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168不知礼义廉耻
    “康总的话我听不懂。”严煌淡淡的笑着。

    眼前的人装傻充愣,康子陵怎么看不出。

    他咬咬牙,明明是置人于死地的,却偏偏被霍君陌给利用了。

    还让他挽回了染七七。

    虽然现在染七七还放不下心底的怨和恨。

    可她爱了这个男人十几年,原谅他也是迟早的事。

    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她,没那么快想起从前的事情。

    当然,这也只是他的心愿而已。

    “康总,不走吗?”严煌意味深长的笑着,“你杵在这里,是要打搅人家夫妻亲热吗?”

    康子陵薄唇抿成了一条细线。

    ——

    病房中。

    染七七守着霍君陌一天一夜。

    她倒也还好,受了一点惊吓,身体没事,孩子也晚安。

    虽然是陪着霍君陌,她也不累。

    饿了有人送饭,累了就躺在沙发上眯会儿。

    她只是有些担心霍君陌。

    这都一天一夜了,还没醒。

    她去找周亦榕。

    周亦榕解释:“霍总伤得不是要害,可失血过多啊。”

    言外之意,他昏迷一天一夜也是正常的。

    染七七不放心,“不会留下后遗症吧?”

    “他身强力壮,就是没了点血而已。”周亦榕轻描淡写,想当初他们兄弟几个打拼的时候,流血是常事。

    染七七讪讪的从他办公室里退出来,回到病房。

    一进门,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女人正在拿着帕子给霍君陌擦着脸。

    纪莲有些尴尬,却没有立刻避让,“我刚才进来没看见嫂子,我看……”

    “纪小姐,做人还是知道点礼义廉耻比较好。”染七七不冷不热的说,一双轻灵的桃花美眸盛满了不爽的怒意。

    纪莲干干的道歉,“我怕霍哥哥没人照顾。”

    “是吗?”染七七淡漠的冷笑:“那他就交给你照顾吧。”

    “真的?”纪莲没想到染七七的态度变得这么快。

    染七七走去沙发,把自己的外套拿在手中,“某人都不介意,我介意什么。麻烦等他醒了告诉他一声,我先回国了,离婚协议书我会送回来的。”

    纪莲眨眨眼睛,总觉得染七七话里有话。

    染七七还没走,就听到床上的男人开口说话了。

    “你哪里都不许去!”他的嗓音还带着很低沉的沙哑,坐起身来,连身上的伤都不顾了,急忙下床去拦住染七七。

    “霍哥哥,你的伤。”纪莲拉住他的手臂,一脸的心疼,“嫂子,你别闹霍哥哥了。”

    “纪小姐说的是,倒是我不够体贴了。”染七七冷笑,“都要成前妻了,我也没什么心思……你!”

    霍君陌已经挣脱开纪莲的束缚,冲到染七七的面前,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

    若不是看在她有孕在身,他恨不得狠狠地把她压在床上。

    他这一动,浑身的伤口都扯开了。

    殷殷的血渗透出来。

    “霍哥哥。”纪莲高声尖叫。

    霍君陌烦她,“滚出去!”

    染七七待在他的怀里,也不敢乱动。

    气归气,加重他的伤势,拿自己真是罪孽深重了。

    所以她很老实。

    可她不反抗,抱着她的男人反而心里没底。

    他只抱着,生怕她会飞走。

    纪莲露出可怜巴巴的表情,“我只是关心你。”

    “我有妻子,她会关心我。”霍君陌冷若寒霜,一双凌厉的黑眸满是刚戾的霸气。

    纪莲吓得一抖,讪讪的放下手里的帕子,咬着唇,留下一抹清泪,然后跑出病房。

    男人不顾自己的伤势,低头去哄怀里的小女人,“你要去哪里?”

    染七七盯着他身上的伤,怒道:“你明明醒了,却享受着美人的照拂,你这么喜欢前簇后拥,三妻四妾,我看不如把那些女人都找来算了。一三五是顾雪琳,二十六是纪莲,到了周日,就找欧阳楚!”

    眼看着小女人是真的动怒,霍君陌却只是一笑,“吃醋了?”

    受了这么重的伤,能换来她吃醋也算值得了。

    “没有,只是不爽。”染七七推开他,他身体虚弱险些站不稳,却拉着染七七的手,跌坐在沙发上。

    染七七看着他,“至少我们还是夫妻,我眼底容不得沙子,所以我们离婚。离婚了,你怎么样我管不着。”

    但是在婚姻关系里,她不想看到这种情况。

    “难道你我关系只靠着一份结婚证吗?”霍君陌幽冷的问道。

    “我去叫医生。”染七七不想解释,因为她就是这个意思。

    看着她出去,男人虚白的脸色落满了阴霾。

    他其实是在纪莲给自己擦脸的时候醒来的。

    只是当时他一点力气都没有。

    然后就听到了染七七的声音。

    周亦榕走进来,瞧见阴鸷冷酷的霍大总裁醒了,还坐在沙发上,不由得一愣。

    瞧着他身上病号服的血,还看看被拔掉的针头,露出非常愠怒又不耐的神色:“霍君陌,你不要命了!”

    就算没伤及要害,可是失血过多也不是闹着玩儿的。

    他还敢下床,拔吊针,真是疯了。

    霍君陌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一张俊美沉镌的脸满是掩藏不住的盛怒,“她人呢?”

    怎么就周亦榕一个人进来了?

    “她守了你一天一夜,又是孕妇,刚才去找我我看她脸色不好,让护士给她检查一下。”周亦榕解释。

    霍君陌有些讪讪的,刚才是自己过火了。

    他应该早点醒过来的。

    惹了她生气。

    瞧着霍大总裁英俊不凡的脸上露出那么的焦躁,周亦榕笑着:“一遇到她的事情,你就不能淡定。整个医院外都是你的人,她能走去哪里?”

    正所谓关心则乱。

    霍君陌皱了皱眉,意识到自己不冷静,阴沉着脸不说话。

    周亦榕在旁边喟叹,“说真的,七七脾气真的很好,你能娶到她确实是你的福气。”

    那姑娘心底软又善良,很容易吃亏。

    不过她倒也不是窝囊或者怂,就是太容易体谅别人了。

    特别是对霍君陌。

    有一种近乎变态的维护感。

    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霍君陌听着周亦榕的唠叨,心底刚刚压下去的不安再次升起来,他推开好友,“我去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