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367地盘一人一半
    “君陌,扶我过去。”染七七在霍君陌的耳边低声道。

    霍君陌抱着染七七来到禾曦的面前。

    禾曦嘴角颤抖着,“你……什么意思?”

    “让你坐也只是让你坐一下的意思。”染七七清浅冷笑,“我只问你,现在这种局面,你控制得住吗?”

    禾曦紧张的看着她,然后又去看禾金亮。

    “禾曦!”染七七语气变得严厉,“你只需要看着我,然后回答我的问题。”

    她是看不见,可是对方轻微动作发出的声音,她能判断出来。

    禾曦被吓着了,战战兢兢的回答,“不试一试,你又怎么知道我不行?”

    “你也只是一个傀儡,真正说了算的是禾金亮,你这么回答我,不觉得很可笑吗?”染七七讥诮道:“禾曦,你才二十岁,你自己好好想想。”

    “我不需要想,我要做堂主。”禾曦斩钉截铁的回答。

    谁不像往权利。

    染七七轻笑,“那好吧,有句话说得好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禾曦,你如果不想今天血流成河,可以考虑我的建议。”

    “什么建议?”禾曦蹙眉。

    “如今墨堂已经分成两派,一个墨守成规的老墨堂,一个乱七八糟的新墨堂,再想合二为一是不能了,那就分开吧。”染七七沉声道:“你做你新墨堂的堂主,你们那边想折腾成什么样子都和我没关系。而这边的事情,也不行你们插手,懂我的意思吗?”

    “不能答应!”唐兆中冲着禾曦吼着。

    染七七冷笑,“把他的嘴给我赌上,这里什么时候轮得到他说话了!”

    命令一下,就有人过来,把他按着,往嘴里塞了一块抹布。

    “唔唔!”唐兆中在地上挣扎着,可是他被压的死死的,怎么也挣脱不开。

    禾金亮也没去管他,他想了想,染七七的提议似乎可以考虑。

    毕竟今天真的动起手来,只能是两败俱伤。

    禾曦去看禾金亮,他脸上没什么表情,然而没有表情就是默认了。

    “好。”禾曦点点头,“我同意。”

    染七七淡淡的一笑,“今天,高爷爷,杨爷爷,还有禾家和唐家的人都在,就立一份契约吧,从此以后,老墨堂和新墨堂再无关系。往后不管是谁再来挑衅,都不必再顾情面,任何地盘上的争端,就按照规矩去办,如何?”

    “嗯。”杨瑞点点头,“这个主意好。”

    很快,就有人准备好了契约,染七七和禾曦都在上面签字,而另外四个长辈也是一样。

    唐兆中再不愿意,也签了。

    “好了。”染七七把自己那一份契约收起来,淡淡的说:“你们可以走了,走的干净一点,老墨堂的地盘不欢迎你们。”

    禾金亮也把契约收起来,带着禾曦他们一起离开。

    染七七对欧阳珏道:“把堂口和新墨堂有关的人都赶出去,一个不留。”

    “嗯。”欧阳珏派人去做。

    正厅里,只剩下他们几个人。

    “依我看,他们早晚要生嫌隙。”杨瑞道:“毕竟新墨堂那边,唐兆中占有的底盘可不多,大部分都还在这边,现在这么一分,他可是一点便宜也没有。”

    “禾金亮闹得凶,还不是怕我们去分他的钱和地盘。”染七七意味深长的卷起唇角,“我这一次保证他的利益最大化,他是考虑不到唐兆中的生死的。”

    “再加上赶走那一批,都是唐兆中的人,他想安排这些人的出路,怕也没那么容易。”高远志笑起来:“哎呀,七七,你可不简单啊。”

    “我也没有想这么多。”染七七解释,“提出这个办法,我只是想怎么把这两个毒瘤弄出去,想着牺牲一点地盘也无所谓。”

    谁想到,这里面的水这么深。

    不过事情暂时解决了,而且还以最平和的方式,染七七甚为欣慰。

    ——

    唐兆中跟着禾金亮一起回去,一进门,他就气得踢翻了茶几,“该死的!那个臭丫头,一定是跟我过不起,我的地盘和老墨堂牵扯的最多!”

    算来算去,都是自己吃亏。

    禾金亮看了他一眼:“那你就去找她算账。”

    在这里发什么脾气。

    “老禾,这次你可是捡着大便宜了。”唐兆中意味深长的看着他,“你手里有那么多地盘,分给我几个如何?我人多,帮你管管?”

    禾金亮冷笑,“我的兄弟们还揭不开锅,你去找他们抢就是了。”

    “行啊,那你借给我人和钱。”唐兆中大剌剌的坐在沙发里。

    禾金亮道:“我这边人手也不够,你自己去找人吧。”

    “老禾,你这是过河拆桥?”唐兆中冷冷的看着禾金亮,他今天答应的可真是痛快,难道是早就和那边达成了协议?

    敢情就自己闷在锅里,什么都不知道。

    “当然不是。”禾金亮解释:“我的人也有有老有小,该冒的危险可以冒,可是他们是我的人,让他们去给你卖命,我同意了日后他们还不要反了我?”

    唐兆中站起来,“我明白了!你丫的就是自己占着便宜了,所以别人的死活也就不管了!好,禾金亮,你有种!以前什么危险的事情不是我们帮你,现在你过河拆桥不讲情面,那咱们今天就分道扬镳!”

    说完,他就要走。

    禾金亮却拦住他,“你激动什么,我说不管你了?我只是不同意你再去打打杀杀的。”

    唐兆中冷哼。

    “你想想,他们那边有霍君陌帮忙,你去还不是鸡蛋碰石头?”禾金亮劝说道:“你再等等,我打算让禾曦去见谢一清,有了他的支持,咱们就和那边势均力敌,到时候地盘抢过来,你先挑。”

    “这可是你说的。”唐兆中心底的怒气果然消减了不少,毕竟他说的言之有理。

    禾金亮见安抚住了他,笑道:“你赶快回去准备一下吧。”

    唐兆中虽然还是不甘心,却还是走了。

    这时,一个修长高大的男人从二楼下来。他看着唐兆中离去的背影,冷冷的一笑,“这种人真是连活着的价值都没有。”

    禾金亮看着他,“染七七,真是聪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