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37小姐想听故事吗?
    染七七震惊的看着霍君陌。

    霍君陌俊美矜贵的容颜下是与生俱来的狂傲和强势。

    “你明知道我和子陵有合作!”染七七气愤不已。

    让他们不见面,工作根本没办法进行。

    霍君陌一张俊脸一黑到底,“染七七,我不想再从你嘴里听到他的名字。”

    没有杀他,他已经算客气了。

    因为愤怒,染七七整张脸都涨红了,霍君陌的不可理喻,令她快要失去理智。

    医生看到他们吵起来,都不知道该劝谁。

    染七七也不想在外面争吵,弄得丢人。

    她转身就往外走,却被霍君陌一把抓住了细腕,“染七七,我不想再动怒,今天你哪里都不许去!”

    染七七憎恶的看着霍君陌,乌眸猩红,“你是疯子吗?”

    霍君陌沉然。

    “霍君陌。”她吼着他的名字,眼泪却狠狠的砸下来,“欺负我就那么好玩儿吗?”

    霍君陌一愣,整个人都有些发愣。

    染七七头痛欲裂,乌眸紧锁着他的眼睛,凄凉的一笑,接着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

    霍家。

    染七七躺在床上,脸色苍白。

    她昏迷之后,霍君陌不顾身上的伤,抱着她去做了检查。

    检查结果还是很令人放心的,只要她好好休息几天,就会没事。

    醒过来的时候,房间里都是黑的。

    只有床头柜上的台灯亮着,在床旁边的椅子上还坐着一个身形高挑,却浑身散发着浓烈锐利的男人。

    “你饿不饿?”霍君陌嗓音暗哑。

    他不应该和她吵架的。

    明知道她头受了伤,情绪又不稳定,自己真是该死。

    所以霍君陌的嗓音里带着一丝丝不安。

    染七七要冷静下来,她知道,无论和霍君陌再怎么争吵,有些事情的结果都不会改变的。

    又或者,她应该学着去接受。

    “霍君陌,我不饿,你不必守着我。”染七七出奇的平静,连看他的眼神都透着一副清冷的透明。

    似乎连和他生气都不屑了。

    这是霍君陌最不愿意看到的。

    他喉结微微一滚,“大概守着你,是我此生唯一的信仰了。”

    想想这些年来在外面拼搏打斗,冲锋陷阵,能让他坚持活下来的动力,就是她了。

    每当快要死掉的时候,他都告诉自己,再检查一下,等事情结束了就能回去找她了。

    只是当他要回来的时候听到她要和另外一个男人结婚的消息,他有种被五马分尸的错觉。

    疼,让他的脸色都跟着变了。

    染七七凉薄的看着霍君陌,“你喜欢守着就守着吧,你一个人堕入地狱,也要拉上我,我也没有办法。”

    霍君陌心底泛起密密麻麻的疼,在她眼中,自己的付出不值一提。

    远不如康子陵,真实的陪着她,度过每一个岁月。

    “染七七。”霍君陌已经走在了发狂的边缘了,他一把将染七七拉到自己的身边,双手将她死死的禁锢在自己的怀里。

    菲薄的唇瓣贴着女孩柔软的耳廓,嗓音冰寒,“为什么你对我这么不屑,到底是为什么?”

    他已经放下姿态了。

    染七七轻笑,“我哪敢对你不屑,你可是霍总,人人尊敬。”

    “你就不能不讽刺我吗?”霍君陌浑身都疼,这不是他想要的。

    染悦心是他的仇人,霍崇旭是他最恨的人。

    虽然染七七是仇人的女儿,可是他却不想牵连她。

    只有她,是无辜的。

    他们抱了很久很久,却都没有办法把对方温暖。

    从前的相依为命,现在看来只觉得矫情又可悲,就像一场疼痛青春。

    回想起来,确实是不痛不痒。

    如果不是因为有这么多事情的折磨,也许还是很美好的。

    ——

    他们冷战了。

    连吴阿姨都感觉到了。

    以前他们至少还能吵吵闹闹,现在却安静的令人心寒。

    早饭各种各的,上班各走各的,仿佛对方不存在一般。

    染七七因为受伤在家休息,霍君陌上班走后,她就拿着水壶去给花园的花浇水。

    窗户底下的几株兰草,是她开春的时候种下去的。

    吴阿姨陪着她,怕她会突然昏倒。

    “小姐。”吴阿姨缓缓开口。

    染七七手里的水壶停了一下,幽幽的说:“吴阿姨不用劝我,霍君陌需要一个安静的染七七,我给他就是了。”

    这次他就算要她的命,她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的。

    吴阿姨有些尴尬,“小姐,我知道我不该插手你和先生的事情,既然如此,小姐要不要听故事?”

    听故事?

    染七七舒展了一下腰肢,“准备点差点把,就放在那边树下的阴凉。”

    吴阿姨点点头,折回别墅去准备。

    染七七放下水壶,用旁边的水管洗了手,甩着双手,坐到树下的木椅子上。

    吴阿姨把一切都准备好,给染七七倒了一杯红茶,缓缓的说:“我遇见先生是两年前了,那个时候先生找保姆,要求很明确,必须按照他的要求去学习,为了以后照顾一个女孩。”

    染七七眉头轻轻一压,这个女人就是自己吧。

    “我到了先生在美国的家里,虽然时间不长,可是看到先生负伤却不止一次。”吴阿姨叹道:“好几次都差点要了先生的命,在照顾先生的时候,他总会喊你的名字,听着人都揪心。”

    “他为什么会受伤呢?”染七七有些奇怪,他是HR的总裁,身居高位身边一定会有保护的人。

    “据我所知,伤害先生的人从头到尾都是同一伙人。”吴阿姨蹙着眉。

    染七七不由得想起他身上的伤,估计也是那伙人造成的。

    看来他经常身处危险中。

    吴阿姨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提,“小姐,你知道先生这次的伤是怎么来的吗?”

    “听说是被人砍的。”染七七回答。

    “这半年已经很少有人能接近先生了。”吴阿姨顿了顿,“是因为那些人假扮了小姐,先生当时以为小姐逃出去了,就一个人下车去追,那个女人就一刀戳在了先生的胸口,也幸亏是个女人,这伤才没有那么深。”

    染七七浑身一震,不敢相信,他身上的伤竟然也有自己的责任。

    只是他为什么不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