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20你没走吗?
    染七七深吸了一口气,“他不爱我,只是想霸占我来报复别人罢了。”

    白纤纤却觉得霍君陌是真的爱她。

    不然哪个女人值得让他找严煌保护?

    “后门在厨房,你去吧。”

    “谢谢。”染七七把鞋子穿上,走到门口回头看了一眼白纤纤。

    白纤纤对她笑了笑,“你快走吧,我没事的。”

    染七七欲言又止,“纤纤,再见。”

    说完,她夺门而出。

    从楼梯下来,她来到厨房,果然厨房有后门,通着一处不知道是哪里的路。

    染七七从抽屉里翻了一把水果刀防身,然后就闯入了夜色中。

    不远处还有激战的光亮。

    她知道康子陵一定在,可是如果自己去找他,说不定会给他招来更大的麻烦。

    也只有远离他,他才会平安无事。

    她把心一横,转身往另外一个方向走。

    至于这里能到哪里,她也不知道。

    总之她不想回到霍君陌的身边。

    不想遭受他的折磨和蹂躏。

    外面逐渐安静下来。

    严煌携着枪回来。

    白纤纤躲在床边,瑟瑟发抖的看着他。

    他左右看了看,咬着牙:“染七七呢?”

    “她逃走了,我打不过她。”白纤纤抱着头痛哭,瑟缩着,甚是无辜。

    她自认为演技突破天际,直逼奥斯卡。

    严煌拧着眉,白纤纤确实不像是染七七的对手。

    不过那个女人果然够狠。

    霍君陌看上的女人,确实与众不同。

    严煌去捏白纤纤的脸,嗓音低沉中带着微怒,“你个小丫头你知道你给我惹了多大的麻烦吗?”

    白纤纤困惑的望着他,努努嘴,眼泪像不要钱似的往外涌,“真的和我没关系。”

    “有没有等把她抓到就知道了。”严煌一脸的无奈。

    “你要去抓她吗?”白纤纤拉着严煌的手,唯唯诺诺的说:“严煌,咱们商量着,你过一个小时再去追可以吗?”

    “谁和你咱们?”严煌抽回自己的手,目光愈发的深灼,被她柔软的小手触碰过的地方,有些炙热。

    “那我亲你一下,可以吗?”白纤纤紧张的问道,灵动的大眼睛带着哀求。

    严煌喉结性感的滚动,嗓音暗哑,“不行。”

    白纤纤推开他,“混蛋。”

    严煌瞪着她,把她拉到自己的身边,“白纤纤,你敢推我?”

    白纤纤蹬着脚,“我何止推你,还要踢你。”

    严煌抓住她纤细的脚踝,忽然邪魅的一笑,“白纤纤,看老子今天怎么办了你。”

    “呀!”白纤纤大声吼着,她知道自己也是在劫难逃了。

    噔噔噔。

    门外传来几道凌乱的脚步声。

    严煌一把将白纤纤护在怀里,难道康子陵卷土重来了。

    他拿着枪抱着白纤纤藏在门口。

    白纤纤无比乖巧像只猫一样挂在他的身上,男人身体细微的变化,让她面红耳赤。

    这种紧张的时刻,他竟然分心了。

    两个人走进卧室,严煌一抬手里的枪,其中一个人转过来,冷冷的看着他。

    “君陌?!”严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收回手枪,“你来的也太是时候了。”

    另外一个人是裴东。

    “七七呢?”霍君陌如同从地狱走出来的修罗,眼神冷酷到能结冰。

    白纤纤无比心虚,低着头不敢说话。

    “刚才康子陵带人来抢人,我下去对付康子陵,染七七趁机逃跑了,我已经派人去追了。””严煌严肃的说着。

    白纤纤心底轻哼,真是睁眼说瞎话,他还没有下命令呢。

    霍君陌阴凉的看了一眼严煌,扭头对裴东道:“她走不远,派人去找。”

    “是。”

    严煌松开白纤纤,低声道:“你先回房间。”

    “哦。”白纤纤巴不得离开。

    她立刻跑回房间,把自己锁在房间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好险啊。

    到了第二天的中午,还是没有染七七的消息。

    严煌都觉得惊讶,“她难道消失了吗?”

    霍君陌俊容苍白,一看就是大病初愈,他黑眸冷厉如冰,嗓音凉薄,“七七可不像你女人那么蠢。”

    得,白纤纤又被鄙视了。

    “她哪里蠢了?”严煌没有否认白纤纤是自己的女人。

    “七七是她放走的。”霍君陌阴厉的看着严煌,“你以为骗得了我?”

    严煌嘴角微抽,他都知道了。

    看来以后要叮嘱白纤纤再做坏事,一定要更加谨慎才行。

    “纤纤的事情先放一边,染七七到底去了哪里?”严煌不解的问。

    霍君陌也不知道,染七七又不是蠢货,她一定有其他的办法逃开追捕自己的人。

    他的七七就没有让人失望过。

    “裴东。”霍君陌嗓音阵阵,带着暗哑,“七七有可能女扮男装,让他们把眼睛放亮点。”

    “好。”裴东点点头,吩咐了下去。

    严煌拧眉,“如果她女扮男装,衣服是从哪里来的?”

    霍君陌捏着眉心,凉凉的说:“她回来过。”

    “她有这个胆子?”严煌非常的诧异,不过俊美的脸上只是一闪而逝的错愕。

    “七七从小就很聪明。”霍君陌低哑的嗓音携带者危险,“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花费这么多手段防止她逃走。”

    严煌到底是小看了染七七,“她不怕被我们发现吗?”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霍君陌视线冷得结冰,“去把庄园的地形图找来。”

    严煌立刻派人去取。

    很快地形区取来,霍君陌认真的看着,冷漠气势慑人。

    “她不会去找康子陵吗?”严煌又问道。

    “不会,她明知道去找康子陵,会给康子陵惹麻烦,怎么会找他?”霍君陌脸色沉了几度,她那么在乎康子陵,一定不舍得他再受到伤害。

    他阴翳的黑眸泛着幽冷的光泽,不过她跑不掉的。

    白纤纤瑟瑟发抖的看着站在自己浴室的女人,简直要给她跪了,“你没走啊?”

    染七七轻轻摇头,“我走出去不远就看到了霍君陌的车子,我要是继续往下走,他会发现我的。”

    “那你准备怎么办?”白纤纤欲哭无泪,要知道放走她,自己已经惹了霍君陌不快。

    现在再窝藏她,自己怕是要被五马分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