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97天底下不止他一个男人
    染七七抿抿唇,“你这是讳疾忌医?”

    “我只是不想让她给你添堵。”霍君陌淡淡的说。

    染七七无奈的一叹,低下头看着。

    其实这些婚纱都很好看,只是她没有什么兴趣。

    翻完一本,霍君陌就把另外一边拿过来,放在她的腿上。

    “继续。”男人霸道的说。

    “我累了。”染七七窝在沙发里,把杂志往他腿上一推,“你选,你想结婚,不是我。”

    霍君陌淡淡拧眉,“你不想结婚?”

    染七七摇头,“不想。”

    她是认真的。

    “口是心非。”霍君陌淡漠的看了她一眼,然后翻起杂志来。

    明明上次她说要他娶自己的。

    虽然染七七没兴趣,可是霍君陌兴致却很高,他翻了几页,骨节分明的手点了点,拿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然后发给裴东去定制。

    染七七吃着水果,“你为什么这么着急举行婚礼?”

    霍君陌把杂志一合,手机放在茶几上,黑眸深沉的看着她:“难道你想挺着大肚子拍结婚照吗?”

    染七七顿了一下,吃着苹果的动作渐渐僵硬,她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霍君陌一手拦着她的细腰,“还是你打算抱着孩子一起拍?”

    染七七摇头:“不想,奉子成婚总归不太好。”

    说出去也不是很光彩。

    “那就乖乖和我结婚。”霍君陌认真的说。

    染七七轻慢的笑,“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从一开始,她就是被动的那一方。

    明知道小女人是心不甘情不愿,霍君陌也不想去深深计较。

    他看了一眼时间,“该睡了。”

    “太早了。”染七七不困,“看个电影吧。”

    现在才十点。

    “回房间去看。”霍君陌起身,将她拦腰抱起来。

    染七七颤了一下,白皙修长的双臂下意识的勾住他的脖颈,“你干什么?”

    男人嗓音暗哑,“我倒是很想干你,可惜你的身体不允许,抱你去睡觉。”

    染七七羞愤的瞪着他,这个男人真是无耻加变态,禽兽不如。

    霍君陌一句话也不说,抱着她上楼。

    来到卧室,把她放在床上,男人站在床边,高大清俊的影子投射在床褥上,有种说不出的邪魅之感。

    霍君陌扯了扯领带,“看什么?”

    染七七没骨气的缩在被子里,“不看了我要睡觉。”

    霍君陌看着她,深邃的冷眸却逐渐升起薄薄的温情,“好,你睡,我去洗澡。”

    许夏意抱着抱枕滚进了被子里,听到浴室哗哗的流水声,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该怎么逃离霍君陌呢?

    连康子陵都拿他没办法,更何况是自己。

    唉。

    她把脸埋进枕头里,就真的要这样过一辈子吗?

    ——

    翌日。

    染七七去到公司,在大门看到了宫颜。

    宫颜眼睛直直的瞪着自己,一副恨不得将自己生吞活剥了的模样。

    “我想你不是来看我的吧。”染七七温凉的语气带着一丝讥诮,“是不是霍君陌告诉你,我们要结婚了?”

    宫颜的瞳孔瞬间睁大,“果然是真的。”

    染七七微微一笑,“如果你是来求证的那我告诉你这是真的,如果你是想警告或者威胁我,那我就只能说,那些对我没用。”

    说完,她迈步,从宫颜的身边走过去。

    “你不是一直想要逃吗?”宫颜拉住染七七的手,手指用力。

    染七七吃痛,眉头不由得一压,把自己的手抽回来,冷冷道:“是啊,可是我逃不掉,我妈妈还在这里,我总是要回来的。怎么,宫大小姐觉得可以帮我?”

    宫颜抿唇,愤怒的黑眸带着一丝犹豫。

    染七七嗤笑。

    她更没有办法。

    “你不知道,君陌在美国的势力可是深入到国会的,至于欧洲,有严家和宫家夹在,根本逃不掉。”宫颜一脸的深沉,提起霍君陌的手腕,她也是一怕。

    她爱那个男人,除了他的外貌,也爱那个男人的强大。

    哪个女人不喜欢强大的男人。

    只是霍君陌的强大,令人畏惧。

    染七七可不是来听她炫耀霍君陌有多强悍的,她道:“我也不会逃到非洲那些地方,那么你告诉我,我要怎么做?”

    宫颜说不出话来。

    染七七淡漠道:“宫大小姐,天底下不止他一个男人,你何必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你得到了他才会这么说。”宫颜双眸满是厌恶。

    什么叫做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染七七很无辜,“我也没想得到他啊。”

    不,她以前想过,现在……不敢想了。

    “这么说你不爱他?”宫颜意味深长的问。

    染七七低低静静的一笑,“不爱,也许曾经爱过。”

    但那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

    更何况,她爱不爱霍君陌,,没必要告诉她。

    “既然你要到了你想的答案,可以走了。”染七七对她说完,然后头也不回的朝前走去。

    宫颜盯着她的背影,幽幽的勾起唇瓣。

    她拿到了!

    电梯里,染七七盯着自己印在墙壁上虚无的影子,刚才宫颜手里的小小录音笔,她早就发现了。

    估计是为了老套话,然后拿给霍君陌听的。

    自己正在犯愁怎么才能离开霍君陌,那就利用一下宫颜吧。

    只是这个女人自以为聪明,却有些可笑,又很可悲。

    宫颜果然迫不及待的把这那段录音,确实拿给霍君陌听了。

    偌大的办公室里,久久回荡着染七七那句轻描淡写的话:“不爱,也许曾经爱过。”

    男人的眼眸变得阴翳,她不爱他,虽然是早就已经明白的事情,可是亲耳听到确实不一样的。

    宫颜有些期待的看着霍君陌,缓缓的开口:“君陌,强扭的瓜不甜。”

    霍君陌冷冷的抬眸,黑眸冷邃的看着她,“这句话我原封不动的送给你。当初是为了进军欧洲市场,我和宫羽才商量以你未婚夫的名义,和那些贵族接触。并不是因为我喜欢你,或者我要刺激谁。”

    宫颜脸色微变,明明是实话,却很残忍。

    “宫颜,这里不欢迎你,我给你一天时间回意大利去,不要让我废话。”霍君陌冷若寒霜的说。

    宫颜呼吸一凝,他这是在赶她走。

    是她怕对染七七动手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