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399我又不是他那种花孔雀
    染七七笑了笑:“长得漂亮。脾气又好。谢总喜欢的人是在我们中间吗?”

    宫颜佩服的看着她。这些女人里虽然也有单身。可是她是刚失恋。其余的都是结婚或者同居。也就只有一个古洛了。

    这也太明显了。

    “霍夫人一如既往的自恋。”谢一清笑呵呵的说:“霍夫人长得漂亮。可是脾气也就一般般。”

    言外之意。她猜错了。

    染七七轻笑。“谢总知道现在流行一句话吗?”

    “什么话?”谢一清问道。

    “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染七七耸耸肩。“你说话可要小心。万一某人想歪了。等你想解释的那天。说不定人早就跑了。”

    这一点上。白纤纤无比的赞同。

    想来她们都是这个情况。男人追妻都是败在傲娇上。

    傲娇害死人。

    “所以那个人是谁?”染七七笑着问。

    谢一清轻哼。果然是挖了坑。

    “她是……”他幽缓的开口。视线从面前的女人一一扫过。

    宫颜摊手:“别盯着我们看。小心有人把你眼睛戳瞎。”

    这里的女人岂是乱看的。

    谢一清看向古洛。“你的小姐妹们都在欺负我。”

    古洛“啊”了一声。很茫然。

    染七七她们却都笑了。这分明是承认。他对古洛有意思。

    宫颜再次扑倒在染七七怀里。“我才失恋。就有人虐我这只单身狗。”

    麻蛋。没人性!

    染七七笑了笑。“没关系。还有人没懂呢。”

    说着。她就看向古洛。

    古洛一开始是没懂。可是被染七七戏谑的看了一眼就懂了。

    她慌张的低下头去。没想到谢一清还真是对她有意思。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他们的身份太悬殊了。

    她不敢相信。

    外面。霍君陌看着谢一清和那群小女人们有说有笑。淡淡道:“看来谢一清和女人很有共同语言。”

    “这叫讨好。”欧阳珏嗤笑:“将来他要娶古洛。这些都是障碍。所以要一一攻破售卖。”

    “别人也就算了。宫颜是个大问题。”严煌吐槽。他看着西蒙。

    和宫颜谈完之后。他就像霜打的茄子。一点精神都没有。

    “西蒙。你喜欢宫颜。干嘛还跟别的女人结婚?”严煌望着他:“你知不知道女人最在乎婚姻了。你却把婚姻当儿戏当手段。难怪宫颜的反应那么大。”

    西蒙皱了皱眉:“我是认真的。我想娶她。可是我也要先把家里的事情处理完。”

    “你这个男人就是少了一丝决断。”欧阳珏道。

    西蒙却看着霍君陌。“颜颜说。她从前很喜欢你是因为你对染七七深情。”

    霍君陌皱了一下眉头。话题怎么扯到自己的身上来了?

    欧阳珏道:“所谓深情也是一种决断。就是要在一棵树上吊死的决心。可是你没有。”

    霍君陌再次蹙眉。“什么叫做在一棵树上吊死?”

    “怎么着你还有别的树?”欧阳珏挪谕。

    霍君陌沉然。反问:“你不打算在一棵树上吊死?”

    嘿。他们就互相伤害吧。

    严煌道:“西蒙。你是不了解女人。女人都是口是心非。她跟你提君陌。你以为她是为了什么?”

    欧阳珏也跟着说:“她不是想让你知道她曾经多爱这个臭男人。而是要让你知道。她想让你变得和君陌一样有魄力。想娶谁就娶。不必担心别人怎么看。你懂吗?”

    霍君陌把烤好的肉端了进去。放到染七七的面前。“这边是不辣的。吃这个。”

    “贴心。真贴心。”宫颜懒洋洋的说:“霍大总裁。你这么好。我都想要把你抢过来了。”

    霍君陌冷冷道:“我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还有别粘着我女人。她比你辛苦。”

    宫颜瞪他。

    真是没人性。

    染七七笑了笑。“你们在和西蒙聊什么?”

    “聊大树。”霍君陌淡淡的回答。

    大树?

    染七七蹙眉。大树有什么可聊的。

    另外几个人也颇感奇怪。他们怎么聊起了大树了?

    难道想想去植树。他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爱心了?

    “谢一清。该你去烤了。”霍君陌冷淡的看了一眼他。怎么能让他白吃白喝的。

    谢一清耸肩。“霍总。刚才严夫人可是夸奖你厨艺了得。我们这些人没有这样的属性。还是摆脱弄了。”

    霍君陌拿起一根染七七吃完的钳子。对着谢一清:“你想让我戳死你吗?”

    谢一清呵呵一笑。站起身来。优哉游哉的说:“好好。我去烤就是了。你不怕我把她们给饿死。”

    “自己的女人自己照顾。”霍君陌面无表情。

    谢一清勾起唇角。“好啊。反正挨饿的绝对不是我的女人。”

    说完。他意味深长的看了古洛一眼。

    古洛心脏怦怦乱跳。

    宫颜再次哭晕。“七七。我一定是被饿死的那个。”

    因为她刚失恋。

    染七七揉着额头。“不会的。分手也是朋友。西蒙不会看你饿死的。”

    宫颜无语:“你就不能把你的让给我?”

    染七七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你能扛得住君陌的眼神就行。”

    宫颜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果然某人眸色骇人。

    “自己烤。”宫颜不想和这群没人性的人在一起了。

    她走了。位子就让出来。

    霍君陌就坐在了染七七的身边。

    染七七拿了烤好的鸡翅给他。“你也吃。”

    “我还不饿。”霍君陌看着她。俊美的眉目清冷却柔和。

    看着吃着都蹭到了嘴角。拿起纸巾细心的帮她擦着。

    另外几个人受不了了。

    这种随时随地被塞狗粮也是够了。

    然后就各自去找各自的男人了。

    古洛讪讪的。站起来。却又坐下。

    染七七笑道:“怎么了?”

    古洛笑了笑。摇摇头。

    “君陌哥哥。你在这里我们都不自在。你继续去烤肉吧。”染七七嫌弃的说。

    霍君陌深深的蹙眉:“为什么谢一清可以?”

    染七七想了想。解释。“他是妇女之友啊。比较随和。”

    霍君陌冷冷道:“你的意思是我不够随和?我又不是他那种花孔雀。”

    噗!

    染七七忍不住笑了。

    古洛的额角也跟着抽搐。忽然觉得这个形容。好适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