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404没存在感的一个人
    染七七拧眉:“还有这样的事情,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大概是就是……”凯撒看了她一眼:“是霍君陌严煌他们帮着宫羽夺回意大利这边的掌控权的时

    候。”

    染七七无语了。

    竟然是那个时候!

    “这么说,这件事君陌,严煌还有宫羽都逃不掉干系?”染七七问。

    凯撒颔首,“我还有一个猜测。”

    染七七看过去,“什么?”

    “禾尘在意大利,他是不是已经渗透进布斯家族了?”凯撒意味深长的说。

    染七七蹙眉:“你是说,西蒙出车祸和他有关系?”

    “以两家的关系来说,布斯家族没有理由拒绝我探望西蒙。”凯撒解释,“你要知道,西蒙从十六

    岁就被送到我的身边,跟我学习。”

    这一点染七七是清楚的。

    不过当时她以为是西蒙没有继承权,布斯家族那边对他没有期望,就随便给他找了一个地方安顿。

    凯撒道:“我怀疑这里面大有文章。”

    “如果真的是禾尘,这个人还真是必须除掉,走到哪里都是一场腥风血雨。”染七七阴阴沉沉的说

    。

    凯撒也是这样认为,“我看这件事,还需要你男人来了,一起商量。”

    “那我给他打电话,让他带严煌过来。”染七七道。

    凯撒点点头,“布斯家族那边我也会严密监控的,依我看,让宫家把人撤回来,这个时候派人去监

    视等同于羊入虎口。”

    “好。”染七七拿出手机,把事情都安排下去。

    霍君陌接到染七七的电话,蹙眉深思:“西蒙的哥哥是谁?”

    他完全不记得了。

    “我看这件事等你来了,和宫羽一起讨论吧。”染七七也不知道更多的细节。

    霍君陌颔首:“嗯,你在那边等着我,我还有一个小时就登记了。”

    “好。”染七七白净温润的小脸露出明媚的笑,“我等你。”

    说完,她就挂断了电话。

    霍君陌重重的去看严煌,“我们在意大利的时候杀过人?”

    严煌双手抱臂,“你以为呢?”

    “西蒙的哥哥是谁,他是我们杀死的?”霍君陌蹙着眉问。

    严煌道:“西蒙的哥哥,这我怎么知道?”

    霍君陌眸色阴沉,看来这件事还需要更细致的调查一下才行。

    ——

    染七七回到了宫家。

    一进门,宫颜就从楼上下来。

    她洗了澡,换了衣服,但是眼神看起来慌张又疲惫。

    “没睡一会儿?”染七七问。

    宫颜摇头,她的手抓着扶手:“有消息了吗?”

    “嗯,他不用截肢了,这算不算好消息?”染七七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不过暂时还没办法见到

    他,你再等等。”

    宫颜松了一口气,同时又很沉重的问,“他怎么出的车祸?”

    染七七摇头,她也不清楚。

    布斯家族把什么都封锁了。

    “安心吧,既然不用截肢就说明没什么大问题,你吃饭了吗?”染七七关心的问。

    宫颜摇摇头。

    “我去给你煮点粥。”染七七让她坐下来,然后去厨房。

    家里虽然有用人,可都只会做西餐。

    中国人的胃还是更适合中餐。

    染七七熬了一锅小米粥。

    小米很容易熟,半个钟头就好了。

    她盛了一碗给宫颜,放到她面前,安慰道:“宫颜打起精神来,你曾经怎么跟我说的,说你就算遇

    到天大的事情,也不会让自己变得邋里邋遢,会很认真的生活。”

    宫颜点点头,小口小口的喝着。

    染七七轻笑,看她把小米粥喝干净。

    吃过了饭,宫颜神情依旧焦虑。

    染七七问道:“要不要再院子里走走?”

    “不了,七七,我想回屋睡会儿。”宫颜揉着太阳穴,一天一夜没睡,吃了点饭反而更困了。

    染七七点点头,目送她上楼去休息。

    她叹了一口气,总算是应付过去了。

    然后她就一个人坐在饭桌前发呆,直到宫羽回来。

    宫羽见客厅里只有染七七一人,问道:“颜颜呢?”

    染七七看了一眼二楼,“去睡了,你打听到什么消息了吗?”

    宫羽摇头。

    他坐到染七七的对面,“没有。”

    “我今天见到凯撒了,他告诉我说,西蒙的哥哥死在了你们的手里,是有这样的事情吗?”染七七

    问。

    宫羽深深的蹙眉,“他哥哥是谁?”

    “好像叫艾伦。”染七七回答。

    宫羽摇头,“不认识,没印象。”

    “那就等君陌和严煌过来再想想。”染七七觉得也许是这个艾伦并没有给他们留下太深的印象,所

    以她们才会都不记得。

    夜深人静,染七七睡得很熟。

    以往,她在外面很难睡着。

    可是现在沾床就睡。

    大概是因为有孕的关系。

    不过,睡梦中,她总感觉有人在舔自己。

    她糊里糊涂的睁开眼睛,一抹高大清俊的身影就倒在她的身边,一双幽而深邃的眼睛正在看着她。

    “君陌哥哥。”染七七的嗓音是沙哑的。

    “嗯。”霍君陌重重的吻下去,才一天不见,他却很想她。

    进了屋子,见到她睡在床上,他恨不得将她压在身上,好好地蹂躏。

    可是一想到她有孕在身,又只能克制着。

    “天是不是快亮了?”染七七往他的怀里挤了挤。

    “天这么冷,你怎么没开暖气?”霍君陌摸到床头柜上的遥控器,打开了屋子的暖气。

    染七七哼了哼,“我忘了。”

    “冻坏了怎么办?”霍君陌心疼着。

    “你快睡会儿。”染七七搂着他的脖颈:“累不累?”

    霍君陌躺下来抱着她,让她枕着自己的胸口,嗓音低沉:“在飞机上睡过了,和严煌聊了半天从前

    我们在意大利的事情,只是他也不记得有一个叫艾伦的。下了飞机,裴东就传送了一份资料过来,看了

    照片,我们也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到底是多没存在感的一个人哪。”染七七忍不住吐槽,“布斯家族这么在意,为什么早在他去世

    的时候就找你们报仇?依我看,根本就是借题发挥。”

    “确实。”霍君陌淡淡的说:“西蒙和他哥哥艾伦都不是长子所生,所以这纯粹就是一个借口而已

    。”

    一个不许西蒙和宫颜结婚的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