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6染七七,我去了一趟地狱
    染七七凶狠的看着吴阿姨。

    吴阿姨很无奈,“小姐,我只是一个传话的。”

    其实她也不想这么和染七七说话,可是先生的意思是一定要传到原话。

    不然她也会遭殃的。

    染七七咬咬牙,“我知道了。”

    吴阿姨讪讪的退了出去。

    染七七坐在床上,无奈又挫败。

    她的眼睛猩红,视线模糊,忍着委屈她躺下来,早晚有一天,她要让霍君陌也尝尝被人威胁的滋味!

    深夜。

    霍君陌归来,他走进房间,看到床上睡着的女人,凌厉的黑眸染着窗外的夜色。

    他走过去,直接爬上床,把她压在身下。

    染七七猛的惊醒,立刻嗅到了他身上浓郁的酒气。

    “霍君陌。”她柔软的双手撑着他的胸膛,生气的说:“不要吻我,我讨厌你身上的酒气。”

    她一向不喜欢男人喝酒抽烟,霍君陌却一件都没有落下。

    “七七。”男人喊着她的名字,嗓音酥麻入骨,“给我。”

    “你是色鬼投胎吗?”染七七非常的羞愤,“我们见面还不到四十八小时,你和我上床就已经超过了四次。”

    她都记着。

    霍君陌俊美的脸庞十分的凶恶,双眸染着凄迷的醉意,“染七七,给我。”

    “不要。”染七七反抗。

    她真的不想。

    感觉再被霍君陌折磨下去,她就要变成性冷淡了。

    “七七。”霍君陌才不管她是什么态度,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要她。

    “不要了,霍君陌,我真的很疼。”染七七嗓音软下来,一味的和霍君陌对着干,对她也没有好处。

    果然,压着她的男人停顿了一下,嗓音越发的沙哑,“哪里疼?”

    “你明知故问。”染七七生气道。

    霍君陌低低一笑,牙齿咬了一口她的肩膀,“我倒是给忘了,你那里太小了,想要容纳下我确实不容易。”

    染七七脸颊上的绯红都染到了脖颈,“霍君陌,你怎么这么无耻,这样的事情你也能拿出来说。”

    “在这方面我一向自信。”霍君陌伸手拉开抽屉,拿出一贯药膏,对她道:“把内裤脱了我给你上药。”

    染七七乌眸睁大,脸颊红得发烫,“我自己来。”

    她才不要让他给自己上药。

    “你害羞什么?”霍君陌不满的蹙眉,“你这身体我都看遍了。”

    “霍君陌。”染七七怒吼,“拜托你也尊重一下女性可以吗?我不是你的玩物。”

    霍君陌神情一凛,他撤下自己的领带,钳住染七七的细腕,把她的手举过头顶绑在了床头。

    “霍君陌,你疯了。”染七七挣扎着。

    但是霍君陌的力气很大,一条腿压制着她的一条腿,另外一只手把她的另外的腿架在自己的脖颈上,她的私密处就呈现在男人的眼前。

    她羞涩的闭上眼睛,不敢去看男人灼灼的目光。

    “嘶……”她深吸了一口气,药膏清凉,弄得她十分别扭。

    “都肿了。”男人认真又专注的说。

    “你也不看看是谁造的孽。”染七七愤怒的说。

    “所以说你需要调教。”霍君陌意味深长的一笑,把她的腿放下来,重新把内裤给她穿好,然后盖上被子。

    他躺下来,呼吸深沉。

    “霍君陌,你把我松开。”染七七动了动自己的手。

    “你不乖绑你一会儿。”霍君陌闭上眼睛,俊美斯文的脸透着淡淡的疲惫。

    染七七看着他紧蹙的眉宇,心情复杂。

    “霍君陌,这十二年你去哪里了?”染七七认真的问。

    霍君陌缓缓睁开冷飕飕的墨眸,嘴角噙着讥诮,“染七七,我去了一趟地狱。”

    “你在开什么玩笑。”染七七很严肃,“你不想说也不用这样敷衍我。”

    霍君陌眉目生冷,俊美的侧脸阴翳可怖,“我被你们遗弃了十五年,你们过得好过得幸福的时候,我却遭受着非人的待遇,你说我岂能放过你们。”

    “你……”染七七拧眉,“当初是你自己要离家出走的。”

    甚至不顾他们曾经的誓言。

    “离家出走?”霍君陌咀嚼着这四个字,脸上满是凉薄的凛冽,“原来那个老东西是这么对你说的。”

    “不准你这么侮辱爸爸。”染七七很生气,“爸爸他一直都有担心你。”

    “他把你视如己出却对我这个亲生儿子不闻不问,你认为他好,我却觉得他虚伪。”霍君陌关掉台灯,冷冷道:“别再问我这些,不然我要你好看,睡觉!”

    “霍君陌,你一身的酒气能不能去洗洗?”染七七温软的眸子尽是不满。

    “染七七。”霍君陌咬着牙,“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要求我?”

    染七七怔了一下,忽然想到,他们已经不是从前的关系了。

    现在的他们,是仇人。

    她闭上眼睛,也不说话,只有眼角和唇角在轻轻抖动。

    眼泪顺着她的眼角滴落。

    她曾经最爱的,如今是她最最憎恶的模样,真是讽刺。

    染七七在痛恨与憎恶中沉睡。

    大概是因为这两天她太累,心力交瘁导致她一闭上眼睛很快就睡着了。

    霍君陌一直都没有睡,他睁着一双如寒星一般的墨眸,听着耳畔绵长的呼吸声,心底的躁动与焦虑似乎都得到了缓解。

    他解开染七七手腕上的领带,把她的手放下来,放进被子里。

    然后起身,脱下身上满是酒气的西装,走进了浴室。

    等他出来的时候,身上多了一层淡淡的薄荷清香,身上穿着藏蓝色的真丝睡衣,整个人清俊又儒雅。

    不似这几日给染七七那种阴鸷冷酷的感觉。

    重新躺在女人的身边,霍君陌染着寒意的眉目始终蹙着。

    他们重逢的开端不够美好。

    但这都没有关系,他偏执的想,只要她在自己的身边,就够了。

    他将女人纳入自己的怀里,嗓音低哑,“染七七,我有你就够了。”

    染七七被他抱得疼醒,她挣扎,娇软的嗓音带着被惊醒的愤怒和沙哑,“霍君陌,我要睡觉,你不要闹我。”

    她闻到了淡淡的薄荷沐浴液的香气,他洗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