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181我……我叫白纤纤
    严墨谦恼羞成怒,“这是我的家务事。”

    “既然是家务事,严老先生还是回去和严煌解决吧,就不要拉着一个无辜姑娘在这里数落,以大欺小难免被人嘲笑。”染七七秀美的脸上一直维持着不失礼貌的微笑,却足够把人气死。

    严墨谦气得没话说,起身就走。

    他不服气被一个小丫头数落,走过染七七身边的时候,他冷冷的说:“依我看,你们这些常年混在一起的,一点也配不上那群小子。”

    他哼了哼,不服气的走了。

    染七七微笑,那又如何,他也只能插手严煌的婚事。

    其他人的,他那有资格干涉。

    白锡华瞪圆了眼睛,他大发雷霆,“为了一个严煌,你得罪严老,我看你是疯了。”

    白纤纤沉然,“我没疯。”

    “爸,你消消气。”白月宜劝说着,然后看向白纤纤,“纤纤,你也太不懂事了,白送上门的生意你却给推了。”

    “姐姐不是还有冷家吗,何必在意一个严家?”白纤纤反讽,“莫不是冷家没看上你吧,真是丢人,送上门都没人要。”

    “你。”白月宜瞪着她。

    白纤纤轻哼,转身,“七七,你等我一下,我去收拾东西。”

    说完,她上了楼。

    楼下,白锡华一肚子的怒火,可是碍于染七七在场,不好发作。

    他气的胸闷,坐在沙发里,大口大口的喘气。

    白月宜看了一眼染七七,开口:“霍夫人,这几天可回冷家了?”

    染七七淡然,“冷家和我毫无关系,我回冷家做什么?”

    白月宜讪讪的,“你可是冷老爷子的外孙女,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了。”

    染七七皱了皱眉。

    明明霍君陌才是冷家的孙子,可是冷锋为了冷家的颜面,硬是不承认。

    还为了安抚霍君陌,让她成为冷家的外孙女,真是够讽刺的。

    “白小姐喜欢这个身份的话,我让给你好了。”染七七淡漠道。

    “霍夫人,真是会开玩笑,我想要也要冷家承认不是?”白月宜劝说道:“冷家是名门望族,不知多少人都想攀上关系,我还是头一次见到霍夫人这样的,给也不好的。”

    “外人羡慕的未必就是好的。”染七七顿了顿,“这终究是我自己的事情,和白小姐无关吧?”

    白月宜一怔,笑容更加的讪然。

    她想讨好冷锋,所以才劝说染七七。

    没想到弄巧成拙。

    这时候,白纤纤已经收拾好了东西,准备离开。

    白锡华怒道:“今天你敢踏出这个家门,你就不是白家的女儿。”

    “你以为我稀罕做你女儿!”白纤纤呛声:“我宁愿自己从来没有被生下来过,成为你的女儿是我最大的耻辱。”

    说完,她甩头就走,根本不理会白锡华的怒骂。

    染七七跟着一起出来。

    白纤纤把行李搬上车,气道:“我是一个私生女,可是私生女有错?”

    出生不是她选择的。

    她也没有办法。

    染七七安慰道:“算了,你又不是人民币,那可能所有人都喜欢你呢?”

    “七七,我觉得你不是在安慰我。”白纤纤苦笑。

    “道理你都懂,我何必啰嗦呢?”染七七笑道。

    白纤纤觉得她的话很有道理,点点头,“你说得对。”

    他们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她懒得去想了。

    ——

    三十分钟后。

    染七七跟着白纤纤来到学校。

    “七七,你要跟着我去上课吗?”白纤纤问。

    “反正也没什么事,去听听。”染七七慵慵懒懒的说。

    “七七,你现在这样真跟一个小米虫没什么两样了。”白纤纤挪余道。

    “做霍君陌身边的小米虫还挺快乐的。”染七七很中肯的说。

    吃的是最好的,用的是最好的。

    出门花钱从来不用担心钱不够。

    黑卡无上限,随便花,当真是令人羡慕的生活了。

    她们来到教室,找一个很偏的角落坐下。

    染七七才二十二岁,长得本就娇美漂亮,一进来立刻吸引了一众男生的目光。

    她穿了一条及膝碎花长裙,外面罩着一件宽松风衣,一点都看不出肚子,反而给人一种慵懒又精致的感觉。

    白纤纤低声吐槽:“看来我这个系花可以让位了。”

    染七七轻笑,“我都快一个孩子的妈了,你就别挪余我了。”

    这时,上课的铃声响了。

    大家都坐正了身体。

    一分钟后,一个西装革履的英俊男人从外面走进来。

    白纤纤激动道:“快看,这是本校最最帅的教授。”

    染七七看了看,确实很英俊,五官立体分明,身材高大威猛,穿着西装给人十分干练矜贵的感觉。

    男人扶了扶眼镜,忽然目光就落到了染七七和白纤纤的身上。

    这么好看的两个姑娘坐在一起,想不让人注意都难。

    “今天我们继续上一次的课程,大家打开书的第一百二十三页……”男人态度专注的开始讲课。

    白纤纤偷偷的告诉染七七,“他叫康松然,是个海归,今年三十岁,还没结婚。”

    “你都有严煌了。”染七七轻笑。

    “严煌最帅!”白纤纤强调,“可是这个世界本就是百花齐放的,我终日看牡丹,也想看看这棵松树不是?”

    “严煌是牡丹?”染七七不由得一笑,不过严煌总是一副慵懒邪魅的派头,长得精致又邪气,也担得起牡丹。

    “你觉得霍君陌是什么?”白纤纤问。

    染七七想了想,“他是蛇。”

    白纤纤却不满意,她想了想,“霍君陌是黑玫瑰,颜色是阴暗恐怖,可他到底是一朵玫瑰花,骨子里还是深情不寿的。”

    染七七一笑,却没有说什么。

    这时,却听到讲台上,康松然开口:“那个穿风衣的女同学,你来回答这个问题。”

    染七七一怔,一脸的诧异,“我吗?”

    康松然点点头。

    所有人都看着染七七。

    染七七脸颊泛红,被老师叫起来,一定是因为她和白纤纤在底下说话被发现了。

    她缓缓站起来,有些不好意思。

    这时,却听到有人说:“教授,她好像不是我们班的。”

    “你叫什么名字?”康松然问。

    染七七有些尴尬,“我……我叫白纤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