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359催眠
    那个女人已经吓得呆若木鸡了。

    染七七看不到,也不知道。

    霍君陌皱了皱眉,“她是谁?”

    “这是当初给你做手术的护士之一,是七七让我把人找来的。”欧阳珏冷冷淡淡的说。

    霍君陌看了她一眼,没什么印象。

    染七七笑道:“我问你,手术全程你都在吗?”

    女人半晌没有回答。

    “哥,你找来的是个傻子吗?”染七七蹙眉。

    欧阳珏看着旁边的手下一眼,手下推了一下女人,“快说!”

    女人回过神来,神情茫然,颤巍巍的问道:“我说什么?”

    “告诉我,当初给霍总做手术,你全程都在吗?”染七七又问了一遍。

    “在。”女人幽幽的回答。

    正厅很大,大到女人站立的地方距离染七七还有十来米远,再加上这是古老的中式建筑,采光不是很高,虽然是白天,可是正厅的光线不是很好,她也看不清楚女人的脸。

    她只看到一双男人修长的腿,裹着熨帖笔挺的西裤,脚上穿着一双锃光瓦亮的皮鞋。

    男人的怀里坐着一个娇小的女人,但是因为二人距离太远,她看不清楚他们的模样,心里压力反而更大了。

    “他的头真的受伤了吗?”染七七笑着问。

    “是。”女人回答。

    “严重到做了开颅手术吗?”染七七继续问。

    “开颅手术?”女人一脸的困惑,“并没有,他的头只是进行了简单的缝合,严重的地方是肩膀,腹部和腿。”

    染七七感觉抱着自己的男人浑身僵硬起来。

    果然,这件事很有问题。

    “后来呢?”染七七追问,“这场手术之后呢?”

    “后来我也不知道,我们都被调离了医院,还让我们对这件事守口如瓶。”女人回答。

    染七七道:“那给他做手术的医生又是谁?”

    “禾静雨。”女人说。

    霍君陌沉然。

    “下去吧。”染七七淡淡的说,“哥,你也先出去吧。”

    欧阳珏起身,叫手下把女人一并带出去。

    正厅里,只剩下他们二人。

    染七七道:“看来这件事想要调查清楚,只能去找禾静雨了。”

    霍君陌摸了摸她的脸,“她不见得肯说实话。”

    “没关系,我会想办法让她说的。”染七七扬起小脸很有自信,“再说只有你想起来了,才知道你和我外公发生了什么。”

    染七七环住他的脖颈,将额头抵着他的额头,“君陌,我想我们当初都太冲动了。你不是那种不冷静的人,就算你有再大的怒火也不会一气之下杀人的,我想这里面有问题。”

    霍君陌对于脾气的克制力,染七七是深有体会的。

    他也就是对着自己,脾气才会不好,可是在外,他一向克制。

    霍君陌亲了亲她的脸颊,“你能这么信任我,我很高兴。”

    “别高兴的太早,等事情查清楚了这笔账我们再算。”染七七双手撑在他的胸膛,一脸的严肃。

    可是不管她露出什么表情,霍君陌都想欺负她。

    两个人在正厅里一番缠绵,霍君陌才带着她去吃东西。

    午饭是染七七爱吃的火锅。

    从底料到配菜都是霍君陌做的。

    “你还不去上班吗?”染七七问。

    “下午三点钟的会议,我到时候再过去。”霍君陌往她的碗里加了羊肉片,“多吃点。”

    “你手里有没有关于墨堂的消息,我想知道新墨堂那边推举了什么样的继承人。”染七七好奇的问。

    “这我也不清楚。”霍君陌回答。

    染七七抿抿唇,“弄得神神秘秘的。”

    霍君陌却道:“也许是故弄玄虚。”

    “也许吧。”染七七淡淡的说。

    ——

    几天后。

    染七七还在调查新墨堂的继承人和霍君陌手术的事情。

    古洛走进正厅,对她说:“堂主,有人要见你。”

    “谁?”染七七诧异。

    话音未落,就听到有人高兴的喊着:“seven!”

    “雪素!”染七七站起身来,“怎么是你?!”

    梁雪素抱住染七七,更加的激动,声音都颤抖了起来:“是我是我!听说你到美国了,还遇到了麻烦我就坐不住了。”

    染七七笑道:“我没事,你一个人来的?”

    “咳咳。”凯撒轻咳,“你看不见也应该听得见。”

    “抱歉,对于不喜欢的人我听都不想听。”染七七淡淡的笑道。

    凯撒倪了她一眼,冷冷的说:“就不该来帮你。”

    “你不该来,可是雪素一定会来。”染七七高兴的说。

    梁雪素点点头,“对,我一定不会不管你的,这次我们给你带来了一份厚礼。”

    “什么?”染七七不解。

    梁雪素让染七七坐下,就又有人进来。

    “这个人在禾家做过管家,你想问什么就问吧,他知道很多的事情。”梁雪素解释。

    染七七点点头,“你在禾家做管家几年了?”

    管家一怔,“二十年。”

    时间还真是不短。

    “你知道新墨堂那边推选的继承人是谁吗?”染七七问道。

    “不知道。”管家回答。

    染七七蹙眉,这明显是不配合。

    “再不说实话,小心我让你家人陪葬。”凯撒冷冷道。

    管家一颤,“我真的不知道,禾家上下对这件事极为保密。”

    染七七想着,他说的应该不是假话。

    “我问你,关于霍君陌手术的事情你知道多少?”染七七质问道:“记住,你不说实话,我有办法让你的家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只知道是有人给他进行了催眠。”管家颤巍巍的回答,“禾家是医学世家,懂催眠的人也是有的。”

    催眠?

    染七七怎么没有想到!

    梁雪素去看凯撒,低声道:“当初你也被催眠了,难道是同一个人?”

    凯撒拧眉,“如果真的是同一个人,我一定要把这个人碎尸万段!”

    他绝对不是在开玩笑。

    染七七想了想,“禾家竟然还有这么厉害的人,那我再问你,禾家都有什么目的?”

    “我只知道静雨小姐喜欢霍总,禾家养了凌兰三十多年。”管家解释。

    养了三十多年?

    这么说凌兰一开始就在禾家?

    等等,那黄金的事情他们岂不是早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