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22你们睡过?
    霍君陌音调沉稳,“可不是现在。”

    他还不能娶她。

    可是终究是他的女人。

    染七七推开他,眉梢眼角划过淡淡的傲,“那霍总就不要再说这样的话,我染七七再轻贱也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做私生子。”

    她懂那种痛苦。

    高大俊美的男人双眸沉沉的看着她。

    “霍君陌,以后这种事就不要提了。”她漫不尽心的一笑,扶着额头,“我去洗澡,你让佣人给我准备一些吃的吧,我饿了。”

    说完,她便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霍君陌看着她的背影,又想起那天她的决绝,脸色顿时一沉。

    霍君陌陪着染七七在饭厅吃饭,因为怕她吃不惯英国的食物,都是请了国内的大厨做中餐给她。

    染七七面对一桌子菜肴,意兴阑珊。

    随便吃了几口,就停下了。

    这时,白纤纤和严煌也回来了。

    跟在他们身后的黑衣保镖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的,看来他们是去购物了,难怪一天都不见人。

    白纤纤一见到染七七,就露出歉意的神情。

    染七七知道不是她告密,不过严煌把她带出去,就是为了让她避开。

    “七七,饭菜还可口吗?”白纤纤坐过来,背对着两个男人,对她挤眉弄眼的。

    染七七并不在意的说,“还行。”

    “厨师是霍君陌从国内带来的。”白纤纤意味深长的一笑,“我去逛街,买了很多东西,也给你买了,我们去房间里试衣服。”

    染七七想要拒绝,却被白纤纤拉起来,朝楼梯走去。

    等她们上楼,严煌就坐在霍君陌的身边,嘴角始终噙着一抹弧度,“看来你们谈的不错。”

    他还以为家里又会被霍君陌砸了。

    上次也是在这里,霍君陌得知染七七要和康子陵结婚,直接就把他家给砸了。

    这些家具可都是新换的。

    “准备飞机,我们明天回去。”霍君陌冷冷的说。

    “顺便把白纤纤也带回去。”严煌淡淡的说:“她留在我这里不合适。”

    毕竟是白家大小姐,和他混在一起,难免又要被她的继母数落了。

    “不管。”霍君陌眉目覆着冷意,那是他的女人,自己没有必要负责。

    严煌瞪着他,还真是无情,“那我明天和你一起回去。”

    正好他也去一趟白家。

    “严煌,你喜欢那个惹祸精就尽早把她变成自己的,不要等到她成了别人的女人再后悔。”霍君陌眸底敛着深沉的阴翳,“到时候追悔莫及,一切就都晚了。挽的回人,却挽不回心。”

    严煌盯着霍君陌:“你这是有感而发?”

    “是善意的劝告。”霍君陌站起身来,气质冷冽,“不用给我准备房间了,我和七七一起睡。”

    说完,他便上楼去了。

    严煌轻笑,这算怎么回事,明明在乎的要死,可就是不懂得如果温柔一点,真是可笑。

    白纤纤把买来的衣服摊在床上,拉着染七七一起试穿。

    不过染七七比她高一点,穿什么都好看。

    白纤纤有气无力的垂着脑袋,“都是人,差别怎么这么大。”

    染七七把裙子还给她,淡淡的说:“你没试穿吗?”

    白纤纤摇头,“光顾着担心你了,哪有心情。你不知道我一上车,严煌就告诉我说知道你在我的房间,我想下车去告诉你都来不及。”

    “没关系,霍君陌如果想要找到我,他就算掘地三尺也能找到。”染七七嘴角卷起几分讥诮,这也是她放弃逃跑的原因。

    最后弄得自己身心俱疲,还是会被他抓到。

    “七七,你以后打算怎么办?”白纤纤好奇的问道。

    “跟他回国,他想要把公司吞并,我要阻止他,守住爸爸的产业。”染七七幽幽的说,一味的逃跑是不行的,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在霍君陌的眼皮子底下不动声色的成长。

    等到自己也拥有和他一样的能力的时候,就什么都不怕了。

    白纤纤顿了顿,“你们俩真是好奇怪,我明明感觉他很喜欢你。”

    你也会偷偷观察他,连霍君陌看你的眼神,都是温柔的。

    只不过染七七就像没有看到。

    染七七只当她是在说笑,嗓音温凉,“你个小屁孩知道什么,东西我放下了,你早点休息。”

    “好。”白纤纤送她出门,随手把门关上。

    染七七回到房间,却发现床上睡着一个人。

    走近才发现是霍君陌。

    他怎么睡在这里?

    庄园房间无数,他就不能去别的房间睡吗?

    再说,她也不想和他睡。

    她想把人叫起来,可是一想到他大病初愈,身上的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又有些于心不忍。

    叹了一口气,她从房间退出来,遇上了严煌。

    严煌轻笑,“你是打算找我再要一间房?”

    染七七颔首。

    “抱歉,于情于理我都不能再让佣人给你准备。”严煌眯起眼睛,“既然你们都有夫妻之实了,睡在一起又怎么了?”

    “让你和不喜欢的女人睡在一起,你乐意吗?”染七七生气的质问道。

    严煌耸耸肩,“这你大可放心,除了白纤纤,还没有哪个女人能住在我家,当然你也是个例外。”

    他这个人相当洁癖的。

    染七七瞪了他一眼,“我去找纤纤。”

    “她晚上睡觉磨牙放屁打呼噜,你受得了?”严煌挑着眉问道。

    还没等染七七说话,一只枕头就砸过来。

    严煌被枕头砸到,瞪着站在门口的白纤纤。

    白纤纤气道:“严煌,我要是有把刀我就戳死你。”

    她明明是个淑女,却被他形容成猪。

    怎么能忍。

    “难道不是吗?”严煌睨着她。

    反正她睡觉不老实。

    染七七顿了顿,意味深长的问道:“你们睡过?”

    严煌瞪着她。

    白纤纤也瞪着她。

    染七七觉得自己好像真相了。

    她讪讪的退回到房间里,把门关上,转身看着床上沉睡的男人,叹了一口气。

    既然床上睡不得,她也只能打地铺了。

    而此时此刻外面。

    白纤纤将身上的睡衣裹紧,怒道:“严煌你这个臭变态,我还是个孩子。”

    严煌无语的望着她,“没错,你的身材确实像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