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397你们真的没办法在一起了
    “靠,老子哪来的韵事?”严煌怒,“老子为了等她,一直是清清白白的。”

    霍君陌却幽冷的一笑,“听说你也有个青梅竹马啊,而且还刚离婚……”

    “你胡说什么!”严煌瞪着他,忽然又道:“你不是失忆了吗?”

    “我一个人失忆不是所有人都失忆。”霍君陌冷冷淡淡的说。

    “你什么意思?”严煌睨着他,“这件事我只跟你提过。”

    霍君陌已经开始切肉丝了,要先把肉切成很薄的片,再切丝,这对他来说不是问题。

    他一边切一边说:“某人喝酒的时候大嘴巴,自己承认的。”

    “嘘!”严煌比划了一个禁声的手势,“你别坑我,我和那个女人根本就没什么。她也是因为两家的关系才联系我,让我帮她。我只是帮她介绍了一个律师,一直都是电话联系,都没有见过面。你知道白纤纤吃醋是什么样子吗?!”

    很可怕的。

    霍君陌冷笑,“那你就把嘴闭上。”

    严煌吃瘪,“好,我闭上,我不说就是了。”

    他们夫妻俩真是输人又输阵。

    讲道理,要是比厚脸皮,他比不过霍君陌。

    他觉得霍君陌取胜,就是靠脸皮够厚。

    结果,晚饭,除了一盘番茄炒蛋,剩下的都是霍君陌做的。

    白纤纤一脸崇拜的看着霍君陌,“霍总,不得不说,外面那些女人叫你男神是一点错都没有,你真是太完美了。”

    做饭都和他做生意一样,真是人才。

    染七七感觉特别有面子,笑呵呵的说:“白纤纤,你输了。”

    白纤纤气鼓鼓的看着严煌,“严煌,咱们回家再修炼吧。”

    严煌蹙眉:“我觉得自己很完美。”

    白纤纤无语,天底下厚颜无耻的人非他莫属了。

    吃过了晚饭,严煌他们就要告辞了。

    他们住在酒店。

    虽然白纤纤很想和染七七做邻居,可是他们没必要再置办房产。

    送走了他们,染七七和霍君陌回到别墅里。

    霍君陌去收拾餐桌,染七七站在厨房门口,和他说着话。

    聊得差不多了,两个人才一起去睡觉,一直到第二天。

    ——

    吴阿姨是一大清早就到了。

    那个时候,染七七还在睡着。

    霍君陌把染七七的一些情况告诉给她,让她多加留意。

    得知染七七又怀有身孕,吴阿姨很高兴。

    霍君陌上班之后,染七七才醒来。

    她下楼,就听到吴阿姨很热情:“夫人醒了,夫人想吃点什么?”

    染七七一时之间还没反应过来,她挠挠头,憨憨的一笑:“吴阿姨,好久不见了。”

    吴阿姨笑着点头,“是啊,很长时间了,夫人的头发又变长了。”

    染七七摸了一下,是啊,头又变长了。

    她又回到了霍君陌的身边。

    “厨房里有早餐,夫人要在哪里用?”吴阿姨热情的问。

    “饭厅就好。”染七七回答。

    吴阿姨回到厨房,端了早餐出来给她吃。

    染七七吃着吴阿姨做的饭菜,十分的熟悉,“还是吴阿姨的手艺好。”

    吴阿姨笑呵呵的,“那夫人吃着,我去收拾屋子。”

    染七七点点头。

    她忽然想起来,今天要去欧阳珏那边吃饭的。

    她对吴阿姨道:“别忙着收拾了,等我吃完了早饭,咱们一起去超市买东西,然后去我哥哥家。”

    “夫人的哥哥?”吴阿姨蹙眉,染七七有哥哥?

    染七七轻笑,“他叫欧阳珏,和我是同母异父。”

    吴阿姨恍然,“也是欧阳楚的哥哥?”

    染七七颔首,“对。”

    吴阿姨都被闹糊涂了,没想到她还真的有一个有血缘的亲哥哥。

    吃完了早饭,染七七她们就出门了。

    吴阿姨不太熟悉这边的城市道路,所以还是染七七来开车。

    吴阿姨坐在旁边有些紧张。

    染七七忍不住笑着:“吴阿姨,你别被君陌弄得一起跟着紧张。我才怀孕两个月,还没严重到什么都不能做的地步。他太小心翼翼了,以前怀念念的时候,我也没有这样过。”

    吴阿姨讪讪的一笑,“那是从前,现在怎么一样。”

    霍君陌比从前还要宝贝她。

    染七七笑了笑:“没什么不一样的。”

    到了超市,她们买了很多东西。

    然后就赶往欧阳珏和小乔的爱巢。

    当然,上午只有小乔在。

    染七七到了之后,小乔帮着吴阿姨从车上把东西搬下来。

    染七七就打电话叫白纤纤和古洛过来。

    当然,她也叫了宫颜。

    她甚至也叫了西蒙。

    小乔觉得染七七在玩火。

    “我这叫一举两得,给他们一个机会。”染七七笑的很欢愉。

    “古洛和谢一清我倒是不担心,可是宫颜和西蒙……”小乔欲言又止。

    “安心吧,都是成年人,不会怎么样的。”染七七一点都不担心的回答。

    小乔可没有染七七这样的自信,别人都好说,可是宫颜是一个一点就炸的脾气,这才是最令人担忧的。

    也不知道,染七七到底是在想些什么。

    其实,染七七想的很简单。

    宫颜也好,西蒙也罢,都需要成长。

    染七七不过是想帮他们。

    傍晚,所有人都来了。

    最意想不到的是宫颜,她看到西蒙,转身就要走。

    染七七拦住她,“你要去哪里,既然都来了。”

    “他不是走了吗?”宫颜冷然。

    “还要再过一天。”染七七解释:“听说这边还有事要处理。”

    宫颜看着染七七,“你叫他来的?”

    “嗯,我叫的,他要走了,你和他谈谈吧,分手也好等待也罢,和他谈谈。”染七七语重心长道:“万一将来,你们真的没办法在一起了,把事情说开了,彼此心底也是痛快的。”

    宫颜淡薄冷笑:“怎么会痛快,七七,你懂爱而不得的心情吗?”

    染七七坐下来,深沉的看着她:“宫颜,我不懂。我喜欢霍君陌,所以我得到了他,过成艰辛,确实不能理解你的心情。”

    宫颜笑容有些苍白,“你别刺激我。”

    “我哪里是刺激你,只是爱情有千百种姿态,其实爱人也是一种幸福,宫颜你想要什么爱情?”染七七认真的问。

    “我想要的是爱就要得到,不然就不要。”宫颜眼神幽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