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11失去的你帮我补回来
    染七七在睡梦中,被巨大的坠落声吵醒。

    她从床上爬起来,跑出门去。

    刚到楼梯口,就看到霍君陌朝自己走来,拦住不让她过去。

    “发生了什么事?”染七七努力挣脱他的束缚想要去看看。

    “什么都没有发生。”男人的嗓音暗哑,将自己的额头抵在染七七的额头上,嗓音透着鬼魅般的阴翳,“乖,听话。我喜欢听话的女人。”

    “霍君陌,别把我当成宠物,我不是。”染七七用力的把他推开。

    霍君陌因为黯然没有站稳,被她跑掉了。

    他追过去,看到染七七跌坐在楼梯上,立刻把她从冰凉的地板上拽了起来。

    染七七乌眸蓄满了泪水,她刚才看到几个佣人七手八脚的把一个人抬出去了。

    地板上还残留着猩红的鲜血。

    她没有看到那个人的脸,可是从身形和穿着打扮她都认出来了,那是霍崇旭。

    “别怕,那种人死不足惜。”霍君陌将她的头按在自己的胸口安慰着她。

    “霍君陌!”染七七揪着他的衣领,咬牙切齿道:“爸爸如果死了,你就是杀人凶手。”

    杀人凶手?

    霍君陌没有想到有一天这四个字会从染七七的嘴里蹦出来。

    他目呲欲裂,捏着染七七精致的下巴,因为愤怒力道掌握失控,疼得染七七眼眶立刻就红了,“他就算是死也是死有余辜。”

    “他是你的爸爸!”染七七痛色:“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他尽过一天父亲的责任吗?”霍君陌墨眸凛冽,“染七七你不是瞎子,自从你来到霍家,你分走了多少父爱,你比我清楚。我这个亲生儿子都比不过一个养女,你不觉得很讽刺吗?”

    染七七怔住了,霍君陌的话一点错都没有。

    其实她也有这样的感觉。

    霍崇旭对自己的疼爱简直就像是亲生父亲一样,甚至在霍君陌失踪之后,他毫不犹豫的就把霍家的继承权交给了自己。

    这确实很奇怪。

    难道是因为自己的母亲吗?

    见她沉默,霍君陌手上的力道缓解,他吻着她的额头,“染七七,我失去的你帮我补回来。”

    染七七有些讷讷的,“你想要父爱需要亲情我都能给你,至于其他的,我办不到。”

    她把他推开,站起来,“我要见爸爸。”

    “他已经被送到医院。”霍君陌冷若寒霜的说:“他如果醒了我会让他见你的。”

    染七七憎恶道,“不管出于什么原因,爸爸有个三长两短,你都别想好过。”

    她转身回到房间,关上门,失声痛哭。

    霍君陌陌生的令人心寒,她畏惧他,又恨他,可是心底竟然对他还有一丝怜悯。

    如果是因为她抢走了霍崇旭的宠爱,造成霍君陌变成现在的样子,那么罪魁祸首其实是自己才对。

    染七七换了衣服从房间里出来,佣人们正在清理楼梯上的鲜血。

    她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乌眸一阵阵的刺痛。

    “小姐。”一个佣人看到染七七有些讪讪的。

    “爸爸是怎么掉下去的?”染七七冷冷的问。

    “这个……”佣人支吾着,“其实我们也不清楚,不过在老爷摔下来之前,他和先生发生了争吵。”

    也就是说当时只有霍君陌在场。

    她摆摆手,“我知道了。”

    所以就是他。

    他那么恨霍崇旭,两人发生了口角,霍崇旭激怒了霍君陌,霍君陌一气之下推了他一下也不是不可能。

    她捏着眉心,霍君陌对自己的亲生父亲都如此狠毒,又何况是自己呢。

    现在也不知道染悦心怎么样了。

    她有些担心。

    染七七吃完早饭,一个人坐在客厅发呆。

    家里一切通讯设施都被切断了,从那天晚上,她的手机就不见了,家里的电话线网络也都被切断。

    她就像是在孤岛上,别墅里的佣人也都被霍君陌收买,没有一个肯帮助自己。

    她苦涩的一笑,再这样下去,自己会疯吧。

    就在这时,门铃响起。

    吴阿姨去开门,接着就走进来一位年纪和霍君陌差不多的英俊男人,“吴姨,我来带染小姐去医院。”

    染七七听到去医院,立刻从沙发上站起来,她走到陌生男人面前,急急的问:“是爸爸醒了吗?”

    “不是,是霍总出了车祸需要你的照顾。”陌生男人幽幽的说。

    染七七蹙眉,“你是他的助理吗?”

    “裴东。”男人自我介绍道。

    “他出车祸了?”染七七看着裴东,有些意外。

    “是。”裴东道:“麻烦染小姐帮忙收拾一下霍总的衣物,我送你去医院。”

    染七七点点头,不管出去的理由是什么,只要能出去就好。

    回到房间,她随便收拾了几件衣服,塞进行李包里就出来。

    然后跟着裴东去医院。

    一路上她都很安静,也不问霍君陌是怎么出的车祸,现在情况如何,反应冷淡,一点关心都没有。

    到了医院,裴东带她来到霍君陌的病房中。

    霍君陌身上穿着病号服,额头缠着绷带,身边站了几个人,似乎正在安排工作。

    他看了一眼染七七,眉心一压,对旁边的人道:“一切按照我说的去做,这几天别再来烦我。”

    “是。”那几个人异口同声,迅速的把东西一收,鱼贯而出从病房离开。

    裴东把手里的行李袋放在一旁的沙发上,安静的出去。

    一股冷气蓦地从霍君陌的身上传过来,染七七一怔,这才想起关心他,“你怎么样?”

    “不好。”霍君陌冷冷的看着她。

    “哦。”染七七无比尴尬。

    病房里安静的像是能结冰。

    “除了这个问题,你就没有别的想问的吗?”霍君陌不爽的看着她。

    从头到尾她都没有关心过他,刚才那句话也不过是敷衍。

    她一进来眼神就带着疏冷和讥诮,这让他更加的不悦。

    染七七顿了顿,“爸爸也在这家医院吗?”

    霍君陌眼神阴翳像是能析出冰渣,她戳刀子还真是精准无比。

    “染七七。”他咬牙切齿的喊着女人的名字。

    染七七有些无奈,“霍君陌,你想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