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19被那种人爱上就是在劫难逃
    严煌轻笑,双手插在裤兜里,轻佻的回答,“恕难从命。”

    染七七捏着拳头,“等下子陵回来了,他一定会把你轰出去的。”

    “染小姐真是高估了那个男人的能力了。”严煌折下一朵玫瑰花,放在掌心揉捏着,“他现在都自身安保了。”

    话音未落,严煌的手机就响了。

    他接了电话,嘴角卷起一抹邪魅的冷笑,“听说他的腿还没有好,如果我再加上一笔,不知道会不会就此废了。”

    他眼角斜着染七七。

    染七七走上前,拉着他的手,“我跟你走,不要伤害他!”

    严煌轻轻一笑,抬起手对着电话道:“找海关的人,把他轰出去,让他不许再入境。”

    染七七揪心的看着严煌,眼眶猩红,愤怒。

    严煌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请吧,今晚你住我家,明天下午君陌就到了。”

    染七七咬咬牙,迈步往前走。

    严煌带她来到一座山庄。

    比康子陵带她去的还要大。

    只是染七七无心欣赏。

    “先生,回来了。”山庄里的佣人立刻出现。

    “这是染小姐,给她准备房间衣服和食物。”严煌淡淡的说,“一定要伺候的舒适周到。”

    毕竟是贵客。

    佣人颔首,然后对染七七一笑,“染小姐,这边请。”

    染七七跟着她往二楼走,一个小女孩却从二楼下来,四目相对,两个人都愣了一下。

    “是你。”白纤纤没想到会遇上染七七。

    在游轮上的一星期,她们一点交流都没有,下船之后,她就消失了。

    自己也被严煌给抓了。

    “你找到你妈妈了吗?”染七七问道。

    白纤纤摇头,“没有,我一点线索都没有。又被严煌那个臭混蛋给抓住了哪里都不去不了,你也是被他抓来的吗?”

    染七七颔首。

    “我们还真是同病相怜啊。”白纤纤耸耸肩膀。

    染七七虚无的一笑,跟着佣人去了房间。

    白纤纤屁颠屁颠的跟在她的身后,“没想到严煌喜欢你这样的女人,还真是意外。”

    染七七愣了一下,解释:“你误会了,我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染小姐这是给你准备的房间,换洗的衣物在衣柜里。”佣人毕恭毕敬的说。

    “我知道了。”染七七淡淡的说。

    佣人直接退了出去。

    白纤纤趴在床上,双手捧着脸,打量着染七七,“那他抓你做什么?”

    染七七看着白纤纤,这个女孩天真无邪,一脸的单纯,一看就涉世未深。

    “他是替别人抓我。”

    “谁?”白纤纤更加好奇。

    “我哥哥,霍君陌”

    “啊,霍君陌是你哥哥?”白纤纤咋舌,真是没看出来。

    霍君陌阴鸷冷酷,她见过几次,吓得都不敢和他对视,没想到他竟然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妹妹。

    染七七扯了扯嘴角,“我们没有血缘关系。”

    白纤纤顿了顿,似乎明白了什么,“要不要我帮你逃走?”

    “白纤纤,你自己都自身难保,就别出馊主意了。”严煌站在门口,邪冷的看着白纤纤,“明天你爸爸就来接你,赶紧滚出去。”

    他都要被这个丫头烦死了。

    白纤纤爬起来,瞪着严煌,“我不走,我要找我妈。”

    “你妈都把你抛弃了,不要你了,你找什么找,自作多情。”严煌冷冷的说。

    白纤纤就是一个任性的小姑娘,这个年纪敏感又脆弱,被严煌几句话就给惹哭了。

    严煌也是一愣,“你哭什么?”

    白纤纤把自己团成球,躺在染七七的床上哭着。

    染七七很无奈的看着严煌,“你惹她干嘛?”

    严煌抿了一下唇,“我说的是实话,忠言逆耳。”

    他还真是不懂女人。

    “你别哭了。”染七七试图安慰,“我想他也不是故意的。”

    “他就是故意的!”白纤纤吼道,“从小他就这么刺激我。”

    “那他刺激了你这么久,你都没有长进还哭鼻子也挺有骨气的。”染七七直言不讳。

    白纤纤忽然就不哭了,她看着染七七,“你……”

    她怎么可以这么说自己!

    “哼,我不理你们了!”白纤纤翻个身从床上滚下来,跺着脚就出去了。

    染七七轻叹,颇为无奈,这孩子。

    “早点休息,还有别想逃走,这周围都有人。”

    说完,他也把门关上出去了。

    染七七坐下来,看着窗外浓浓的夜色,果然孙猴子一个跟头十万八千里,也翻不出如如来的手掌心。

    自己真要被霍君陌囚禁一辈子吗?

    半夜,染七七被巨大的声响惊醒。

    外面电光火石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穿上外套,从房间里跑出来,只见严煌手里拿着枪,腋下夹着白纤纤从房间里出来。

    “怎么了?”染七七急忙问道。

    “看好她,别让她乱跑。”严煌把白纤纤推给染七七,然后给手枪上膛,“康子陵的人强攻,准备把你抢走。”

    染七七一怔,“他不要命了?”

    “自古怒发冲冠为红颜,康子陵对你倒是真爱,连命都不要了。”严煌冷嘲热讽的说。

    染七七咬着唇瓣,其实她不想康子陵这么做。

    这样以来,不知道有多少人无辜的人受到伤害。

    严煌下楼去了,染七七把白纤纤拉进房间里,躲在床后边。

    白纤纤小脸满是忧色,“严煌不会有事吧?”

    染七七望着她,嘴上说着不喜欢,其实心里满是担心。

    女人都是这样口是心非吧。

    染七七也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她安慰道:“应该不会有事。”

    白纤纤想了想,“你逃走吧。”

    染七七顿了一下。

    “严煌也好,来救你的那个人也罢,我觉得他们都没有为你想过,我觉得你谁都不要管,一个人逃走吧。”白纤纤望着染七七,忽然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零钱包,“这里有欧元,你拿着。”

    染七七心里五味杂陈,“你为什么要帮我?”

    “瞧你可怜。”白纤纤一双大眼睛十分灵动,“被霍君陌那种人爱上就是劫难。”

    她说的还真是贴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