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406催眠术对她没用?
    战老爷子深深地蹙眉,“跟我们?”

    霍君陌点点头。

    战老爷子摸着自己的下巴,“我们这批人都在这里了,该死的死了,活着的,也就只是我,杨瑞,成鼎还有高志远了。”

    杨瑞和高志远,本就是他们这边的人。

    “新墨堂被推翻之后,成鼎去了哪里?”战老爷子问。

    染七七也不知道,她看向霍君陌。

    霍君陌却摇头,“据说当时,他和唐兆中在一辆车上,但是唐兆中死了,他却下落不明。”

    连尸首都没有,也许还活着。

    “这个人问题很大。”战老爷子意味深长的说:“本来他就是后加入的,现在看来,问题还真是不小。”

    “既然如此,我们等有新的消息会再告诉你的。”霍君陌站起身来,“我们会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随时联系。”

    “嗯。”战老爷子点点头。

    染七七跟着霍君陌一起从战家出来。

    战辰没再出现,也许是不想见到他们。

    回去的路上,染七七道:“原来你一直在调查这件事。”

    “你那么相信我,我若是不给你一个答案,岂不是太对不起你了。”霍君陌一只手握着方向盘,另外一只手捏了捏她的小脸,“每次提起这件事,你脸上总是乌云密布的,今天总算是看到点阳光了。”

    染七七哼了哼。

    “你还打算住在宫家吗,要不要我们买套公寓,搬出来?”霍君陌问着,毕竟这多人住在一起不方便。

    染七七摇头,“先住在宫家吧,不然放着宫颜我也不放心。”

    霍君陌点了点头。

    他们驱车回到宫家,车停在大门口,霍君陌就察觉到了一丝异样。

    “大门没有锁上。”他冷冷的说,同时把放在腰间的一把手枪抽了出来。

    刚才染七七就摸到了他腰间有东西,没想到真的是枪。

    “乖,在这里不要出来,我下去看看。”霍君陌叮嘱道。

    染七七颔首:“你当心。”

    霍君陌下车,把车门都关上。

    然后举着手枪,往别墅里走去。

    染七七坐在车里十分的紧张,她很怕会出事。

    霍君陌进去之后,在里面转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

    他听到一个屋子里有响动,就一脚踢开了门,才发现别墅里的佣人都负伤被关在这里,嘴巴也被堵上了。

    他把其中一个人嘴巴里的毛巾拿出来,问:“怎么回事?”

    “有人带走了大小姐。”那人大腿受伤了,呼吸已经很虚弱了。

    霍君陌把所有人身上的绳子都解开,然后起身,往外走。

    他打电话叫救护车,通知宫羽,然后朝自己的车走去。

    可是打开车门,却发现染七七不见了。

    她人呢?!

    ——

    染七七看着坐在对面的男人,“禾尘?”

    禾尘邪魅的一笑,“我和我孪生哥哥很像吗?”他摸着自己的脸。

    染七七摇头,“你确实长得不错,但,和他不像。”

    很不像。

    可是五官,他更想冷家的人。

    天底下果然有这么奇怪的双胞胎,染七七也算是长见识了。

    “我是不是应该谢谢你的夸奖?”禾尘勾起唇角,“霍君陌对你念念不忘果然是有原因的,你确定与众不同。”

    染七七冷漠的看着他:“把我抓来是想催眠我吗?”

    禾尘双手抱臂,阴森漆黑的双眸盯着染七七的眼睛看着。

    染七七想,他把自己催眠之后,会让自己去做什么?

    和霍君陌闹分手?

    大概霍君陌是不会同意的。

    忽然,禾尘皱了皱眉,然后继续盯着染七七看。

    染七七直视着他,“你是用眼睛催眠的?”

    禾尘扯起唇角,“很奇怪,你好像没办法被我催眠。”

    “看来你也不是全能。”染七七讥诮,“怎么办,没办法将我催眠,你是不是要杀了我呢?”

    禾尘深沉道:“杀你惹怒了墨堂和霍君陌,不太值得。”

    染七七冷笑:“原来你还知道畏惧。”

    禾尘想了想,忽然道:“你走吧。”

    不能被他催眠,就只能舍弃。

    “你肯放我走?”染七七顿了顿,“你不怕我把你的藏身之地曝光?”

    “这里只是一栋空屋,我怕什么?”禾尘微微冷笑,“替我向哥哥带句话,享受了三十多年的阳光,他该还给我了。”

    “还给你?”染七七嗤笑,“他活在阴暗中的时候,你又在干什么?你以为全世界救你最惨?”

    禾尘阴阴的冷笑着,“你最好别挑战我的容忍性,染七七,我对你挺感兴趣的。你说如果我……”他的手朝染七七的脸颊伸过来。

    染七七眯起眸子,抬起手,又落下。

    禾尘直接掌心一痛。

    收回手,才发现掌心被刺破了,流出来的血是黑的,从掌心开始发肿发热,慢慢的遍布整只手。

    染七七将手指上的戒指收回,冷笑:“禾尘,我五年都在意大利对付敌人,对付你这种耍流氓的,我最擅长。”

    “你!”禾尘指着染七七的鼻子。

    “这种毒药,七天之后自己就会解除,不过……”染七七阴阴的笑着:“不过就是七天之内你不能碰女人。”

    一碰就疼。

    “可恶!”禾尘没想到染七七还有这招。

    他已经疼得没有力气了。

    染七七站起来,左右看了看。

    奶奶的,要不是这个屋子什么都没有,染七七一定把他给打晕拖回去!

    不过也不能轻易的饶过他。

    染七七走过去,在他的后背上狠狠地踩了几脚。然后愤愤的走了。

    禾尘在地上抽搐了几下,俊美的脸泛着苍白之色,他咬牙切齿:“染七七,你给我等着!”

    染七七到了外面,才发现天已经黑了。

    她朝着一个方向走着,看到一家小酒馆,接了电话打给霍君陌。

    大概半个钟头,霍君陌就来了。

    看到染七七安然无恙,霍君陌一把将她揽入怀中。

    染七七闻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顿时就安心了。

    “我没事,禾尘想要催眠我。可是失败了。”染七七解释,“我毒晕了他,现在去他关我的地方看看。”

    霍君陌点点头。

    他们来到染七七逃出来的空屋,里面人去屋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