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368兄妹之间的隐情
    男人冷笑:“聪明?不过是最为利己的想法而已。”

    禾金亮看着他:“禾尘,你别去找染七七麻烦,你还不能曝光。”

    毕竟这是他的王牌。

    禾尘讥诮:“我就算出现了,他们也奈何不了我。只不过,晚点出现会更有意思。”

    “你去跟禾曦说说,我看她今天被染七七牵着鼻子走,令人不安啊。”禾金亮点燃了一根雪茄,幽幽的抽着,“霍君陌太至关重要了,不知道谢一清能不能替代他?”

    禾尘冷漠的说:“大不了,我再去给他做一次催眠。”

    “一次就够了,这种事不能多。”禾金亮制止。

    “怎么,叔叔也不相信我?”禾尘冷眯着眼睛,他最不喜欢被人看不起了。

    禾金亮皱着眉:“当然不是,可是这种洗脑术不能多,对你也是一种损耗。”

    禾尘是他的王牌,他只想用到最合适的地方。

    “我去看禾曦。”禾尘说完,转身上楼。

    禾金亮把签订的契约拿出来,用手中的雪茄慢慢的在上面戳出一个个窟窿。

    一纸契约,根本束缚不了他。

    禾尘进到禾曦的卧室,打开灯。

    禾曦被突如其来的光线刺痛了眼睛,半晌才缓过来,睁开眼睛的时候,禾尘已经坐到了她的面前。

    “哥。”禾曦抬起头,眼睛红红的。

    禾尘一只手捏着她的下巴,冷冷的一笑:“哭了,受委屈了?”

    “不是。”禾曦摇摇头:“我见到表姐了,发现自己和她的差距……很大。”

    “她算什么。”禾尘不屑,“记住,我才是你最亲的人。”

    禾曦吸了吸鼻子,“哥,你就不怕叔叔发现吗?”

    她很怕,很担心。

    禾尘俯下身,在她的眉心亲了亲,“我亲爱的妹妹,为了你我可以去死,所以你不用担心,就算被揭穿了,我一个人承担。”

    禾曦激动的抱住禾尘:“哥,求你不要做了,我们离开这里吧?”

    “为什么?”禾尘蹲下身子,双手抱住她的腰,将自己的脸埋进她的小腹里:“我对你不够好吗?”

    “不是。”禾曦嗓音低哑着:“哥,从你踏进禾家的大门,你就一直对我很好。爸爸妈妈都不在了,是你照顾我,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你明明可以选择一走了之的。”

    何必跟着她,被禾金亮利用。

    “禾曦,为了你,我心甘情愿。”禾尘将禾曦扑倒,将她深深地压在被褥里,他嗓音沙哑:“给我?”

    禾曦露出羞涩而又腼腆的笑容,双手圈住他的脖颈,点了点头。

    ——

    酒店,客房。

    好不容易能从墨堂的堂口回来,染七七深感万幸。

    今天的局势太复杂了,她不敢想,墨堂再沿用之前的传统,把堂主的位子传给自己的女儿,那会是什么结果。

    所以,染七七唯一能做的就是扫清所有的障碍。

    “今天好险。”染七七抱着霍君陌的脖颈:“那个禾曦,我觉得问题很大。”

    “我看你胆子才大。”霍君陌捏了捏她的脸蛋,“以后这种场合,要把人叫齐了。”

    不然太危险。

    染七七轻笑,“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霍君陌抱着她自在沙发里,看着她的眼睛,“你的眼睛不是不行吗?”

    染七七摇头,苦笑,“似乎一点效果都没有。”

    “我们过两天回国,还是去找那个中医。”霍君陌已经不相信任何人了。

    “也许是我自己的原因吧。”染七七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粲然一笑,“也许你对我好一点,我的眼睛就能看见了。”

    霍君陌紧紧地抱着她,“别担心,会好的。”

    染七七想了想,“话说回来,你确实也要回去了吧?”

    当初他来这边只是为了临时处理一些工作,现在处理完了,可以走了。

    “嗯,我们一起回去。”霍君陌在她额头上亲了亲,“或者,你想去哪里度假?”

    “我走不开。”染七七耸耸肩,“你也看到了,我现在是老墨堂的堂主,一定很忙的。”

    话音未落,染七七的手机就响了。

    霍君陌帮她接听。

    “堂主,副堂主让我通知你,明天去参加一个宴会,明天下午三点我来接你。”古洛道。

    霍君陌捏着手机:“她眼睛看不见,去哪里干什么?你们能照顾好她吗?!”

    古洛讪讪的:“霍总,在你没来之前,我们都是这样照顾堂主的,一点问题都没有。”

    嘟嘟。

    男人赌气的挂断了电话。

    染七七嘿嘿的一笑,“你这么生气做什么,不就是一个宴会嘛,吃吃喝喝而已。”

    说着,她慵懒的打了一个哈欠,她要早点睡,明天光彩照人的出现。

    “明天我陪你。”霍君陌嗓音变得平静很多。

    “哎呀,霍大总裁,我们可是黑,你可是白。”染七七滚在被子里,一脸的嫌弃:“你总是跟我们混在一起,小心回去被调查。”

    霍君陌放下手机,将她压在被褥里,低下头吻着她故意戏谑自己的红唇,幽幽道:“你以为我会怕?”

    他去吻,吻着她的红唇,脸蛋,锁骨……染七七喘息变得急促,“说好了不折腾我的。”

    她觉得现在比从前滚床单的次数还要多。

    早一次晚一次,一次一个小时,谁受得了啊。

    雅致袖长的打手掰过小女人的下巴,男人呼吸带着深重的荷尔蒙,“昨晚就让你给逃了,你以为我现在还会放过你?”

    染七七哼了一声,原来他早就猜到她是装的了。

    霍君陌将两个人的衣服尽数脱去,然后抱着她,一起滚进了床单里。

    激情过后,霍君陌抱着怀里软糯的小女人,问道:“要不要把念念接回来,我问过沈诺,她的身体基本已经没问题了。”

    染七七摇摇头,“别,禾家和唐家没处理完,我怕她会出事,不过我们大半年对她不闻不问的,她是不是很气我们?”

    “没有。”霍君陌吻着她起了褶皱的眉心,“那个小家伙儿每天都玩儿的不亦乐乎,厉慕沉把她照顾的不错。”

    染七七轻笑,“你还记得厉慕沉?”

    “他不就是念念的保镖吗?”霍君陌不屑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