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140她又不爱你,你何必一往情深
    康子陵本想拒绝的。

    但是陈慧就在一旁,她笑了笑:“是娜娜?”

    康子陵不想让陈慧怀疑,淡淡的说:“好。”

    米娜很开心,立刻就挂断了电话。

    康子陵收起手机,准备出门。

    陈慧拉住康子陵,最近几天,她十分的憔悴,精神也不太好,“子陵,你爸爸什么时候能出来?”

    “再等等。”康子陵幽幽的说,他也没有想到上面给的压力那么大。

    光是用钱是没办法让那些人放人的。

    “唉,我知道你爸爸暂时出不来,只要他在里面没事就好。”陈慧叹道。

    “妈,放心吧。”康子陵叹了一口气:“爸一定会没事的。”

    说完,他就出去了。

    陈慧看到儿子走远,原本迷茫的眼神瞬间变得尖锐。

    她知道康子陵对染七七心软,可是她不一样。

    不是霍君陌,康博也许就不会有事。

    所以她不会坐以待毙。

    “染总要走吗?”米娜拍摄完毕,看到顾生送染七七到电梯门口,有些诧异。

    染七七一笑。

    “我晚上请大家吃饭,染总赏个面子也一起来吧。”米娜小心翼翼的说。

    “我……”染七七刚开口,对面的电梯就开了。

    康子陵从容不迫的从里面出来,一抬眸,看到染七七,黑眸闪过一丝诧异。

    再看米娜,已经走过去,挽住他的手臂,嗓音清甜:“康总,你来了。”

    染七七微微一笑,这是下马威?

    “七七。”康子陵的眼里却只有她。

    “好久不见。”染七七淡淡的说。

    康子陵走到她的面前,神情透着关心:“还好吗?”

    自从染悦心去世之后,他们就没再见过。

    一是因为,他因为康博的事情很忙,二是因为陈慧去染悦心的葬礼上大闹,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嗯,不错。”染七七眉目染着清冷淡薄的笑意:“你们要去吃饭,我就不打搅了。”

    “你一个人吗,我送你。”康子陵对她说。

    “不用了。”染七七浅笑的眉目透出一丝疏远,“你忙吧。”

    说完,她越过康子陵,走进了电梯。

    康子陵有些不放心染七七,而且像和她好好的谈一谈。

    可是米娜却拉住他的手臂,幽幽的说:“康总,染总累了一天了,你就让她回去吧。”

    康子陵微怔,他想起来,染七七还怀有身孕。

    听说她一个人从霍家搬出来,不知道一个人过的好不好?

    其实,怎么会不好呢?

    霍君陌一定会去看她的,甚至在暗中保护她。

    康子陵低下头,冷冷的看了一眼米娜。

    米娜一愣,讪讪的说:“我先去卸妆。”

    顾生瞧着米娜离开,轻笑,“小女人的心思,真难得康总竟然有耐心陪着她玩儿。”

    康子陵眼神阴翳的看着顾生:“顾总。”

    “康总,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我对染七七可没有爱慕之心。”顾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背靠大树好乘凉,我也过是和她有些生意上的往来。”

    康子陵神情冷鸷:“真的这么简单?”

    顾生可是顾家的人。

    “康总不相信,我再多解释什么都一样。”顾生淡淡的一笑,“我倒是奉劝康总一句,她又不爱你,你何必一往情深。”

    顾云龙再次站在霍君陌的面前,脸色神情再也不似从前那般的不可一世。

    以前他觉得后生可畏,也没有真的怕霍君陌。

    但是现在他却觉得,霍君陌是真的可怕。

    康子陵那么有钱有权,也分毫未能把康博从监狱里弄出来。

    顾雪琳入狱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办法去见她。

    他到底用了什么手段,没人知道。

    “顾总,请坐。”霍君陌客客气气的,却令人不寒而栗。

    顾云龙有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感觉,只要屁股一沾这把椅子,自己就只能任人宰割。

    他眉目深深的一沉,有些紧张的松了松领带,“不用故弄玄虚了,你要怎么样才能放了我的女儿?”

    霍君陌低低的冷笑,俊美矜贵的眉目满是嘲讽:“事到如今,你还来问我,真是愚蠢。”

    顾生咬咬牙,“从一开始,你要娶雪琳就是一个骗局,是不是?”

    “你的女儿也望向成为霍太太?”霍君陌冷讽,“她不配!”

    这个世界上,只有染七七能成为他的妻子,别人都不可以。

    “你……”顾云龙说不出话来,当初也是自己痴心妄想,看到HR集团的规模,就想要据为己有。

    却没有想到,一步步落入了别人早就设定好的圈套里。

    是他害了顾雪琳。

    “你想知道三十年前的事情,我可以告诉你,但是我要雪琳平安无事的从监狱里出来。”顾云龙顿了顿:“还要保证她能顺利出国。”

    “那就要看你说的是真还是假了。”霍君陌低沉的嗓音覆盖着淡薄的冷酷,宛如一条冰冷嗜血的蛇。

    顾云龙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开口:“你问吧。”

    霍君陌阴冷的黑眸一凛,“第一个,关于我母亲的身世。”

    “她是你的母亲,她的身世难道你不清楚?”顾云龙嗓音干涸。

    霍君陌眼神里的逼迫更加的明显,“怎么不想救你女儿了?”

    顾云龙一咬牙,“你母亲凌夕虽然说是凌家千金,可是这个凌家到底是哪个凌家没人清楚。我只听说,你母亲也是私生女。”

    霍君陌寒眸一沉,果然和自己查到的一样。

    顾云龙看他俊脸冰沉,继续说:“你外婆也没有结婚,却生下一个女儿,大家都猜测,这是她和初恋情人生的。”

    “继续说。”霍君陌冷冷道。

    “他们说你外婆的初恋姓应。”顾云龙已经暗示的很明显了。

    霍君陌薄薄的唇瓣勾起讽刺的弧度,果然和他查到了差不多。

    “我该说的都说了。”顾云龙皱着眉,“你可以放人了吧?”

    “指使康博的人,是不是就是指使你的人?”霍君陌又问。

    顾云龙沉了一下,“是。”

    “是冷家,还是应家?”霍君陌追问。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顾云龙并没有骗他,“那个人很神秘,打电话都是用变声器,十分的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