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144他是君陌哥哥,我当然喜欢了
    病房外。

    一出去,霍君陌就揪住了康子陵的衣领。

    他黑瞳透着阴鸷嗜血,额头青筋暴起,“康子陵,不许再出现在七七面前。”

    刚才在病房里,他已经忍了很久了。

    康子陵低低沉沉的冷笑,“急了?你把顾雪琳放走的那一刻,可曾想过这样的结局?”

    霍君陌双手收紧,似乎想要把他勒死。

    康子陵英俊的脸变得深沉,“创伤后遗症,患者会选择遗忘对自己伤痕很深的事情。她不记得你的脸,只记得你的名字,其实你说是不是她只是想要记住对你的恨呢?”

    霍君陌俊美矜贵的五官越发的僵硬。

    染七七把什么都忘了。

    只记得他的名字。

    也许是她想彻底的忘记,可是恨得太深,她只记得一个名字。

    苏醒之后,她以为这个名字对她来说是很重要的人,殊不知是最恨的人。

    他眉梢森森,“这是我和七七的事情。”

    “我不会再把七七交给你。”康子陵冰冷的眼神迎上霍君陌阴翳冷酷的眼睛,“绝对不会。”

    霍君陌扬起拳头,要揍他。

    严煌拦了一下,“君陌,你在这里揍他,被七七看见了,她会更加讨厌你的。”

    霍君陌一愣,拳头悬在半空。

    他从有如此的恨一个人,却又没办法。

    康子陵推开霍君陌,嗓音低沉,“霍总,惹人嫌的是你。”

    霍君陌下巴紧绷,漆黑阴翳的眼神带着浓浓的戾气。

    这时,康子陵的手机响了。

    他拿出手机一看,是米娜打来的,眉峰深沉的一压。

    “什么事?”他冷冷道,走到一旁。

    “康总,阿姨刚刚给我打电话说一个人在家待着寂寞让我过去。”米娜小心翼翼的说。

    康子陵微微蹙眉,“知道了。”

    “阿姨还说晚上你会回家吃饭。”米娜顿了顿,“今天我下厨,你早点回来。”

    说完,不等康子陵开口,米娜就挂断了电话。

    康子陵神情微沉,今晚不管如何,他都要回去一趟。

    他无视霍君陌,走进病房。

    “七七,我晚上有事,明天来看你。”康子陵温柔的说。

    染七七往门外看了一眼,她看到霍君陌就在门外,她瑟缩了一下,“好吧。”

    虽然她很害怕,可是也不能让他总陪着自己。

    “你放心,没有人会伤害你。”康子陵伸出手抚摸了一下她的头顶,“我回去准备一下,等你出院了,接你回家。”

    “嗯。”染七七紧张的小脸浮现一丝淡淡的笑意。

    康子陵深沉的看了她一眼,有些不放心的走了。

    白纤纤往染七七的碗里添了一点小菜,“七七,你就那么喜欢他?”

    “他是君陌哥哥,我当然喜欢了。”染七七认真的解释。

    白纤纤轻叹,“如果他不是呢?”

    “他是。”染七七很坚定。

    白纤纤不想和她争辩,只是觉得染七七有些可怜。

    谁都没有为她真的着想过。

    自己想帮她,却束手无策。

    再晚一点,白纤纤就走了。

    病房里染七七蜷缩在病床上,一旁的椅子上坐着如来自地狱一般的男人。

    霍君陌黑沉沉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她,黑暗的气息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他坐在那里,优雅矜贵,浑身都散发着身居高位的霸气,眼神凌厉,看一眼都觉得心慌,威慑力十足。

    瞧这小女人很怕自己的样子,霍君陌其实有些束手无策。

    他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唯一能做的就是坐在这里陪着她。

    染七七很不安,大大的眼睛慌张的转动。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她的掌心满是冷汗。

    “你不回家吗?”染七七小心翼翼的开口,好怕说错一个字就招来杀身之祸。

    “你在哪里哪里就是家。”霍君陌淡淡的开口,面容沉静。

    染七七有些紧张的看着他,“我不需要人陪,你可以回去了。”

    “你是不需要人陪,还是不想让我陪你?”他很在意的问。

    染七七支吾了一声,眼神带着回避。

    “你想他陪你?”男人低沉的嗓音夹带着深深的寒意,隐匿在眸底的怒气快要喷薄而出。

    染七七吓得不敢吱声。

    他怎么这么可怕。

    霍君陌嚯的一声站起来,迈着一双又细又直的大长腿来到她的面前,直接把她扑倒在病床上,双手钳住她的细腕,放在她的头顶,用一只手压制着,另外一只手,捏着她的下巴,逼着她看自己。

    男人的黑瞳深邃如密不透光的海,令人畏惧。

    “染七七,你好好看看,我到底是谁?”他的嗓音十分的低哑。

    染七七呜咽着,“你放开我,你不要碰我。”

    “不碰你?”男人低低的冷笑,浑身都散发着极为恐惧的威慑力,“办不到!染七七,你是我的女人。不让我碰你,你肚子里的宝宝又是怎么来的?”

    “我不要给你生,你放开我!”染七七乱踢着腿,却被男人用腿压制着,令她动弹不得。

    “不给我生,你想给谁生?”霍君陌眼神越发冷邃无情,“你要给那个窝囊废生孩子?只怕会生出一窝窝囊废。”

    “你才是窝囊废,你才生一窝!”染七七更恼了,她又不是猪,什么叫一生生一窝。

    她在他身下乱动着,花拳绣腿如同挠痒痒。

    男人的身体不知不觉得变得紧绷,小腹的灼热,令他隐忍的玉望变得无法控制。

    如果不是她怀孕了,她刚才那么对另一个男人撒娇,他真的很想在床上蹂躏她。

    明知是重蹈覆辙,他却还是忍不住。

    没等染七七把他踢开,男人的薄唇带着霸道凌然的气息就侵袭了过来,他的吻和他的人一脉相承,都给人一种压迫感。

    他如同碾压一般,恨不得将她吞入腹中,不讲任何道理的向她索取。

    染七七快要沉溺了。

    这个男人是准备不让她呼吸了。

    忽然,她觉得腰间一凉,霍君陌粗粝的大手就探进来,揉捏着她的柔软。

    “不要!”她浑身都紧绷起来,她厌恶他,不喜欢他。

    对他的碰触更是抵触。

    “染七七,永远不要对我说这两个字!”男人低狠的说,“我才是你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