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183难道他忘了有好几个好妹妹了?
    霍君陌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肚子,“真是活泼。”

    染七七目光变得无比的慈祥,“应该是一个健康的小家伙儿。”

    她期盼着他能健康长大,能够快乐幸福。

    不会像他们一样,被恩怨情仇困扰。

    “我们给孩子起个名字吧。”霍君陌眸色像是染了暖暖的春意,薄唇噙着温柔宠溺的笑意。

    染七七也有些心动,“你已经想好了吗?”

    “如果是女孩,就叫霍染。”霍君陌已经想好了。

    娶他们的姓氏,代表他们的爱情。

    霍染?

    染七七念了一遍,感觉确实不错。

    男孩女孩都能用。

    “那小名呢?”染七七又问。

    “没想。”男人很实诚。

    染七七若有所思,“叫念念吧。”

    思念。

    霍君陌双眸沉沉,眸底覆盖了浅浅的凉意。

    “好。”他点点头。

    染七七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如果自己的母亲还活着就好了。

    怀孕之后,她越发能够理解作为母亲的辛苦。

    想到自己的母亲为自己的付出,她真的很感动。

    ——

    严煌来到酒店,在总统套房里见到了严墨谦。

    他一脸的黯然,“爷爷。”

    严墨谦冷哼,“你终于肯来见我了?”

    “我有点忙。”严煌解释了一下,迈步走到沙发前坐下来。

    他一贯慵懒,面对自己的爷爷也不太收敛。

    严墨谦淡淡的说:“我今天去了白家。”

    “我知道。”严煌嗓音清冷,“可有什么收获?”

    “那个丫头已经同意和你分手了。”严墨谦严肃道,“你以后别再去缠着她,好好准备和宫家的婚事。”

    “爷爷。”严煌正襟危坐,“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爷爷说假话。”

    严墨谦眯起眼睛。

    严煌轻笑,“我和纤纤认识这么久了,她是什么脾气,我很清楚。”

    “这么说你是不打算和她分手了?”严墨谦眸底燃起一丝丝的怒火:“她是私生女,配不上你!”

    “私生女?”严煌淡笑,温度不达眼底,“爷爷是不是忘了,我母亲也是私生女?”

    “那不一样。”严墨谦冷冷道:“你外婆是因为和丈夫家里断了联系,你母亲并不是。”

    “爷爷何必粉饰太平呢?”严煌神情越发的深沉,“其实,我母亲是什么身份我都不在乎。爷爷,你不满意纤纤,也只是因为你觉得宫颜好而已。其实她们没什么分别,唯一的区别就是我爱的是纤纤。”

    “这么说,你是非她不可了?”严墨谦严肃道。

    “非她不可。”严煌顿了顿,“爷爷,别因为一个身份让自己失去了一个亲人。”

    严墨谦面无表情的看着严煌,“你敢威胁我?”

    “我只是在说事实,你知道拿严家继承权威胁我是没用的。”严煌嗓音淡漠,“爷爷,其实纤纤很好。”

    “她哪里好!”严墨谦气道:“我打听过,她诬陷自己的姐姐差点进监狱,把白家闹得鸡犬不宁。”

    “那都是白家自己散播的消息。”严煌冷淡的解释,“白月宜次次陷害纤纤,她好几次都是死里逃生,至于把白家闹得鸡犬不宁,白家那些人怎么不说是怎么虐待她的?”

    严墨谦陷入到沉默中,他确实没有好好的调查一下,都是听白锡华和他说的。

    “白锡华当初为了钱,利用了纤纤的母亲,她能不恨吗?”严煌幽幽的说:“直到现在,她母亲都下落不明。”

    严墨谦皱了皱眉。

    “爷爷,你冷静想想吧,我这几天都在君陌那边,你有事派人去找我就是了。”严煌站起身来,转身离去。

    严墨谦摸了摸手指上的一枚戒指,若有所思。

    ——

    这一日,霍君陌和严煌都不在。

    白纤纤陪着染七七在院子里走动着。

    天气飒爽,染七七的肚子也渐渐变大了,走路的动作也变得笨拙起来。

    白纤纤取笑道:“有点像唐老鸭。”

    “你以后怀孕了也会这样的。”染七七一手撑着腰,哼了哼。

    “夫人,白小姐,有人送来了请柬。”吴阿姨手里拿着两封请柬。

    染七七轻笑,“知道你住在我这里的人不多。”

    白纤纤接过来,展开其中一封,幽幽的说:“是严煌的爷爷送来的。”

    “他有什么事?”染七七诧异。

    “是严煌的订婚仪式。”白纤纤粉唇泛白,眸底渐渐变红。

    染七七皱了皱眉,“这也太过分了,严煌都没同意。”

    白纤纤眨眨眼睛,把眼泪咽回去,冷笑自嘲,“谁让我是私生女呢?”

    “这老一辈的人思想都迂腐。”染七七安慰,“你去给严煌打个电话,问一问。”

    “不了。”白纤纤摇头,“有什么好问的,他拗不过自己爷爷的,这订婚仪式我也不会去。”

    去了做什么?

    只是给自己添堵。

    白纤纤把请柬塞进吴阿姨的手里,转身就往别墅走去。

    吴阿姨有些无措,“夫人,这……”

    “你去给霍君陌打个电话,让他早点回来。”染七七吩咐。

    “是。”吴阿姨点点头。

    染七七轻轻的叹了一声,万一严墨谦以死相逼,严煌估计也没有办法。

    一个小时后,霍君陌回来了。

    染七七坐在客厅里幽幽的望着他,“是真的?”

    霍君陌颔首。

    “严煌呢?”染七七又问。

    “他也没有办法,只能听他爷爷的。”霍君陌冷峻的眉目沉了沉,“那天你必须带白纤纤过去。”

    “为什么,这是在她心口上撒盐。”染七七愤怒道。

    霍君陌抱着她坐下,在她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染七七眉头紧蹙,“真的要这么做?”

    “总要让她死心了才行。”霍君陌意味深长的说。

    “你们这些男人,太坏了。”染七七忿忿不平的说:“你们作孽,却要女人来承担后果。”

    “这件事好像和我没关系。”霍君陌俊美的脸上浮现一丝无辜,他也是替人办事。

    染七七沉然,“你有什么好委屈的。”

    难道他忘了有好几个好妹妹了?

    霍君陌无奈的望着染七七,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这件事真的和他无关。

    都是严煌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