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91七七,我们结婚
    染七七要去上班,霍君陌提出反对意见。

    她怒:“为什么不让我上班?”

    霍君陌深邃的目光停留在她的小腹上,“因为你怀孕了,孕妇不能操劳。”

    她咬咬牙,“有多少孕妇临近生产都还在工作,我为什么不行?”

    她也不是娇生惯养的。

    “那是她们没有办法,你不一样。”霍君陌起身,走到她的面前,把她手里的包包抢过来,一只手拦着她纤细的腰肢,“有我养你,你什么都不用做。”

    染七七气得脱开他,伸手把包包抢过来,“我拒绝成为你的附属品,不让我上班,咱们就鱼死网破。”

    鱼死网破?

    霍君陌冷冷的看着她,她最近很喜欢用这个词。

    “染七七。”霍君陌拉住她,“注意胎教,让孩子知道自己爸妈关系不好,会吓着他的。”

    染七七深吸了一口气,眉头紧蹙,“你……你有病。”

    她真的不知道该说他什么了。

    一副天经地义的样子,让她愤怒。

    霍君陌抱着她,低下头想吻她,却被她躲开。

    然而,他的薄唇还是亲在了她的脸颊上。

    “你不在这些日子,霍氏我一直都有帮你照顾,就算你休息一年,也没有关系。”霍君陌淡淡的说:“我只是不想你操劳。”

    染七七凝眸,“你不是要整垮我整垮霍氏吗?”

    霍君陌语气微凉,“我是不在乎一个霍氏,既然你觉得重要,我就帮你一起守着。”

    如果能用霍氏留住她,他也不介意让霍氏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苟延残喘。

    染七七捏着手里的包,如果这是一块石头,她真的很想砸死他。

    “总之,我不要待在家里。”染七七真的怒了。

    霍君陌仔细的看了看她,发现她是真的动怒,稍作妥协,“这样,你可以去上班,但是一天不能超过四个小时。”

    “滚!”染七七推开他,转身就往外走。

    他太过分了。

    她走到车子前,打开车门的时候,一只大手一把将车门按住。

    男人清冷冷冽的气息喷薄在她的后脖颈上,“我送你,你不能开车。”

    万一出点事,他会疯的。

    染七七咬咬牙。

    “七七,听话,这种小事你必须听我的。”霍君陌并不想和她起冲突,她的心情最重要。

    他只希望在她怀孕这段时间都是快乐的。

    他拖着染七七上了旁边的迈巴赫。

    到了车上,他吩咐司机开车小心一点。

    染七七侧头看着车窗外,眼神戚戚然。

    倏然,他宽厚的大手握住她的柔荑,嗓音低沉,“七七,我们结婚。”

    染七七愣了一下,“等鉴定结果出来再说吧。”

    “我们去英国结婚,你觉得如何?”霍君陌并没有理会她的话。

    去英国?

    “我就是那么让你见不得人吗?”染七七轻讽。

    霍君陌皱了皱眉,握着她柔荑的手微微用力,他当然不是这意思。

    他只是记得,她曾经说过,希望能在英国的教堂里举行婚礼。

    染七七把自己的手抽回来,冷冷的说:“这种事,以后再说。”

    她不想结婚。

    更不想和他结婚。

    到了公司公司门口,染七七要下车,霍君陌拉住她的细腕,“中午来过来找你吃饭,等着我。”

    “我中午不想吃。”染七七冰冷的望着他。

    “不许任性,你不吃孩子怎么办?”霍君陌俊美的脸上覆着淡淡的温存,缓缓的松开了她的手腕。

    染七七有些郁结,霍君陌变了态度,她一时之间没有招架之力。

    她转过身,大步往公司里走,心情烦闷。

    她走进电梯,手机响了一下。

    把手机拿出来,是霍君陌发来的微信:“不要走那么快,你穿得是高跟鞋。”

    她皱了皱眉,真是啰嗦。

    把手机放回包包里,一脸的郁闷。

    来到办公室,她准备处理积压的文件。

    罗曼给她倒了一杯清水,笑道:“染总,没有工作。”

    “我走了快一个月,怎么会没有工作?”染七七诧异。

    “你走之后,霍总就让人把公司的文件送到他那里,一切都是他处理的。”罗曼回答。

    染七七抿抿唇,“以后不要送过去了。”

    “是。”罗曼点点头。

    “奔尔特最近怎么样了?”染七七问。

    罗曼顿了一下,“染总还不知道吧,奔尔特现在已经改名了,从之前的集体化变成了私有制。”

    “什么意思?”染七七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气。

    “奔尔特现在改名是康氏集团。”罗曼一说,染七七就明白了。

    她讶异,“他已经彻底把奔尔特变成家族企业了?”

    罗曼颔首,“是的,现在很多之前和他们合作过的公司都找上门去,都以康氏集团的名义重新签约订制条款。”

    染七七讳莫如深起来。

    康子陵这么做,她觉得多多少少也有一些自己的缘故。

    如果奔尔特还是集体制,那么他的每一个决策都会受制于人。

    但是现在奔尔特成为他自己的,他是最大的股东,一切自己说了算,就不用再去管别人的说什么了。

    可是他从哪里来的那么多钱,一个人吞并这么大的公司?

    莫非,他早有打算,只是一直按兵不动,这次借着被霍氏打压的名义才动手改革。

    这样一来,大家看到的只有康子陵能力,而忽略了霍君陌。

    康子陵在帝都彻彻底底站稳了脚跟。

    用敌人成就自己,这一招确实厉害。

    染七七是佩服的。

    ——

    HR集团,总裁办公室。

    霍君陌正在看今早的财经新闻,关于奔尔特整改这件事,花了很大的篇幅在报道。

    而主持人在话里话外也挪余了一把霍君陌,认识他不是康子陵的对手。

    裴东站在一旁,心里边打鼓。

    新闻结束,霍君陌关掉了电视。

    “这些记者就是喜欢乱说。”裴东道。

    霍君陌却意味深长的扯了扯嘴角,“这不是很好吗?让康子陵以为自己能够通天,对我放松警惕。”

    裴东看着霍君陌。

    “康子陵是怎么样坐上奔尔特总裁的位子的一直是个谜。”霍君陌眼底划过极深的狠厉,“当初又是谁,给了康家那么大的能力,让他们来对付我,这个幕后指使我要揪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