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30蓄谋已久
    过了几分钟,染七七觉得里面的谈话差不多了,就推门而入。

    严煌也不再打搅,带着白纤纤先走了。

    染七七来到霍君陌的面前,虽然刚才两人吵架,有些尴尬,但是为了白纤纤,她还是主动和霍君陌说话了:“严煌明天就要走了吗?”

    “你有什么舍不得吗?”霍君陌阴阳怪气的说,她好端端的去关心另外一个男人的去留做什么?

    难道惦记一个康子陵还不够吗?

    染七七拧眉,“霍君陌,你说话能不能心平气和一些?”

    霍君陌挑眉。

    染七七深吸了一口气,语气淡淡,“你把严煌留到下星期,纤纤要过生日,她希望严煌能参加。”

    她知道严煌是喜欢白纤纤的,至于为什么他总是对白纤纤冷冷的,就不清楚了。

    原来是为了白纤纤。

    他冷冷的说:“他们的事情你少管。”

    “为什么?”染七七不解。

    霍君陌没好气的看着她,她对别人的过去那么好奇,怎么不问问他的曾经?

    “你说啊。”染七七嗔怒,她很想知道。

    “纤纤的母亲是被严煌间接害死的,纤纤不知道,你让严煌怎么面对纤纤?”霍君陌淡淡的说。

    染七七愣住了。

    原来白纤纤的母亲真的已经死了。

    难怪白纤纤去英国寻找,严煌各种阻拦,竟然是这样的原因。

    “那她母亲是怎么死的?”染七七再次打听。

    霍君陌瞪着她。

    “你别瞪我,快点告诉我。”染七七急道。

    “这件事说来话长,总之严煌也是被白锡华给骗了。”霍君陌讳莫如深的回答。

    染七七知道他不会轻易告诉自己的,也就不再追问。

    她看了看时间,对他说:“我要去公司了。”

    “说好帮我洗头呢?”霍君陌冷冷的问。

    “我估计等下顾雪琳回来,让她帮你吧。”染七七拿起沙发上的包包,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了。

    霍君陌冷然,眼神越发的阴翳。

    染七七打车去霍氏。

    她坐在车上往后看,没有人跟着,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到了公司,公司的职员见到她都很惊讶和意外。

    自从上次在晚宴上她露过一次面就再也没有出现。

    公司内部风言风语说什么的都有。

    染七七全然不在乎他们的视线,她去到霍崇旭的办公室,找到办公桌下面的保险箱。

    霍崇旭保险箱的密码,不是染悦心的就是自己的。

    她试了两次竟然都没有成功。

    愣了几秒钟,染七七试了自己的生日,竟然打开了。

    她的生日和身份证上的不一样,所以霍崇旭用她真实的生日也是可以理解的。

    一般人不会想到有人竟然用自己养女的生日,更不会想到她的生日和官方给出的不一样。

    打开保险箱之后,染七七拿到了康子陵说的声明。

    声明是在律师的见证下写的,还有三个见证人签字。

    染七七想了想,这么机密的东西,除了霍崇旭,律师还有三个见证人知道,康子陵又怎么会知道?

    而且依照法律,律师和见证人在声明没有公开之前是不能向别人透露的。

    康博也不是见证人,那康子陵到底是从哪里知道的?

    仔细想想,就会发现有很多疑点。

    难道是霍崇旭告诉他的?

    似乎能说得通。

    不然他也不会知道声明藏匿的位置。

    染七七立刻让秘书找来紧急会议,主管以上的在职人员都赶到会议室。

    染七七拿着声明,也找来了律师,等着他们。

    大家疑惑重重。

    怎么是她?

    等人都坐满了,染七七扯了扯嘴角,“有好些人我竟然都不认识了。”

    霍氏一些资历很深的员工都被霍君陌撤换了,现在这一批,她能认识的不到百分之三十。

    霍君陌的动作太迅猛了,他在解雇人的同时就把自己的安插进来,果然是蓄谋已久。

    那些人不尴不尬的,都没有说话。

    染七七轻慢的冷笑,“那么就重新认识一下,我是霍氏未来的继承人也是现在暂时替霍总管理公司的染七七。”

    那些人一头雾水。

    “我手里有一份我爸爸还没有昏迷之前留下的名声,站在我身边的律师就是声明的监督人,让他来和大家说明吧。”染七七让开位置,请律师发言。

    律师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幽幽的说:“染小姐说的并没有错,这份声明是霍总在半年前就立下的,一旦霍总面临生命危急的时候然染小姐将会替他管理公司,所以希望大家配合。”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头雾水。

    其中一个人问:“前几天不是说HR集团要并购霍氏吗?”

    那样的话,总裁是需要委派,霍崇旭的声明也就无关紧要了。

    “公司还没有被并购。”染七七冷冷的说,她虽然只有二十一岁却很有气势,一点都不是给男人。

    那人僵硬了一下,讪讪的说:“可是如果我们不同意并购,HR一定不会放过我们,说不定还会打击报复,那样的话霍氏只有倒闭,还不如尽早和HR达成协议。”

    染七七冷哼,“我理解你是为了自己的生存,既然如此,你去HR吧,我想你这么吹捧HR,他们的总裁一定很喜欢你。”

    那人尴尴尬尬的。

    染七七抬眸,继续道:“我在来公司之前,已经和奔尔特那边谈妥,他们将会对我们进行五亿的投资。接下来我们将开始进行新的项目规划,各个部门的主管立刻开始整理手里的工作,下星期我要一份完善的发展计划。”

    “还没立项就投资,奔尔特也太轻率了。”另外一个人有些诧异。

    染七七看过去,冷笑,也是一个陌生的脸孔,“这说明霍氏的价值,你有什么问题吗?你不认同霍氏的价值吗?”

    “当然不是。”那人没有想到染七七生气起来也是这样的可怕。

    所有人都不在说话,染七七沉然,“就是这样,现在散会,你们可以走了。”

    “等等。”门外忽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染七七眉心一沉,从声音就听出来那个人是裴东。

    她扯了扯嘴角,扭头看着裴东,“你有什么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