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13我喜欢干净的女人
    染七七眉头压了一下,她不去看康子陵,狠下心道:“我送你回去,顺便叫医生给你看看。”

    “好。”霍君陌拦着她的肩膀,薄唇在她的眉心吻了吻,他喜欢她这样,乖巧温顺。

    康子陵的眼球像是充了血一样,狠狠的看着霍君陌。

    他想去把染七七抢回来,却被染悦心拉住了。

    染悦心摇摇头,“子陵,你冷静一点。”

    霍君陌漆黑的眸子挑衅的看了一眼康子陵,然后带着染七七离开。

    康子陵目呲欲裂,脖颈青筋凸起。

    染悦心缓缓放开他,幽幽道:“你应该懂得七七的牺牲。”

    康子陵嗓音沙哑,“我知道。”

    她为了所有人,委曲求全,只能讨好霍君陌那个混蛋!

    回到病房,染七七按了一下床头的电子铃。

    很快医生就到了,是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怎么了?”

    染七七指着霍君陌的胸口,“他的伤口好像开了。”

    医生迈步走过去,把睡衣的领子扯开,倒吸了一口凉气,“霍总,我说过这刀伤绝对不能裂开吧。”

    “别废话,给我止血就可以了。”霍君陌眉目阴沉,他不想让染七七知道的更多。

    染七七有些诧异,刚才医生说是刀伤,不是被车撞的吗?

    医生没有办法,只能拿了止血药和新绷带过来帮他处理伤口。

    “转过去。”霍君陌在医生解开他绑带的时候命令道。

    染七七看着带着警告的俊美,蹙了蹙眉,转过身去。

    医生这才揭开绷带,眉头一簇,刚要开口,去被霍君陌一个凌厉的眼神制止住了。

    他是想用自己的伤换得染七七一些心疼,可不想让她看到自己胸口血肉模糊的样子。

    染七七抬头看着窗户,明净的玻璃上映衬着霍君陌俊美儒雅脸,经过岁月沉淀出一种萧冷从容。

    医生给他上药,他眉心一直蹙着,神情幽长不知道在想什么。

    大概过了五分钟,医生处理好伤口,叮嘱道:“不能再裂开了,也不能沾水,霍先生如果你还想活着,最好听话一些。”

    说完,医生无奈的摇着头出去了。

    染七七转过身来,看霍君陌正在系扣子,她走过去,嗓音沙哑,“我来吧。”

    霍君陌缓缓放下自己的手,漆黑的双眸深不可测的望着他。

    被他高压一般的眼神看着,染七七只觉得压迫感十足,她叹了一口气:“你还是听医生的话,好好躺着吧。”

    也不知道这伤什么时候才能痊愈。

    “我也想好好休养,染七七你总是不让我省心。”霍君陌俊美的容颜一贯的冷静矜贵,沙哑的嗓音带着淡淡的无奈。

    他没有其他的要求,只希望她能陪伴着自己,温顺一点乖巧一点,不要那么抗拒自己就好。

    染七七黑白分明的眼睛望着他,“霍君陌,你敢说你不是故意的吗?”

    霍君陌眉目冷厉。

    “你把爸爸和子陵都送到这家医院,你受伤了也住进这家医院,你还让我来照顾你,你敢说你不是故意的?”染七七气愤的质问道。

    原来她是这个意思。

    霍君陌眸色变得很沉而隐晦,“我巴不得你离他们远远的。”

    奈何他醒过来的时候,人就在这家医院了。

    染七七皱了皱眉,难道是自己反应过头了?

    看着女人细软的眉,大大的眼睛,霍君陌心底一凉,“下次他再抱你,我就剁了他一条手臂。”

    “你敢!”染七七瞪着他,这个男人真是不讲道理。

    “我喜欢干净的女人。”霍君陌眸色极深,不动声色的看着她。

    “洁癖。”染七七轻哼,“我和他牵过手接过吻,你介意的话还不如换个女人。”

    霍君陌的眉目一下子就黑了,他拽着染七七的手腕,质问道:“是他吻技好还是我?”

    既然摆脱不了不过去,那就只能做的比他强,才能让染七七记住。

    染七七幽幽的望着他,“没有可比性。”

    其实她和康子陵根本没有像和他那样接吻过,最多就是蜻蜓点水。

    在这方面,康子陵十分的照顾她的感受。

    不像霍君陌,一贯的强取豪夺,不在乎她的感受。

    霍君陌却以为她是觉得康子陵的吻技比自己好,一时之间,浑身都涨满怒气。

    他把染七七拉过来,不由分说的吻她。

    染七七想要把他推开,一想到他身上的伤,抬起的手又放下。

    男人眼眸是满足的温凉,哼了哼,堪堪的松开她。

    染七七看着他,他桀骜不驯的眉宇还仿佛还隐隐透着年少的冷傲。

    “陪我睡会儿。”霍君陌的嗓子是沙哑的,身上有伤容不得他胡闹,也只能克制。

    染七七凉凉的点头,她从霍君陌的怀里退出来,脱掉鞋子,躺在他的身边。

    她温顺乖巧,也不和他闹,听话的像个木偶。

    霍君陌抱着她,却能察觉到很深的排斥。

    她和自己虚与委蛇都是为了别人,而不是真心。

    看着她的软糯精致的侧脸,霍君陌的心口泛起密密麻麻的疼。

    傍晚,裴东过来。

    他似乎要和霍君陌谈很重要的事情。

    染七七一看,很有自知之明的说:“我去楼下买咖啡。”

    “不要走远。”霍君陌俊美的脸庞毫无色彩,阴阴郁郁的。

    让她单独行动,他非常不放心。

    染七七点点头,看似乖巧的说,“我很快就回来。”

    等她出去,霍君陌黑眸戾气加深,“查到了?”

    “那个杀手是顾家派来的。”裴东把资料递给霍君陌,“看来当年的事情顾家也出手了。”

    霍君陌随手翻了翻,阴翳的冷眸定格在一张资料上,“顾俊雄那老东西有个女儿?”

    “是,叫顾雪琳。”裴东道:“要不要我去给顾家一个警告?”

    “暂时不用,顾俊雄想要除掉我企图灭口,我就让他一家都付出代价。”霍君陌把手里的资料一扔,冷冷道:“给顾家递帖子,就说我想和顾雪琳认识一下。”

    “顾俊雄会上钩吗?”裴东有些怀疑。

    “霍家那点钱他当然瞧不上。”霍君陌眉目阴沉,充斥着男人的强悍气势,“可是HR集团的钱,对他绝对有吸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