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16你想让他死吗?
    染七七来到医院,见到霍君陌,立刻收拾起脸上的狼狈。

    霍君陌眉目见浮着暗淡得复杂,“以后你每天都可以去医院看她。”

    “真是谢谢你的仁慈。”染七七清雅的嗓音带着浓浓的讽刺和讥诮。

    霍君陌瞳眸骤然紧缩,他抿着薄唇,“染七七,我不喜欢你用这种口吻和我说话。”

    染七七凄凉的笑,“你不喜欢就找人把我的舌头割掉,这样你就永远也听不到了。”

    沉静冷锐的男人,眼底爆发着浓厚的戾气,他身上的伤口都要裂开,脸色瞬间苍白。

    染七七心尖像是被什么扎了一下,冷冷道:“我要回家休息。”

    霍君陌漆黑的眸底翻滚着浓郁的凶,“裴东,送她回去。”

    他侧过头,不去看她。

    以免再被她的冷漠的眼神刺痛。

    裴东请染七七出去,染七七转身就走。

    砰!

    霍君陌把手里的笔记本直接砸在关上的房门上。

    站在门外的染七七吓了一跳。

    她咬着唇,眼眶猩红,这是他自找的。

    裴东沉了沉,嗓音冰冷,“染小姐是想总裁死吗?”

    “他死了岂不是更好。”染七七愤怒的说,只是说完她自己也愣了一下,当初她以为他死了,整整哭了三天三夜,眼睛都哭肿了,导致一星期她看东西都非常的模糊,差点失明。

    “染小姐,总裁几次出生入死,他最惦记的就是你。”裴东深不可测的看着她。

    “可是不管怎么样,都不是他伤害这么多人的理由。”染七七冷酷的盯着裴东。

    裴东顿了顿,“染小姐都没有去了解过总裁的过去,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这样的话。”

    他真的都看不下去了。

    染七七不想和他争辩,“送我回家,如果你很忙,我可以打车。”

    裴东不再吭声,漠漠的转身,送她下楼。

    刚才的对话,霍君陌都听到了。

    他黑眸阴阴凉凉的,自嘲的笑了笑,她真的是一点都不心疼他。

    咳咳。

    他忽然咳起来,用手捂着薄唇,猩红从他的指缝渗透出来。

    ——

    染七七回到家里,把自己关进房间,立刻把染悦心给自己的纸条打开。

    纸条上清晰的写着:“打这个电话,会有人带你离开。在卧室衣柜里有手机。”

    染七七愣了半晌,她越发肯定染悦心是真的装疯。

    想到染悦心受到了的伤害,染七七恨不得将霍君陌抽筋拔骨。

    只是现在她不能冲动,尽快逃出去,才能救染悦心。

    她从房间里出来,直奔染悦心曾经的卧室。

    在卧室衣柜的底部,她果真找到了一部手机。

    她缩在角落,把电话打了出去。

    几声之后,对面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是悦心?”

    “我是她的女儿染七七,她说你能帮我离开霍家。”染七七直奔主题,她怕被人发现。

    家里有一个吴阿姨,是霍君陌专门派来盯着自己的。

    对方嗓音低沉,“明天上午你去医院的后门等着,会有人接你。”

    “好。”染七七也没有问太多,她相信自己母亲安排的人不会有问题的。

    对方挂断了电话。

    染七七放下手机,深吸了一口气,但愿明天能够顺利逃脱。

    她把手机恢复出厂设置,这样霍君陌就不会找到这个电话号码,然后把电话卡拔出来,回到房间扔进了马桶里冲走。

    这样,自己失踪了,霍君陌就算想查,也没有那么容易。

    至于对方会把她送去哪里,她也不清楚。

    只是走一步算一步了。

    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染七七一夜都没怎么睡好。

    天一亮,裴东就来接她。

    染七七为了行动方便,特意穿了牛仔裤和衬衫还有运动鞋,这才下楼。

    从吴阿姨的手里接过带给霍君陌吃的东西,她上了车。

    昨天,她和裴东发生了争执,今天见面有些尴尬。

    虽然以前也并不亲近。

    不过染七七还是觉得有些别扭。

    想到今天就能逃走,她有些激动。

    到了医院,染七七拎着保温饭盒上楼。

    来到病房门口,她轻轻的推门而入。

    病房里安静无比,窗帘密密实实的拉着,不透光,光线阴暗。

    霍君陌平静的躺在床上,双手放在身体两侧,睡得似乎很安详。

    不过她立刻发现了不对劲,霍君陌怎么戴上吸氧面罩了?

    这时,医生走进来,对染七七道:“昨晚霍总进了抢救室。”

    染七七一怔,急忙问道:“他没事吧?”

    临走的时候,他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进抢救室了?

    来得路上,裴东也没有提。

    “霍总受伤严重,他又几番让伤口破开,伤口愈合的不好有感染的迹象,因此发烧,还咳血。”医生幽幽的回答,他看着染七七,“霍总如果今晚脱离危险就会没事,可如果没有,那情况就会很严重。”

    染七七心中一紧,结结巴巴的:“他会死吗?”

    医生神情一凛,“会。”

    答案很肯定。

    染七七脸色有些苍白。

    医生看她需要冷静一下,没再打扰,便转身出去了。

    染七七放下手里的东西,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望着霍君陌儒雅俊美的脸,怔怔的出神。

    竟然又是一次,让她面对他生死的时刻。

    为什么是在今天?

    这是让她走都不安心。

    明明她恨他,恨不得他去死。

    可是真当她知道他会死的时候,她竟然这么伤心。

    “霍君陌。”她哽咽着,“我为了你,哭过无数次。这一次明明你伤害了我那么多,我为什么要会为你哭呢?”

    连她自己都不明白。

    病床上的男人,面容安详平静,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染七七顿了顿,看了一眼时间,马上就到中午了。

    她到底该不该走呢?

    如果不走,等他醒来,她还会被他折磨。

    现在的医疗设施这么好,他不会有事的。

    对,不会有事的。

    染七七从椅子上站起来,深沉而慎重的看着霍君陌,“霍君陌,对不起,我要走了。”

    她要彻底的离开这里。

    “七七……”霍君陌嗓音无比虚弱沙哑的喊着她的名字。

    染七七吓了一跳,以为他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