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89我不锁门,你想看随时欢迎
    “我教你。”霍君陌勾起唇角,“用一点清水把剃须水打成泡沫,然后涂抹在胡茬上揉一揉,然后用剃须刀就可以了。”

    染七七没办法拒绝,只能照做。

    她伸出满是泡沫的手放在他的下巴上,轻轻的柔柔的涂抹着。

    下巴微微发痒,霍君陌却勾起了唇角。

    染七七摸着他的下巴,内心忽然沉了一下。

    他离去的时候还是一个青涩的少年,归来却已经是一个经过岁月沉淀的稳重男人。

    时光是无情的,却也馈赠了他很多东西。

    涂抹好剃须水,染七七拿起剃须刀,虽然是电动的不易伤人,可是她还是有些紧张。

    难道看她在自己面前露怯,霍君陌笑了笑,“别怕。”

    “我当然不怕。”染七七扬了扬下巴,有些倔强。

    凡事都有第一次。

    她深吸了一口气,打开剃须刀的开关,轻轻放在他下巴上。

    刀头顺着他下巴流畅的线条划过,慢慢的将他胡子剃干净。

    她这般的小心翼翼,怯生生的像个受惊的小兔子。

    好不容易踢完了,可是霍君陌摸了一下,并不是很干净。

    到底是生疏。

    染七七咬唇,“都说我不会了。”

    霍君陌从她手里拿过剃须刀,动作熟练而潇洒的把没剃干净的地方剃干净。

    他对着镜子,扬起下巴,手上的动作干净利落,很有男人味。

    染七七靠着墙壁,若有所思。

    霍君陌把她抱起来,她回过神来,双手揽着他的脖颈,有些惊讶。

    “我要洗澡了,你要继续看?”霍君陌眉目慵懒的笑,像是在挪揄她。

    当然,如果她愿意观看,他也不会拒绝。

    “我要出去。”染七七低下头说。

    霍君陌把她抱到外面,放在床上,“我不锁门,你想看随时欢迎。”

    “我没那种嗜好。”染七七推开他,幽幽的说。

    霍君陌轻笑,起身,回到浴室。

    很快就有流水声从浴室里传出来。

    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这时,霍君陌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

    染七七看过去,发现是宫颜打来的。

    第一遍,没人接,就停了。

    可是紧接着,宫颜又打了第二遍。

    难道是有急事?

    染七七伸手把手机拿过来,“喂?”

    “染七七?”宫颜的声音诧异的。

    “是我。”染七七大方承认,“你找霍君陌的话,他正在洗澡,你过一会儿再打来吧。”

    宫颜冷哼,“染七七,你说这种话就和那种向正宫宣战的小三毫无区别。”

    “随你怎么想。”染七七揉了揉额头,她宫颜更不是正宫。

    算起来顾雪琳才是吧。

    “你既然走了为什么要回来?”宫颜愤怒的说:“霸占了君陌你勾引着康子陵,是不是还有别的男人等着你?”

    染七七觉得她大概是疯了。

    “宫颜,你最多就是一个前女友,早就退出他的生命了。”染七七淡漠的开口,“你再怎么给自己刷存在感也没有用。”

    “染七七,咱们走着瞧。”宫颜挂断了电话。

    她站在机场门口,拉紧领口。

    没想到霍君陌这么快就找到染七七了,真是天意弄人。

    ——

    染七七拿着霍君陌的手机,无奈的摇摇头。

    正巧,霍君陌从浴室里出来,他只穿着一件浴袍,里面什么都没有穿。

    V字领口下精壮紧实,皮肤却很白皙,一双大长腿又细又直,肌肉匀称,给人很有力量的感觉。

    “谁的电话?”霍君陌并不介意她接自己的电话。

    “宫颜。”染七七回答,“听背景音是在机场,她来找你了。”

    霍君陌微微蹙眉。

    宫颜常驻欧洲那边,帮助宫羽处理一些家族生意。

    她突然跑来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她觉得我跑了,她的机会就来了。”染七七站起身来,“所以就迫不及待的跑来了。”

    霍君陌见她要走,拉住她的手腕,问:“为什么过了半个月才联系我?”

    “因为不想见你。”染七七回答。

    “那为什么不等我又走了?”霍君陌又问。

    “因为想打胎。”她回答。

    霍君陌的手指微微用力,“你都不和我商量一下?”

    “有什么好商量的。”染七七淡漠的说:“我说过近亲结婚,孩子会有智力缺陷身体也不好。”

    “我们没有任何关系。”霍君陌眉心隐隐作痛。

    染七七不怒不恼的说:“我等你的证据。”

    霍君陌的神情变得十分讳莫如深,有种要被凌迟处死的感觉,他叹道:“证据就在书房的抽屉里,你自己去拿吧。”

    染七七没想到他早就准备好了,有些诧异。

    既然他说了,她就去看看。

    染七七去到书房,从书桌的抽屉里找到了两份亲子鉴定书。

    她把鉴定书拿出来,看了一眼,不由得一愣。

    霍君陌换了干净的西裤和衬衣,走到她的面前,“一份是你和霍崇旭的,一份是你和我的。你看到了,你和霍崇旭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我们也没有。”

    染七七诧异,“可是爸爸给我的信。”

    “我想是你妈妈骗了他。”霍君陌讳莫如深的说,“他又因为疼爱你妈妈,对此事深信不疑。”

    染七七还是有些恍惚。

    霍君陌从一旁的盒子里拿出一张名片,“这是国内最有名的鉴定机构的鉴定师,你可以亲自打电话去问,或者你想重新做鉴定都可以。”

    “我妈骗了爸爸吗?”染七七很纠结,也很挣扎,“那我爸爸是谁?”

    “我想也许你的亲生父亲早就不在了。”霍君陌意味深长的说,“七七,这种事你没必要纠结,也许你妈妈也有难言之隐。”

    染七七脑子乱乱的。

    虽然染悦心和霍崇旭是二婚,可是在染七七的记忆中,两人十分的恩爱。

    特别是染悦心是真的很迷恋霍崇旭,算了算时间,染悦心怀自己的时候,和霍崇旭已经在一起了。

    她怎么会做对不起霍崇旭的事情?

    她实在是想不明白。

    “七七?”霍君陌拍着她的肩膀,“别想了。”

    “我要重新做鉴定。”染七七看向霍君陌,“我自己去采样,鉴定机构也要换。”

    “可以。”霍君陌点点头,只要她能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