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382没怀孕
    霍君陌俊美的脸旁冷峻异常。

    从冷玉腾口中得知的消息,却足够令人震惊。

    染七七的提议确实很对,但是他却在犹豫。

    “如果禾尘催眠能力已经到了无人控制的地步,你觉得我外婆的话,有几分值得相信?”霍君陌深沉的问。

    染七七恍然,是啊,凌兰就住在禾家,说不定早就被控制了。

    “他应该还没那么可怕。”冷玉腾道:“我找人调查过。他这种能力只能控制三个人,若是想再控制一个人,就必须放弃一个才可以。”

    也就是说,他的强大并不完美。

    染七七暗暗庆幸,幸好,有漏洞。

    事情到了这一步,谁都没有想到。

    不过既然知道了真相,就要继续查下去。

    冷玉腾走后,染七七看着霍君陌,“如果冷玉腾说的是真的,禾尘的催眠很强大,君陌你说当初你杀死我外公,会不会也是在被他催眠的情况下?”

    霍君陌深沉的俊脸阴翳如冰,染七七的猜测不无道理。

    “我先让人查一查,以免打草惊蛇。”霍君陌淡淡的说。

    染七七颔首,“嗯。”

    ——

    禾曦回到禾家,一进门就看到禾静雨眼眶满是泪水的等着自己。

    她一愣,“怎么了?”

    “爸爸……死了。”禾静雨哑着嗓子。

    “死了?”禾曦一阵恍惚,之前禾尘说只是让他在床上躺着怎么就死了?

    “怎么死的?”禾曦脸色泛白。

    “吞枪自杀。”禾静雨红着眼睛。

    禾曦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踩着楼梯上楼,去房间找禾尘。

    禾尘坐在椅子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禾曦问道:“叔叔他……”

    “是他自己受不了刺激,才开枪自杀的,和我无关。”禾尘解释,“你那边怎么样了?”

    禾曦摇摇头,“冷玉仪没来。”

    没来?

    “看来事情有变。”禾尘把玩着手里的怀表,“冷家一定来人了。”

    “会是谁?”禾曦有些紧张。

    禾尘想了一下,瞳孔变得无比幽沉:“是他。”

    “谁?”

    “冷玉腾。”禾尘笑了起来,“我的哥哥。”

    “看来冷家是拉拢不过来了。”禾曦幽幽的说,“盛家那边,根本不理我们。”

    “盛家是明哲保身,你不知道他们也怕霍君陌。”禾尘低低的冷笑,“同样是兄弟,怎么被人看待的察觉这么大?”

    “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禾曦又问。

    “禾金亮已经死了,他那几个儿子都是酒囊饭袋,禾静雨也不足为惧,禾家现在是我们的了。”禾尘邪魅狂狷的笑着,“接下来,该你表演了,曦曦。”

    禾金亮死了。

    死讯传到了很多人的耳中。

    也有人闻讯而来。

    老墨堂长老以上的人都得到了消息。

    他们聚集在一起,商量着要不要去。

    染七七坐在堂主的位子上,听着他们争论。

    高志远和杨瑞第一次当着染七七的面,发生了争执。

    高志远不同意去,而杨瑞觉得应该去。

    最后争论不休,所有人都去看染七七。

    她是堂主,应该拿主意。

    “各位说的都有道理。”染七七神情平静,“新墨堂也好,老墨堂也罢,本是同根生。内部再怎么争斗,到了外面的眼中,还是把我们混为一谈。再说死者为大,禾家也亲自派人送来了消息,我们就去看看。”

    她左右看了看,“不必所有人都去,哥,你留下来坐镇,高爷爷你也留下来,杨爷爷你跟我一起去吧。”

    他们一个愿意去一个不愿意去。

    那么愿意去的就去,不愿意去的就留守。

    “好。”杨瑞颔首,很满意染七七得体的做法。

    除了古洛,欧阳珏又指派了两个保镖跟着她们一同前往。

    老墨堂的人会来祭拜禾金亮,这是新墨堂那边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

    他们本以为消息送过去了,他们会视而不见。

    禾曦看到染七七,她一身黑衣黑裤,浑身透着凌厉又干练的气质,让她有些羡慕。

    染七七道:“节哀。”

    “谢谢。”禾曦其实并没有很伤心,她对这个叔叔的感情没那么深。

    哭的最伤心的禾静雨。

    然而染七七并不想跟她说话。

    禾曦领着他们来到遗像前,准备上香。

    谁知道,禾静雨忽然像是疯了一样冲着染七七就扑过来。

    两名保镖立刻将她挡住。

    禾曦大惊,“快,把她拦下!”

    几个新墨堂的人冲过去,把禾静雨给拦下来。

    “染七七,谁让你来的!”禾静雨双眸凛着凶狠,“你抢走我男人,连孩子也要抢走!”

    染七七无语,“神经病。”

    “你别理她,她情绪有些不稳定。”禾曦解释,“昨天医生来看过了,说她根本没有怀孕,她受了刺激就这样了。”

    没有怀孕?

    染七七觉得他们真是喜欢拿怀孕开玩笑。

    “禾金亮是怎么死的?”染七七看着禾金亮的遗像,眼神冰锐。

    “疾病。”禾曦回答,除了他们三人,没有人知道禾金亮真正的死因。

    而且在所有人来之前,他们已经对禾金亮的遗体,动过手脚了。

    染七七沉冷道:“病死?你们家守着一个医生,他竟然能死?”

    感觉就是天方夜谭。

    禾曦幽幽的说:“当时禾静雨不在场,我们回来的时候,他的遗体都凉了。”

    染七七皱了皱眉,总感觉事情太巧了。

    他们才知道禾尘的存在,这边禾家就出了事。

    “家里至于你们二人?”染七七蹙眉问。

    “其他人都被事情绊住了手脚,赶不过来。”禾曦解释。

    这借口也太烂了。

    亲生父亲去世,儿子们竟然一个都不回来。

    这里面一定大有文章。

    “怎么不见唐兆中和成鼎?”杨瑞忽然问道。

    “二位都在另外一间屋子里,我带你们去。”禾曦道。

    杨瑞看向染七七,征求她的同意。

    毕竟是在新墨堂的地盘。

    染七七点点头,他们就跟着禾曦去了一间小型会客室。

    唐兆中和成鼎他们确实都在。

    唐兆中见到染七七就咬牙切齿的,但是现在没了禾金亮,他也有所顾忌。

    他想,等自己控制住新墨堂, 一定会去找染七七他们寻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