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118我都愿意疼她爱她,为了她奉献生命
    霍君陌浑身都疼,她又要抛弃他了。

    染七七摇着头,“霍君陌你也看到了,我们是不被祝福的,不然不会出这么多事。我一定要回去,我不能看着我妈死,就算你强留我,我也没有心情参加婚礼。”

    霍君陌瞳孔猩红,心里空荡荡的,沉稳低哑的嗓音带着一丝令人不敢相信的祈求,“染七七,你真的不留下来吗?和我举行完婚礼再走?”

    他会帮她救出她母亲的。

    染七七不敢去看他的眼睛,看完之后只有心碎和心疼,“让我走吧,有这么简单就能把她救出来的办法,何必铤而走险。”

    黑色的长发遮住她的神情。

    霍君陌那淡淡的眼光射过来,失望的看着染七七,“好,我明白了。”

    他转身,下楼去安排。

    染七七扶着墙站稳,呼吸急促,快要背过气去。

    她随便用热水洗了脸,然后把行李收拾了一下,随时准备离开。

    霍君陌和严煌都出去了,家里静悄悄的,佣人们不知道都去哪里了。

    染七七来到一楼,看到地上铺着红色的地毯,地毯一直延伸,好像延伸到另一个空间里。

    她跟着地毯往一扇大门走去,来到门前,她伸手轻轻的将门推开。

    大门打开,布置一新的婚礼现场出现在她的面前,红毯两旁摆放着一束束开得娇艳的芍药花,空气里弥漫着醉人的香气。

    她的眼睛一下子就模糊了,手指的指甲扣进了掌心,她努力让自己不要哭。

    只是心太疼太疼了。

    疼到无法呼吸。

    她一步步走到最尽头,望着十字架,眼睛红红的。

    霍君陌从外面回来,车,机票都准备好了。

    然而他去房间,却发现没有人。

    行李箱已经整理好放在门口,她是真的准备要回去。

    他来到楼下,找了一圈,发现通往礼堂的大门是敞开的。

    他呼吸一滞,迈步走了进去。

    看到她呆呆的站在镜头,他神情一凛。

    “车,准备好了。”他走上前来,嗓音暗哑。

    “谢谢。”染七七没有看他,只是看着彩绘的玻璃窗:“这里真漂亮。”

    即便是夜里,柔和的月光照在玻璃窗上,竟然有种朦胧的美,浪漫又神秘。

    说完,她转身要走。

    霍君陌伸出手,抓住她纤细的皓腕,他揽着她的肩膀,抬头看着十字架上的耶稣,缓缓开口:“染七七,你愿意嫁给霍君陌为妻,从此不管贫穷富贵,不管疾病健康,你们都不离不弃,生死相依,对对方忠诚直到永远吗?”

    染七七本来是忍不住不哭的,可是他一开口,她的眼泪就再也忍不住了。

    心像是被用细密的针扎着,疼的她脸色苍白。

    听不到女人的回答,霍君陌性感的喉结微微一滚,嗓音沙哑,“我霍君陌,愿意娶染七七为妻,不管是贫穷富贵,疾病健康,不管是仇恨恩怨,我都愿意疼她爱她,为了她奉献生命。”

    “不要说了。”染七七哭红了眼睛,为什么要说这些。

    霍君陌低低的冷笑,“为什么不说,你怕是吗?”

    染七七悲伤的瞳孔倒映着男人霸道又痛恨的神色,“染七七,是你抛弃我的,这一次,我不会要你了。”

    染七七哭得更凶,听到他说这种话,本来应该开心的,她却那么难受。

    “走吧。”霍君陌缓缓送来她,“七七,你让我失望。”

    染七七双手擦着眼泪,哭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转过身去,并不打算送她。

    染七七一个人,抽噎着往大门走。

    她不敢回头,怕看到他会心软,会停下来。

    霍君陌,真的很对不起。

    哭泣声渐行渐远,霍君陌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抬头看着十字架上的耶稣。

    他冷冷的笑,轻蔑的说:“神永远只是一个心灵安慰,却帮不了任何人,却还有很多傻瓜义无反顾的相信。”

    他也曾虔诚的祈祷过,可是到头来,他却失去了更多。

    严煌走进来,来到他的身边,刚要开口说话,却发现霍君陌的眼睛是湿润的。

    他从来没有见过霍君陌哭,从来没有。

    作为朋友,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坐在一旁,静静地陪着他。

    染七七回国了。

    一下飞机,她就接到了那个神秘人打的电话。

    “你很守信用。”对方冷冷的说。

    “我妈呢?”染七七着急的问道。

    “已经送回去了。”对方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染七七蹙眉,快速打给阿恒。

    “七七,姑妈回来了。”阿恒幽幽的说。

    正巧,姑妈前脚进门,她后脚就打来了电话。

    “阿恒,我现在就过去,你来半路接我一下。”染七七深沉的说,她必须去看看染悦心,怕她受了伤。

    “好。”阿恒点点头。

    两个小时后,染七七从自己家车上下来,上了阿恒的车。

    她看到阿恒的额头缠了一圈绷带,心里有些自责,“对不起,如果不是把我妈交给你,你也不会受伤。”

    阿恒开着车,摆摆头,“不用这么说,照顾姑妈我也有责任。那群人是什么人,做事的手法真是奇怪。”

    把人抓走又送回来。

    染七七有些累,她靠着椅背说,“他们是冲着我来的。”

    阿恒皱了皱眉,“你身体不舒服?”

    染七七苦涩的一笑,她一个孕妇,哭了大半天,又做十个小时的飞机回来,现在都还在车上,当然累了。

    阿恒看着她眼底的乌青,淡淡的说:“你睡吧,到家了我叫你。”

    染七七轻轻颔首,“好,辛苦你了。”

    说完,她闭上眼睛,很快就睡着了。

    阿恒看了一眼她的侧颜,神情一暗。

    关于昨晚的事情,他其实也很抱歉,可是又没有办法。

    一个半小时后,染七七醒来,车已经开进了一条宽阔的乡间小路。

    路两旁是竹子和果树,都长得十分茂盛。

    在不远处还有很多的田地,现在还不到丰收的季节,到处都是一派欣欣向荣的绿色。

    他们在一家农家乐的门前停车,农家乐修建的十分漂亮,三栋联排小洋房,在一个院子里十分的气派。

    这时,外公背着手,从院子里出来,幽幽的看着她。

    他无声无息的一叹,这个苦命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