……”染七七乌眸瞪圆,“原来你能走。”

    欧阳楚笑眯眯的走进来,“我当然能走,我只是腿脚不好,不是残疾。”

    染七七看她走路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有事。

    “我一年前做了手术。”欧阳楚阴沉的笑着。

    染七七冷冷的看着她,“半夜来找我,你有什么事?”

    “我送上门来,你难道都不兴奋吗?”欧阳楚靠过来,“你恨我入骨,难道就不想杀了我?”

    “这是一个陷阱吧,大概在我动手的时候,霍君陌就会来?”染七七隐隐猜测道。

    “我确实通知了他,大概还有五分钟,他就要到了。”欧阳楚笑得很自信,“可是你要知道,你只有这一个机会可以单独接近我。”

    “可我若是动手,就算伤了你,和霍君陌的嫌隙也只会越来越大。”染七七笃定的说。

    “然而你在乎吗?”欧阳楚阴险的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