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366哥,动手吧
    染七七嗤声一笑,“怎么,没了他这继承仪式就进行不下去了?”

    唐兆中冷笑:“你这个小辈……”

    啪!

    高志远拍了一下椅子的扶手,眼神敏锐:“唐兆中,你以为你在和谁说话?”

    染七七是他们老墨堂推选出来的继承人。

    新墨堂那边的人出言不逊,就是对他们的挑衅。

    高志远和杨瑞带过来的人,都摸向了西装里面。

    欧阳珏深深的蹙眉,禾家到底是什么意思?

    竟然现在还不来?

    难道是坐山观虎斗,隔岸观火,坐收渔翁之利吗?

    “唐爷爷激动什么,先请坐吧。”染七七是不会让他们真的打起来的。

    她的话起到了作用,大家都冷静下来。

    唐兆中也不敢真的硬碰硬,他们这么多人,自己一定吃亏。

    只是禾家到底想要做什么,他也很糊涂。

    染七七淡淡的一笑,“古洛,什么时候了?”

    古洛打开怀表,“还有八分钟就十二点了。”

    “就等他八分钟。”染七七不以为意的一笑,双眸沉静的等着。

    整个墨堂堂口大厅里都陷入到寂静中。

    没有讨论声,只有轻微喘息的声音。

    欧阳珏皱了皱眉,起身,准备出去看看。

    这时,禾家的人来了。

    在禾金亮的身后,一个女孩被众人簇拥着进来。

    染七七听到了脚步声,唇角的笑容越发的深刻。

    唐兆中松了一口气,起身,哈哈大笑,“老禾,你可来了。”

    禾金亮扯了扯嘴角。

    然而众人的目光都去看她身后的女孩。

    她也就二十岁的样子,长了一张娃娃脸,五官清秀,和染七七比却少了精致,然而两个人的五官确实那样的相似。

    除了气质和气韵截然不同,两个人确实很像。

    禾曦去看染七七,眼神微微一变,果然是和照片里一样,长得精致又漂亮。

    老墨堂的人都站起来,冷冷的看着他们,形成了对峙。

    染七七偷偷的去拉霍君陌的手,好奇的问,“她长得好看吗?”

    “不好看。”他清冷的嗓音在宽敞的大厅里显得很清晰。

    禾曦听了脸色不由得变红,她恼羞成怒的看过去,看到对方俊美儒雅的脸庞的时候再次一怔。

    虽然她看过霍君陌的照片,然而亲眼看到还是觉得帅的人神共愤。

    对于她这种二十来岁,什么都没见过的小女孩来说,今天见到的阵仗,令她终身难忘。

    “哟,我当是谁,这不是禾家的女婿吗?”唐逸忽然开口。

    染七七听过这个声音,冷笑:“原来你也来了,刚才怎么不敢吱声?竟然都怂成了这样了。”

    唐逸冷冷的看过去。

    染七七站起来,霍君陌揽着她的肩膀,走过来。

    “哥,他欺负过我,上次让他给逃了,这次你不能再放过他了。”染七七是对欧阳珏说的。

    然而,霍君陌却给自己的人递了一个眼色。

    几个人走过来,把唐逸给按住。

    “你干什么!”唐兆中以为染七七不敢当着自己的面对唐逸做什么。

    霍君陌却开口:“是我要揍他,和老墨堂没关系。敢碰我的女人,就该付出代价,裴东把他给拖出去。”

    “是。”裴东命令他们把唐逸带出去。

    唐兆中要阻止,然而另外一边一直没有任何表示的人忽然都拿出了枪。

    这些人是霍君陌的人,只听令于他。

    这也是当初为什么,禾唐两家说什么也要得到他的原因。

    唐逸已经被拖出去一阵毒打,唐兆中的脸色从白到青,再到黑。

    染七七淡淡的一笑,“活该。”

    “染七七,今天这堂主……”禾金亮缓缓开口。

    染七七冷笑,“不是说墨堂堂主最大吗,你张什么嘴?”

    “你……”禾金亮瞪着染七七。

    染七七笑道:“禾曦,你是新墨堂选出来的,你来和我说话。”

    “啊。”禾曦被点名,很紧张的看着染七七。

    禾金亮盯着她,“当心点。”

    禾曦幽幽的颔首,迈步走到染七七的面前。

    更近距离的去看这个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人。

    “听闻你祖母是我外祖母的姐姐?”染七七笑着问,一双美眸看不出寒意。

    禾曦颔首:“是,不过祖母过世多年了,她很少提起过你们。”

    “我外祖母去世更早,我都没见过。”染七七淡笑,“你是怎么看待这件事的,墨堂堂主的位子你要坐吗?”

    禾曦不知道该怎么回事,她回头去看禾金亮。

    禾金亮阴沉着一张脸,咳嗽了一声。

    她转过头来,点点头,“我要坐。”

    “那就去坐吧。”染七七淡淡的说:“去吧。”

    禾曦整个人都呆住了。

    她还以为染七七是不会同意自己坐上这个位子的。

    可是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看向不远处的椅子,禾曦十分的紧张。

    那把椅子和别的椅子都不一样。

    黄花梨木雕刻着精致繁琐的花纹,椅面铺着红色绸缎,看起来十分的松软。

    刚刚染七七就坐在那里,她坐在那里的事情,仿佛就是全世界的焦点。

    可是她却很沉稳,不骄不躁,很优雅。

    “七七。”欧阳珏蹙眉,也闹不懂染七七是什么意思。

    染七七摆摆手,示意他先不要说话。

    禾曦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迈步走过去。

    她走过去的时候,大脑是空白的,她感觉身后那无数的眼睛都在盯着自己。

    每一个眼神都带着很复杂的情绪,有贪婪,有**,有憎恶,有杀意。

    刚刚,染七七也经受了这样的一切吗?

    到了位子前,她缓缓地转身,看着众人,然后慢慢的坐下。

    椅面很软,可是她却觉得如坐针毡。

    染七七轻笑,“舒服吗?”

    “嗯,很软和。”禾曦回答,可是她却不敢看那些人。

    “是吗?”染七七淡笑,她忽然欧阳珏道:“哥,动手吧,人家新墨堂都来抢位子了,咱们也不能无动于衷啊。”

    话音一落,新墨堂的人都是一愣。

    禾曦也是一样。

    欧阳珏一声令下,“兄弟们别冷着,两枪。”

    说完,老墨堂的这伙人都拿出了武器。

    新墨堂的人也不甘落后,纷纷掏出手枪。

    眼前是怎么样的剑拔弩张,染七七看不到也能感受得到。

    而禾曦,已经吓得脸色苍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