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371被霍君陌折腾的最惨的一次
    “真是有意思,如果能亲眼看看就好了。”染七七双手捧着牛奶杯,温温的笑着。

    霍君陌将她抱在怀里,吻了吻她。

    染七七闻到他口腔里的咖啡味,蹙眉:“这么晚了你还喝咖啡,是不想睡觉了吗?”

    小女人的轻责,听起来是那么的悦耳动听。

    霍君陌看她把牛奶喝完,把她手里的杯子拿过去,嗓音暗哑,玩味道:“因为晚上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染七七浑身一抖。

    “你喜欢听雨,而我喜欢听雨的时候还能有你的叫声。”霍君陌咬着她的耳朵,邪魅的一笑。

    “变态。”染七七受不了他。

    男人将她揽进怀中,抱着她来到榻榻米上。

    雨声变大了。

    染七七身上的衣服尽数被脱去,整个赤条条的躺在被褥里。

    被褥是暗红色的,显得她很白,有一种妖娆的感觉。

    她含羞又气愤的表情,惹人怜爱。

    霍君陌亲身压下,一只手轻轻捏着她的下巴,深情而深重的吻着。

    整个口腔里都被染上了他的气味。

    “君陌,你不怕被人从屋顶上看到吗?”染七七极力的将自己娇滴滴的嗓音稳住。

    霍君陌犀利的眸子变得无比温良,“这里不会有人来的。”

    “呃……”染七七叫出了声音,“痛。”

    “宝贝,我只用了手指。”男人低沉的嗓音饶是好听,“不过你还真是敏感。”

    染七七气的要哭,“才不是,是被你昨天欺负的,我还没好呢。”

    “昨天我可是很克制了。”霍君陌成熟而内敛的俊容变得无比深沉与邪魅,他的动作一点点的变快,恨不得将她折磨的一整天都起不来。

    染七七哪里守得住这么快,“别,君陌哥哥,轻一点。”

    她双手攀附着男人的宽阔的肩膀,一副要昏死过去的样子。

    霍君陌堵住她的红唇,笑了笑:“轻一点?宝贝,我只想重重的,最好让你欲仙欲死。”

    染七七真的哭了,她难受的要命。

    看她哭,男人低下头舔着她的眼泪,然后分开她白皙修长的双腿,闯了进去。

    “唔!”染七七双手死死地扣进男人后背的皮肉里。

    她真的好疼。

    男人的呼吸也跟着变得沉重,然后紧实的包裹,令他心情舒畅。

    他想,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带着她一起体验这种美好。

    不能只有自己一个人享受。

    ——

    染七七发誓,这是自己被霍君陌折腾的最惨的一次!

    一身的伤。

    还腰酸背痛。

    她哭着求绕过不知道多少次,然而换来的是男人更加变态的索取和哄骗。

    所以,她发现,再也不相信男人在床上说的。

    醒来的时候,外面还在下雨。

    壁炉里的炭火快要熄灭了,但是因为有电暖气一点都不冷。

    她迷迷糊糊的醒过来,抓了一件霍君陌的白衬衣穿上,然后起身走进浴室。

    到了洗手间,洗漱用品很齐全,连护肤品都准备了。

    她笑了笑,脱下衣服,开始洗澡。

    洗完澡后,她把头发吹干,然后才从浴室里出去。

    霍君陌已经醒了,靠在沙发前,抬头看着染七七。

    染七七笑了笑,“看着我做什么,我饿了,弄些吃的吧?”

    她身上有淡淡的茉莉花的气味。

    一靠近,感觉整个人都置身于茉莉花的花海里。

    霍君陌修长的手臂将她捞到自己的怀里,染着清冷的深隽眉目满是错愕,“七七,你能看见了?”

    说完,染七七自己都僵住了。

    她能看见了?

    刚刚她是一个起床穿衣服,一个走到浴室去洗澡的?!

    她伸出自己的双手,十指尖尖,白皙粉嫩。

    然后她抬头看着霍君陌,他头发乱糟糟的,看起来竟然显得有些年轻。

    “我真的看见了。”染七七一说完,自己就哭了。

    不是嚎啕大哭,而是一边哭一边笑。

    霍君陌将她抱在怀里,用手帮她擦着眼泪,“这说明你没事了。”

    染七七止住眼泪,“真是太突然了。”

    她这才开始打量别墅,真的和霍君陌说的一样,太空旷了。

    除了沙发和榻榻米,一点多余的家具都没有。

    她看向厨房,“厨房有东西吗?”

    如果没有的话,他们是不是要饿肚子了?

    “你好像没那么激动。”霍君陌抚摸着她软糯的脸颊,轻声道。

    染七七解释:“我经历过这么多的大喜大悲,早就练就了一颗金刚心,没什么能让我情绪起起落落的。”

    霍君陌紧紧抱住她,什么话也不说。

    “我真的饿了。”染七七淡淡的笑着。

    “我也饿。”霍君陌吻着她的锁骨,嗓音暗哑:“七七,你穿了我的衣服,你让我穿什么?”

    “我脱给你就是了。”染七七也没有想太多,伸手去解开纽扣,解开第一个她就反应过来了。

    抬头看着男人深邃的目光投来的玩味,她哼了哼:“你就光着吧!”

    反正他身材好,怎么看都养眼。

    霍君陌轻笑。

    染七七看到他身上的伤口,小手轻轻的抚摸着。

    霍君陌身形一凛,目光变得深灼。

    “这是我留下的吧。”她指着枪眼。

    霍君陌眸色幽深,至于其他的伤痕,是他出车祸造成的。

    “这么好的身体都是疤痕了。”染七七惋惜道。

    “不是说男人身上有疤比较酷吗?”霍君陌深眸锁定着她。

    染七七笑道:“君陌哥哥你已经够酷了,不用再酷了,再酷下去就没人理你了。”

    “你理我就好。”霍君陌将她反扑在榻榻米上,菲薄的唇瓣在她的锁骨和胸前吻着。

    “额……”染七七控制不住的呻吟着,“君陌哥哥,我真的了,昨晚你就说要给我做鱼的,结果一晚上都在折腾我。”

    她很委屈。

    霍君陌笑了笑,“冰箱里没有鱼,不然我们一起去钓鱼?”

    “外面还在下雨。”染七七蹙眉:“这里又可以钓鱼的地方?”

    “附近有湖。”霍君陌回答。

    染七七看着玻璃房顶,问道:“这个房子你是借来的吗?”

    “不是,很久以前就盖好的,只是一直没有用。”霍君陌躺在她的身边,和她十指紧握,“你昨天说想听雨,我就带你过来了。而且这里本来就是为了给你准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