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198七七和孩子不会有事吧?
    钱阿姨出去没多久,应敏就进来了。

    “你找我有什么事?”应敏冷淡的问。

    “没什么,就是想问问你,收尾的工作都做完了吗?”欧阳楚幽幽的问。

    “这你放心,只要顾雪琳不被他们找到,这事就没人能知道。”应敏对此很有信心的说。

    欧阳楚推着轮椅走到她面前,冷冷的笑道:“和姑姑联手真是痛快,比起其他人要好很多。”

    “想不到你看着单纯却够狠,为了一个男人,连染七七的亲妈你都能杀。”应敏讽刺道。

    “这算什么。”欧阳楚幽冷的笑着,“就算被霍君陌知道,他也不会对我做什么的,毕竟我哥哥救了他。那个染七七太自以为是,以为自己在霍君陌的心里很有分量。比她母亲比起霍君陌的命,真是一文不值。”

    砰!

    门忽然被打开,染七七冷冷的站在门口,浑身散发着阴鸷的气息。

    应敏顿了一下,脸色十分难看,怎么她会在这里?

    欧阳楚一脸的惊讶,“你……都听到了?”

    染七七走上前来,抬起手就给了欧阳楚一巴掌,她眼底燃烧着汹涌的烈火:“是你做的?!”

    “你在说什么?”欧阳楚佯装无辜,“你怎么能不分青红皂白的打我?”

    染七七气急败坏,拿起一旁的烟灰缸就往欧阳楚的头上砸去。

    她要替自己的母亲报仇。

    没想到钱阿姨冲过来,推开了染七七。

    染七七撞到了一旁的沙发,肚子疼得厉害。

    她咬咬牙。

    这时,霍君陌和白纤纤他们都进来了。

    看到染七七跌倒在地上,双手捂着肚子,大惊失色。

    “七七!”霍君陌冲过来,把染七七抱起来,血顺着她的双腿留下来。

    他要带着染七七去医院。

    “放开我,我要杀了她!”染七七情绪很激动,“是她杀了我妈。”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可能杀你妈?”欧阳楚瑟缩着,可是看到染七七血流不止,她心底却被任何人都高兴。

    霍君陌回头冷冷的看了一眼欧阳楚,然后抱着染七七就出去了。

    白纤纤看着地上的血,脸色发白,她抓住严煌的手臂,“七七和孩子不会有事吧?”

    严煌的表情很凝重。

    白纤纤看了一眼欧阳楚,发现她的嘴角微不可查的上翘。

    她明白了什么,冲过去一把将欧阳楚给推到了地上,“你这个贱人!”

    钱阿姨拉住白纤纤,没想到严煌却抓住钱阿姨的手,力道极大,“放开你的脏手,谁让你碰我的女人的?”

    钱阿姨疼得松开自己的手,蹲下身把欧阳楚扶起来。

    “欧阳楚,别以为有人给你撑腰你就能为所欲为,七七是我最好的朋友,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就等着给自己收尸吧!”白纤纤很生气的说。

    严煌拉着白纤纤的手,“走。”

    应敏看着狼狈的主仆,忽然也明白了,她冷笑,“真是小看你了。”

    “你在说什么?”欧阳楚重新坐到轮椅里,她不冷不热的一笑,“是染七七自己不小心撞上沙发的,和我无关。”

    应敏淡薄道:“和我更没有关系。”

    ——

    医院。

    染七七被推进了手术室,周亦榕被霍君陌派人从家里抓来给七七保胎。

    手术台上,染七七脸色苍白,双眸紧闭。

    周亦榕额头满是冷汗,和他一起进行抢救的几个医生,脸色都很难看。

    “周医生,这……”其中一个医生露出放弃的神色。

    周亦榕顿了一下,“还没到最后时刻。”

    那些医生又立刻打起精神来。

    这时,染七七的手忽然抬起来,拉了一下身边护士的衣袖。

    “孕妇醒了。”护士握住她的手,“你要坚持。”

    染七七只是下半身打了麻药,脑子还是很清楚的。

    刚刚的话,他们都听到了。

    周亦榕看了她一眼,“我会尽力……”

    “周医生,我要活着,孩子已经不重要了。”染七七声音很小很无力。

    是护士听清楚了她的话,传达给周亦榕的。

    染七七眼底满是绝望和悲痛,“我一定要活着。”

    她要替自己和母亲报仇,还有这个孩子。

    周亦榕点点头,“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

    染七七缓缓的闭上眼睛,眼泪顺着眼角落下,虽然情况危急,可是却是她自己主动放弃这个小生命的。

    希望它在天之灵别怨恨她这个母亲。

    只要有这个孩子在,她和霍君陌就斩不断这层关系。

    她不想再和这个男人有任何的牵扯了。

    就算欧阳楚是杀人凶手又如何,他也不会真的把欧阳楚送进监狱的。

    她咬咬牙,该放下的她要都放下,她绝对不会让仇人好过的。

    渐渐的,染七七失去了意识,再次陷入到昏迷中。

    手术进行了四个小时。

    手术室的灯熄灭,染七七已经从特殊通道转入了病房。

    周亦榕从里面出来,摘下口罩。

    霍君陌高大冷峻的身影笼罩着他,“七七怎么样了?”

    “君陌,孩子没有保住。”周亦榕神情无奈,“那个孩子发育的不太好,估计到了七八个月也会早产,活不了太久。”

    霍君陌眉目生冷,嗓音干冷,“七七呢?”

    孩子可以再有。

    他只是觉得很可惜。

    “她没事,不够失血过多身体很虚弱。”周亦榕轻轻一叹,“今晚就让她好好休息,你们不要去打搅她。”

    “好。”霍君陌沉了沉,“把孩子的遗体交给我。”

    周亦榕顿了一下,“好,你跟我去办手续。”

    “我去家里给七七收拾些衣服。”白纤纤眼睛都红了,染七七的孩子没了,她也很伤心。

    “谢谢。”霍君陌嗓音暗哑,然后转身,跟着周亦榕去办手续。

    从医院里出来,白纤纤十指冰凉:“七七一定不会原谅霍君陌的。”

    “你怎么知道?”严煌拦着她的肩膀。

    “你刚才进去的时候没看到吗,七七眼神那么狠,一定是欧阳楚做了什么。”白纤纤幽幽的一叹,“欧阳楚的哥哥救过霍君陌,霍君陌一定不会恩将仇报,七七又容不下欧阳楚,他们俩一定会分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