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348最后一晚
    这是染七七最生气的一次。

    自己为什么两枪都没有打中要害?

    他真以为她是抢没拿稳?

    “我是白痴。”霍君陌也不生气,只抱着她闷闷的说:“不管他们怎么说你对不起我,我都没有感觉。我大脑受了伤,影响感情的区域出现了问题,一个没有感情得人,和一个冷血动物有什么区别?”

    染七七幽幽道:“所以呢?”

    “所以我想找到你。”霍君陌去咬她小巧圆润的耳垂,“我没有感情了,可说我想找一个对我有感情的。”

    “禾静雨对你也有感情。”染七七意味深长的说:“你为什么非我不可?”

    “因为我爱你。”霍君陌解释。

    “你说你没有感情了,你怎么知道你喜欢我?”染七七不满。

    “因为就是知道的。”霍君陌亲了亲她的发丝,“七七,我没想伤害你,真的没有。其实你死了,我真的很伤心,我不会哭没有眼泪,可是那种心被掏空的感觉我就知道,我爱你,而且很爱很爱。”

    染七七放弃了挣扎,窝在他的怀中,闷闷的问:“既然知道,为什么要做那种事?外公的事情,我们曾经说好,要一起面对的。你为什么要杀了他?还有我爸妈,他们虽然是自杀,可是你没什么逼他们?你母亲的死连冷家的人都说不清楚,你外婆也一直装死,她怎么知道凌夕是怎么死的?这么多的疑问,难道你就没想先调查一下吗?”

    面对她的质问,男人的眉心越叠越高,他问道:“还有这种事?”

    染七七无语:“当然有!你身边的人没和你说?”

    霍君陌淡淡的说:“没有,他们也没有说清楚。”

    染七七更加的无语,难道说,除非他记起来,不然这些事情永远都没有一个答案了?

    “七七。”霍君陌嗓音沉沉的开口:“你留下来可不可以?”

    “不可以。”染七七轻叹:“有你外婆横在我们中间,我没办法留下来。霍君陌,我要去找寻真想,今晚是我最后一次来见你。”

    霍君陌挺拔的身躯微微一震,双臂禁锢着她。

    染七七安静的坐在他的怀里,眨了眨眼睛,没有吭声。

    房间里寂静无声。

    倏然,男人的嗓音变得低沉而暗哑,“最后一晚吗?”

    “嗯。”染七七玩弄着自己的手指,“最后一晚。”

    霍君陌不由分说,将她压在床上,双手十分利落的将她身上的衣物脱去,他抱着颤抖的她,嗓子性感:“我不会让它变成最后一晚的,染七七,我爱你,所以你不能离开我。”

    他强行挤入女人的身体里,对她开启疯狂的掠夺和占有。

    只有这样,他内心的不安和疼,才能得到安抚。

    那一夜,染七七不知道被他折腾的昏过去多少次。

    可是他一点都不怜香惜玉,把她折腾的够呛。

    后来,她好不容易用药才得以逃脱。

    并且暗暗发誓,再也不会和他纠缠到床上去了!

    天亮了。

    霍君陌睁开狭长而冷邃的眼睛。

    和前两次一样,一觉醒来,她就不见了。

    床上除了自己躺过的地方,其他的地方都是冷冰冰的,一点人留下的痕迹都没有。

    她又走了。

    霍君陌坐起身,他去洗了澡,看着身上遍布的抓痕和吻痕,他怎么也不相信这是一场梦。

    一点是哪里出错了!

    他穿上西装,从房间里出来,裴东也好站在门外。

    “霍总。”裴东走过去。

    “找到昨天那个女人了吗?”霍君陌冷冷的问。

    裴东摇头,一点消息都没有。

    “你让酒店经理把这几天入住的人员名单拿过来。”霍君陌神情阴翳:“任何的蛛丝马迹都不能放过,还有把禾静雨弄过来,禾家的人不是一直想要见她吗,我让他们见个够!”

    “明白。”裴东颔首。

    他们从酒店出来,前往公司分部。

    霍君陌让裴东再次联系谢一清。

    谢一清很快就到了。

    “霍总,怎么了?”谢一清似笑非笑的问着,“难道是这次的合作你还有什么地方不满意?”

    “没有,只是有件事很好奇。”霍君陌眼神深邃:“昨天谢总和我说过,你要去老墨堂推荐的堂主,我想见见她。”

    谢一清哈哈大笑:“不瞒你说,我也没有见过这个人。”

    “是吗,不知道能不能见一见?”霍君陌深沉的问。

    谢一清摸了摸下巴,“可能有些难办,霍总能应该知道,你的未婚妻是新墨堂的人,我要娶的可是老墨堂的,这两者本就冲突。”

    言外之意,他不见为好。

    霍君陌视线冰冷:“怎么谢总很为难,连这点小事都不能帮忙?”

    谢一清揉了揉太阳穴,“好吧,我来安排一下。”

    ——

    回到墨堂的地下总部,染七七变得更加懒懒的。

    没事就躺在床上,耳边听着歌,这样一趟就是一整天。

    古洛经常陪着她,可是两个安静的人,大多数的时候竟然没话说。

    小乔看着就着急,“阿珏,你猜七七的房间里现在多少度?”

    欧阳珏从文件堆里抬起头来,不由得蹙眉,“什么多少度?”

    小乔放下参茶,“你找来了古洛,她也是一句话也不说的主儿,和七七在一起,两个人就那么一个坐着一个躺着,连一句话都没有。”

    欧阳珏不由得一笑,原来是因为这个。

    “七七没想象的那么活泼,再加上这段时间她也累坏了,自然不会那么多话。”欧阳珏淡淡的说:“至于古洛,她是保镖,言多语失,她也不会主动说话的。”

    小乔咬着唇瓣:“可是她们两人那样,真的可以吗?”

    “过来。”欧阳珏冲她招招手。

    小乔嘟着嘴走过去,“七七这样很容易得抑郁症的。”

    “你放心,她不会。”欧阳珏拉着她到自己的怀里,不由分说的就吻她,狠狠地用力。

    “唔……”小乔娇小的身子扭了扭。

    欧阳珏把她紧紧桎梏在怀里,低低的说:“知不知道,你刚才的动作暗示性很强?”

    小乔蹙眉,她暗示什么了?

    “你咬唇了,就是让我吻你。”欧阳珏邪肆的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