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152长得太像了
    冷玉仪看了看,眼前的男人浑身自带一股子难以掩藏的霸气和冷厉。

    一双冷锐的黑眸如利刃一般,能射穿人心。

    冷玉仪吓得往冷玉腾的身后缩了缩。

    冷玉腾看向霍君陌,“霍总大驾光临,我真是荣幸。”

    霍君陌冷然,拿出手里的请柬。

    冷玉腾心底已经有些狐疑,因为他并未请霍君陌来。

    接过请柬,冷玉腾看了一眼,表情深沉。

    请柬上的字迹,是爷爷的。

    难道爷爷已经知道他的身份了吗?

    他把请柬放下,微微一笑,“欢迎。”

    “玉腾。”应敏笑容款款的走过来,她看了一眼霍君陌,脸上的笑容有些深刻:“霍总。”

    霍君陌见到应敏,眼底扫过一丝冷鸷,他冷冷道:“冷夫人。”

    “这位是?”应敏看向染七七。

    其实她的身份,自己也猜到了七八分。

    “我的夫人。”霍君陌介绍道。

    染七七落落大方的一笑,“我是染七七,冷夫人好。”

    应敏脸色微微有些尴尬,“你好。”她顿了顿,“霍总,怎么来了?”

    听这意思是不欢迎他来的。

    霍君陌也不想来,可是收到请柬,他倒是很像看看冷家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再者,染七七一定要来,他自然是要陪着的。

    冷玉腾捏着手里的请柬,淡淡的说:“是爷爷邀请他来的。”

    应敏顿了一下,她微微蹙眉:“你爷爷?”

    他想做什么?!

    “冷总,冷夫人,冷小姐。”白锡华来了,还挽着一个十分年轻貌美的女子。

    只不过那女子脸上涂着很厚的粉底,似乎是想遮掩脸上的什么。

    染七七揪着霍君陌的衣袖,低声问:“她就是白月宜?”

    霍君陌颔首。

    染七七皱了皱眉,看着他们。

    白月宜见到冷玉腾立刻露出十分羞涩的笑容,“冷总。”

    冷玉腾眉目深沉,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既然认出了对方的身份,染七七微微一笑:“白天白小姐还在警察局,晚上就出现在这里,等下宴会结束,可还是要回去?”

    白月宜一愣,扭头看着染七七,眼底闪过一抹痛恨。

    染七七却眉目含笑,“怎么我说错了吗?”

    白月宜知道白纤纤那个贱人和染七七很熟,染七七来这里,一定是为了给白纤纤出气的。

    “你在说什么?”白月宜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染小姐说的话我听不懂。”

    “是霍夫人。”霍君陌站在一旁,冷冷的纠正。

    白月宜再次怔然,染七七不是霍家的养女吗,怎么突然就成了霍君陌的妻子了?

    虽然她心里有疑问,可是碍于霍君陌的身份,她也不敢造次。

    冷玉腾缓慢的看向白月宜,冷淡的问:“白小姐惹上官司了?”

    “没有,一点小事而已。”白月宜紧张地回答。

    “用车撞自己的妹妹也是小事吗?”染七七一脸无辜的反问。

    白月宜冷冷的看向染七七,她是故意来拆台的!

    冷玉腾对白家的事情略有耳闻,白月宜今早被抓紧警察局的事情,他也听说了。

    其实他并不会娶白月宜。

    “霍夫人,好像和她有仇。”冷玉仪幽幽的说。

    染七七轻描淡写的一笑,“我不过是说了几句实话而已。”

    冷玉仪看着她,总觉得她看似温软,实则并非如此。

    “玉腾,玉仪。”一个年迈苍老的声音幽幽的传来。

    染七七能够感觉到,抱着自己的男人,手臂微微收紧。

    众人抬眸看去,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杵着拐杖,朝他们走来。

    他就是冷家的老爷子,冷锋。

    “爷爷。”冷玉仪甜甜的一笑,挽住他的手臂:“你怎么才来?”

    “嗯,有点事。”冷锋一双厉眸扫了众人一眼,最后缓缓的停在霍君陌的脸上。

    他微微一怔,果然很像。

    “霍总,也来了。”冷锋淡淡的笑着。

    “冷老爷子。”霍君陌身体笔直,语气又冷又淡。

    冷锋一笑,“玉腾,霍总现在在京城可是名声大噪,单单是他收购了多家大型企业,又拓展海外业务,能力超凡,你可要多向他学习。”

    “是。”冷玉腾很恭敬的点头。

    “冷老爷子客气。”霍君陌英俊的轮廓越发的冷贵深沉。

    冷锋十分欣赏他这份气度。

    “你是染七七?”冷锋笑着看向站在一旁,静顺乖巧的姑娘。

    染七七点点头,“冷爷爷好。”

    冷锋笑着点点头,“染小姐来这里不用拘谨,就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就好。”

    “谢谢。”染七七很客气,心中暗忖,她哪里敢把这里当成自己家。

    别人不说,她感觉应敏似乎好像很讨厌他们。

    “爸爸,这是白家的小姐,月宜。”应敏向冷锋介绍着。

    冷锋只是扫了一眼,淡淡的说:“来者是客,白小姐请随意。”

    白月宜感觉冷锋对自己的态度,可比对染七七差远了。

    刚才看那样子感觉染七七才是他孙媳妇一样。

    她心里微微有些不爽。

    好歹他们白家也是名门贵族。

    虽然比不上霍君陌有钱,可也没有到被人轻视到这种地步的样子。

    染七七想着该给白月宜的难看也给了,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她拉扯着霍君陌的衣袖,“回去吧,我好累。”

    她怀着孕,实在是辛苦。

    “嗯。”霍君陌抱着她,宽厚的大手抚在她的后背,隔着布料,却能摸到她后背上的脊梁骨。

    她瘦得令人心疼。

    “冷老爷子,告辞。”霍君陌淡淡的说。

    冷锋有些失落,本来他想和霍君陌单独聊一聊的。

    不过染七七不舒服,他也不好强留。

    霍君陌带着染七七从冷家别墅里出来,一辆黑色的宝马停在他们的面前,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从车上下来,看到霍君陌不由得一愣。

    霍君陌看都不看,只是打开车门,先让染七七上去。

    “霍总。”中年男人缓缓的开口。

    霍君陌一只手抓着车门,冷淡的转身,“冷先生。”

    眼前这个人就是冷泽。

    霍君陌的亲生父亲。

    冷泽看到霍君陌的脸,整个人的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而深沉。

    他和凌夕长得太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