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196我一分钱都不会给她
    在坐的几个人觉得,染七七其实挺腹黑的。

    一句话就把他们试探了。

    纪清看了看霍君陌,轻轻的眯了眯眼睛,仿佛是在问他,这样回答没问题吧?

    然而对方看都不看他,只是眉目深沉的看着身边的小女人,眉头一直紧蹙不曾舒展。

    “我昨天救的那个女人叫云梓萌,她说自己是意大利人,容羽你可听说过云家?”染七七打听道。

    “云家?”宫羽凝眉,“就是那个没落的家族?”

    “没落?”染七七有些诧异。

    “前些天云家在欧洲的生日也算是如日中天,可惜后来几次投资失败,损失好了多钱,再加上金融危机,这个家族就没再爬上来。”宫羽回答,“后来看着把家里的女儿送出去联姻,才没让家族继续没落。”

    染七七忽然同情起云梓萌来,用女人联姻稳定地位和财富,明明是瞧不起女人,却又不得不依靠女人。

    难怪云梓萌说什么也不打电话回家。

    如果被他们知道,云梓萌应该会很惨吧。

    “那关于云梓萌的事情你们就不要说出去了。”染七七叮嘱道,“她挺可怜的。”

    “本来我和云家就没什么生意往来,这种嚼舌根的事情自然不会说出去。”宫羽笑了笑,他的人品还是可以放心的。

    “可是你们知道她孩子的生父是谁吗?”染七七缓缓道。

    众人看向她。

    “是应圣耀。”染七七回答。

    “是他?”严煌看向霍君陌,“他应该算是你舅舅吧?”

    霍君陌冷然,“闭嘴。”

    严煌耸耸肩,这关系应该没错。

    “这个世界可真是小。”纪清幽幽的笑着。

    染七七微微蹙眉,这个世界确实很小。

    有关系的几个人都联系在一起了。

    “她要嫁给应圣耀吗?”白纤纤问。

    染七七摇头,“我看她对应圣耀是又爱又恨,这种事说不准。不过从她的话里倒是听出来,应圣耀没娶她的意思。她有孕这么久,应圣耀并没有去看过她。不知道是因为有难言之隐,还是因为其他的原因。”

    “应家家风严谨,不管是嫁进去的还是娶出来的,这要求都十分的严格。”严煌道。

    “欧阳楚不是应敏的侄女吗,她也应该算是应家的人,怎么会姓欧阳呢?”染七七诧异。

    而且如果她真的是应家的孩子,那和霍君陌也是有血缘关系的。

    严煌解释,“她们没有血缘关系,是关系很远的亲戚。”

    染七七再次蹙眉,既然是很远的亲戚,那么为什么应敏要认她?

    难道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又或者,欧阳楚是霍君陌打入应家的卧底?

    他舍得?

    不过这个话题很快就被吃饭打断了。

    染七七也没有再提起。

    只是在心里存了一个疑问,想要知道真相,只能明天去应家。

    ——

    第二天,晚上。

    霍君陌携染七七来应家参加晚宴。

    他和应家可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母亲是应家的私生女,他自己却又是冷家的私生子,错综复杂的。

    严煌和白纤纤早就到了,见到他们,就朝他们走来。

    霍君陌矗立在染七七的身边,身姿挺拔俊秀,一张俊脸棱角分明,五官深邃立体,漆黑的眸子凌厉深重,气质矜贵沉稳,令人过目难忘。

    芸芸宾客都留意着他,甚至有些已经蠢蠢欲动,想要过来打招呼。

    染七七本不想霸占着他,可是谁知他猿臂拦着她的腰,就是不让她离开自己。

    她只能尴尬的笑着。

    “霍哥哥。”欧阳楚的声音从一处传来。

    钱阿姨推着她,从人群深处走来。

    她笑靥如花,眼神带着深沉的期盼,“霍哥哥,你来啦。”

    霍君陌冷淡的点点头。

    “嫂子。”欧阳楚乖巧的笑着。

    染七七想起前几天在家具城发生的事情,她当时的态度可不是这样的。

    哼,小丫头片子还两副面孔呢!

    染七七却不理她,只是左右打量着。

    她在找应圣耀。

    可惜,她没见过。

    霍君陌眉峰压了一下,薄唇轻启在她的耳边低声道:“等下我陪你去找。”

    染七七点点头,“你先在家就带我去吧。”

    霍君陌揽着她,朝一边走去。

    欧阳楚无比的尴尬,霍君陌都没有正眼看她!

    她知道霍君陌很生气,因为她不听话。

    可是她如果继续待在澳洲,他也不会来看她的。

    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

    “严煌哥哥,霍哥哥怎么不理我?”欧阳楚记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白纤纤无比恶心这个女人,她拉着严煌的手臂,娇声带着怒意,“严煌我饿了,去吃东西。”

    然后就把严煌给拉走了。

    欧阳楚看着他们,把眼底的眼泪咽回去,眼神如蛇蝎,冷冷道:“敢这么对我!”

    ——

    霍君陌带着染七七去找应圣耀。

    应圣耀正在和冷玉腾聊天。

    是冷玉腾先看到的他们,见到染七七,冷玉腾的眼睛危险的眯起,“你们也来了。”

    染七七却只看着应圣耀,“应先生,我能不能和你单独说句话?”

    应圣耀英俊冷傲的脸上不带半分的温度,嗓音极低,“既然是霍夫人找我,我当然可以。”

    “真的是非常感谢。”染七七道。

    应圣耀请她到一旁的小休息室,请她坐下。

    霍君陌没有进来,站在外面和冷玉腾四目相对的看着。

    “应先生,我来找你是有件很重要的事。”染七七挺直了身子,“云梓萌生了,生了一个儿子。”

    应圣耀冰冷的瞳孔有轻微的震荡,嗓音却一如既往的低沉冷锐,“是吗,可是和我有什么关系?”

    “尹先生是不打算承认这个孩子吗?”染七七又问。

    “他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应圣耀冷冷道,语气比刚才重了一些。

    “那好,孩子你不要不承认都不是问题,可是你是不是也应该尽一点责任,不要让他们母子俩喝西北风?”染七七深沉的说:“要不是那天我在医院碰上云梓萌,她和孩子可能都不在了。”

    对面的男人忽然去摸口袋,拿出一盒香烟,可是看了一眼染七七的肚子,又放下。

    他捏着香烟盒,冷道:“既然和我没关系,我一分钱都不会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