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154可是我很想对你做点什么
    应敏知道,冷玉腾在外面有一座山水庄园,叫凌夕庄园。

    他总是去住那里,鲜少回家。

    凌夕庄园,他始终忘不了那个女人!

    “玉腾,上次见过的白家小姐你觉得如何?”应敏话锋一转,十分关切的问。

    “不喜欢。”冷玉腾提起白月宜显得十分冷淡。

    “唉,京城没结婚的千金小姐我都给你介绍了,你居然一个也没看上。”应敏语气里带着一丝的责怪,“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孩?”

    冷玉腾端起咖啡尝了一口,忽然想起了那天窝在霍君陌身边的染七七。

    他讳莫如深的说:“没结婚的找完了,你可以找找结婚的。”

    “胡闹。”应敏眯起眼睛,“你可是冷氏集团未来的继承人,怎么能娶一个二婚的女人。”

    也太自降身价了。

    她的儿子女儿是人中龙凤,不管要什么都是世界上最好的。

    冷玉腾清冷淡漠的一笑,“妈,我的婚姻大事你还是不要操心了。”

    应敏急着,她抓住冷玉腾的手腕,十分的用力:“你不是不知道,你爷爷为什么请霍君陌来?”

    “为什么?”冷玉腾明知故问。

    “因为……”应敏有不好说出口。

    毕竟这件事大家是心知肚明,可是说出来却又不一样了。

    “总之,你必须赶快结婚,干净生个孩子。”应敏急切的说。

    冷玉腾笑了笑,冷峻的脸上轮廓越发的冰冷,“妈,我再说一次,你不想让我像爸一样,就不要管我的婚事。”

    他放下手里的咖啡杯,起身,上班去了。

    应敏看着空空荡荡的桌子,自己有丈夫有儿有女,可是一大清早连一个陪自己吃早饭的人都没有。

    自己怎么就这么可怜?!

    ——

    医院。

    染七七带了刚刚熬煮好的粥和一些小菜来医院,探望白纤纤。

    白纤纤还不能下床,趴在床上,像只病怏怏的猫儿。

    倒是比平日里乖巧了很多。

    “七七。”白纤纤冲她笑了笑。

    染七七放下手里的保温饭盒,坐下来,“就你自己?”

    “严煌去忙了,说下午过来。”白纤纤动了动脑袋,“幸好你来了,不然我要闷死了。”

    正说话,医生就来了。

    染七七看着医生,笑嘻嘻的说:“医生,你好年轻啊。”

    医生一怔,修长的手指解开她后背的绷带,又放下,“白小姐,没还是别调戏我了,严总可是一个醋坛子。”

    “你怕他做什么?”白纤纤哼哼唧唧的说:“他凶你,你就说不给我治病了,看他怎么办!”

    染七七忍不住一笑,“你这么说会把严煌气死的。”

    “气死他才好。”白纤纤眉头轻蹙,“明知道我一个人在医院这么无聊,还不赶快回来。”

    “一定是要紧的事情才会不得不走的。”染七七替严煌开脱。

    “严煌比不上你家霍先生。”白纤纤不爽,“你哪次住院,他不是一天到晚的陪着你。”

    她看了都羡慕。

    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这点我倒觉得白小姐冤枉了严煌,他又不像霍君陌是个资本家,只会压榨我们这些人。”

    染七七和白纤纤一愣,听医生这语气,和他们好像很熟。

    “你是谁?”染七七问。

    医生看了她一眼,“周亦榕。”

    染七七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白纤纤也是一怔,她也不记得严煌的好朋友里有这么一个人。

    周亦榕十分无奈的一笑,“看来我在他们那里没什么存在感。”

    染七七讪讪的一笑,“也许是提过我们也不知道。”

    周亦榕给白纤纤的后背伤口换了药,叹息道:“不然怎么说他们只会压制我呢。”

    “周亦榕你在说什么?”严煌推门而入,他不在,周亦榕就来调戏他的女人了。

    严煌的身后,是霍君陌。

    霍君陌冷漠的扫了一眼周亦榕,“你好意思说我们是朋友吗?”

    周亦榕一脸的坦荡,“好意思啊。”

    霍君陌走到染七七的身边,揽着她坐在沙发上,目光深沉而冷酷的看着周亦榕。

    严煌冷然,“你们俩可别相信他,这小子仗着自己医术高明,特别黑。”

    白纤纤一出事,他就把周亦榕揪过来了。

    结果他狮子大开口,一张嘴就是一千万。

    严煌也不在意钱,只要白纤纤没事就好。

    结果他说一天一千万。

    真是令人想揍人。

    周亦榕从容不迫的笑道:“二位可以不用我,可以另请高明。”

    “我看这样吧。”霍君陌缓缓开口,“我发出话去,我想以后就没有医院敢用你了。”

    “外国那边我也能打声招呼。”严煌说。

    周亦榕微微一笑,“二位何必呢?”

    霍君陌和严煌看他不爽。

    “君陌,你的命可是我救回来的,对待救命恩人就这么无情?”周亦榕笑容沉静,一点都不带惧意。

    霍君陌当初手脚被人挑断筋脉,就是周亦榕救的他。

    当时周亦榕才二十岁,没有医生执照,医术却高明。

    把他就揪回国,霍君陌是想留着给染七七生产那天用的。

    上次染七七跳河之后,霍君陌就动手了。

    染七七听着周亦榕的话,微微蹙眉,“什么命?”

    “没事。”霍君陌不像让染七七知道的太多过去的事情。

    染七七知道他一定是有所隐瞒,可是他不肯说,自己也没有办法。

    “药换好了。”周亦榕笑道:“只要不沾水,不做剧烈运动,伤口不扯开就不会留疤。”

    严煌拧眉,“什么剧烈运动?”

    白纤纤都这样了,她还能做什么?

    谁知,周亦榕轻笑,“严总,你就别装纯洁了,你对人家小姑娘觊觎了那么多年,好不容易盼到成年了,怎么可能什么都不做呢?”

    白纤纤脸一红,把脸埋进了枕头里。

    严煌气得把周亦榕推出去。

    染七七听八卦听得很有意思,双手捧着脸,笑眯眯的看着他们。

    霍君陌一脸的淡然,周亦榕就是一个披着羊皮的狼。

    他早就知道。

    周亦榕被轰出去,严煌看向白纤纤,眼神有些别扭,“你饿不饿?”

    “饿。”白纤纤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敢抬头看他。

    “我们走吧。”染七七轻声对霍君陌说。

    霍君陌抱着她起身,染七七一笑,“严煌,我熬了粥,你给纤纤吃一点,我们就先走了。”

    严煌点点头。

    送他们出去,他回来看着床上的白纤纤,喉结微微一滚,“别害羞了,我又不会真的对你做什么。”

    白纤纤抿抿唇,“可是我很想对你做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