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94你还想我怎么在乎你呢?
    提到信,康子陵的眼神有些许的变化。

    霍君陌眼神阴阴的一沉,这件事果然和他有关。

    “你真的爱她,任何理由都不是你伤害她的借口。”康子陵挣脱开严煌,用手背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转身离去。

    霍君陌坐下来,身上的西装已经被扯烂了,可见康子陵是真的想打死他。

    严煌递过来一张纸巾,“擦擦吧。”

    霍君陌并没有接过去,神情满是厌烦。

    严煌轻哼,“这么有个性,我看你顶着这一脸的伤去找染七七,说不定她一心软,还能对你笑笑。”

    “她会心软?”霍君陌什么话都没有听进去,就听到了这句话。

    严煌很无奈的看着他,“怎么现在知道去讨好她了?”

    早干嘛去了。

    “滚!”霍君陌站起身来,推开严煌,往外走。

    裴东要跟过去,严煌拦住他:“你去做什么,他是去讨好女人的。”

    “严总……”裴东有些不放心。

    “安心吧,这段时间他怒气也消了,眼看着把女人得罪了不给他生猴子,他才知道服软。”严煌嘲笑道:“所以一开始装什么大尾巴狼,分明就是一条忠犬。”

    ——

    霍氏。

    霍君陌冲进办公室,什么也不说,直接坐在沙发上。

    染七七诧异的看着他,脸上带着伤,头发乱糟糟的,身上的衣服也被拉扯的不成样子。

    她走到他的面前,弯下腰:“挨打了?”

    霍君陌撩起阴翳的眼瞳,凉薄的看着她。

    “被子陵打的?”染七七猜测着。

    男人脸色一沉,“怎么我被他打你好像很开心?”

    她的嘴角已经在抑制不住的上扬了。

    染七七确实有些想笑,却不是因为他挨打,而是他这一副受气包的样子,有点好笑。

    “我拳头比他硬。”霍君陌冷冷的说。

    “那我要去看看他。”染七七开玩笑的说。

    霍君陌斜着她,“染七七,作为你孩子的父亲,难道你不应该先给我上药,然后嘘寒问暖一番吗?”

    严煌说她会心软,果然是骗人。

    “我觉得你找医生比较好。”染七七幽幽的说,再说,她这边没有药。

    霍君陌眼神阴翳的看着她,“是不是看着我死了,你才舒坦?”

    染七七拧眉,“这点小伤怎么会死?你也太小题大做了。”

    “反正你就是不在乎我。”霍君陌冷峻坚毅的俊容紧绷的厉害,喉结微微一滚。

    她嫣然淡笑,却毫无对他的珍惜。

    “你还想我怎么在乎你呢?”染七七一副无能为力的样子,“倘若是在从前,我爱你珍惜你视你为生命。可是现在,我却情愿和你是陌路人。”

    俊美的男人越发的冷漠。

    染七七长叹一声,从一旁的沙发上拿起背包,“走吧。”

    霍君陌抬眸阴阴的望着她。

    “去医院,顺便去采dna的样本。”染七七道。

    霍君陌沉然,采样是正事,给他上药才是顺便。

    女人纯净的五官流露出淡淡的无奈,她伸手去拉他的手,才发现他的手竟然也破了,伤口结痂。

    她皱了皱眉,“你就这样来了,多有损你霍大总裁的威严。”

    霍君陌眸光深沉,还不是想让她心疼一下自己。

    但是看来一切都白费了。

    ——

    医院。

    小护士拿着棉签望着霍君陌瑟瑟发抖。

    虽然对方是来上药的,可是眼神却流露出很明显的不耐,厌烦和阴翳。

    一时之间,小护士不知道该怎么办。

    染七七用手压了压眉心,走过去:“给我吧。”

    小护士立刻把东西交出去,“那个我去外面等。”

    染七七想叫住她,自己不会上药。

    可是小护士是真的怕霍君陌,一溜烟就不见了。

    染七七拿着棉签,哭笑不得,她扭头抱怨道:“你把人家都吓跑了。”

    霍君陌才不在乎别人是怎么想的,“染七七,我疼。”

    “知道疼你就别打架啊。”染七七气呼呼的走过去,拿着棉签戳他的嘴角。

    男人疼,却又不敢抱怨,只能忍着。

    不过戳了几下,他一副不显山露水的样子,女人很快就兴致缺缺,然后很温柔的给他上药。

    “你是第一个给我上药的女人。”霍君陌淡淡的说。

    染七七停顿了一下,明净的五官戴着一副久远的神情,“你说小时候吗?”

    “我是说在我的生命里。”霍君陌深沉的说。

    在美国,他受了那么重的伤,都不想女护士碰自己。

    他答应过她,要回来找她,要为了她守身如玉,所以他都做到了。

    染七七心里拧巴了一下,“你和宫颜交往过,她没有碰过你吗?”

    “没有。”霍君陌摇头,“其他女人碰我,我只觉得恶心。”

    他这个人,双重洁癖,身心都是干净的。

    “真是抱歉,我身心都不干净了。”染七七幽幽的说:“我和子陵牵过手,拥抱过,我也曾经对他动心过。”

    “你非要刺激我吗?”霍君陌大手按住她的皓腕,一双黑色的眸子逐渐变得猩红。

    “我只是告诉你一个事实。”染七七眼神平静,她换了一根棉签,继续给他上药,“霍君陌,我们都应该从过去走过来,因为已经回不去了。”

    说完,她挺直了腰板,“好了。”

    霍君陌浑身都僵硬着,他侧颜紧绷,望着染七七,“七七,我走不出去。”

    “会走出去的。”染七七笑了笑,很温和。

    霍君陌站起身来,他不想再和染七七谈论这个话题,他道:“再过一个月,我们就去英国。”

    染七七皱了皱眉,原来他还没有放弃这个念头。

    “随你便吧。”她不想现在和他吵。

    从办公室里出来,小护士没有回来,染七七和霍君陌一起上楼。

    来到霍崇旭的病房门前,看守的人还在。

    这次有霍君陌亲自陪同,他们立刻把门打开。

    染七七迈步走了进去,霍君陌随后而入。

    染七七一看到霍崇旭眼睛就红了,才短短一个月,霍崇旭就瘦了很多。

    霍君陌眼底没有任何的悲悯,这个他名义上的父亲,带给他太多的伤害与痛苦,他没有办法对仇人心软。

    没有直接拔了他的氧气管,霍君陌都觉得自己是仁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