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339我爸妈一定不想见到你
    “你是不是傻,我是男人怎么会哭?”霍君陌眉峰压低,“记忆中好像是有一次,不过记不清楚是因为什么了。”

    他真的哭过?

    这是染七七无法想象的。

    霍君陌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呀,怎么可能会哭?

    “说不定是为了哪个女人呢。”染七七别扭的说。

    “不是为了你?”霍君陌皱了皱眉,回忆了一下十分笃定的说,“应该就是为了你。”

    “不可能。”染七七斩钉截铁,“你如果会为了我哭,怎么会……”

    她刚要说“怎么会跟自己离婚”,却顿住了。

    他们之间不是不爱了,而是不能爱了。

    所以她问,也是白问,自寻烦恼。

    切菜的声音继续传来,染七七重新趴在沙发里,一动不动。

    这时,外面传来门铃声。

    霍君陌去开门,把裴东手里的炸猪排接过来,就把门关上了。

    裴东站在门外,嘴角微抽,这个场景真是似曾相识啊。

    霍君陌蒸上米饭,就开始做咖喱。

    大概过去了半个钟头,浓郁的咖喱的香味从厨房飘出来。

    染七七的肚子饿的咕咕直叫。

    霍君陌把饭菜端出来,然后抱着她去吃饭。

    染七七真的很饿,吃东西的样子有些急切,却依旧斯文。

    饭吃了一半,霍君陌的手机就响了。

    “什么事?”他嗓音低沉冰冷,“我知道了。”他挂断电话,站起身来:“我叫宫颜来陪你。”

    “是你外婆还是禾静雨出事了?”染七七问道。

    霍君陌居高临下的望着她,“你怎么知道?”

    “都是女人,当然了解了。”染七七不冷不热道:“你忘了白天我在你办公室里做过什么?我能做,她们也能。关键是看你上不上钩。”

    “你把饭吃干净。”霍君陌命令着。

    染七七微微一笑,只是笑容带着几分凉薄,“我不会饿着自己的。”

    霍君陌重重的看了看她,拿起一旁的外套,走了出去。

    染七七叹了一口气,一个人慢慢的吃着。

    他做的饭还是那么好吃。

    想着,染七七的眼睛和鼻子就红了。

    为什么又要哭呢?

    因为他把她扔下了吗?

    半个钟头过后,宫颜就来了。

    染七七还在吃饭,宫颜坐下来,“霍君陌做的?”

    “嗯。”染七七点头,“尝尝吗?”

    “我怕有毒。”宫颜嫌弃。

    染七七轻轻摇头,“应该没事。”

    “这种毒只有你会中。”宫颜凉凉的说。

    染七七漠漠的冷笑,“你就说我没心没肺,不知廉耻不就完了。”

    “你是真的爱他。”宫颜看得出来。

    她就没有忘记过他。

    “是爱过。”染七七强调。

    “何必自欺欺人。”宫颜拧着眉,“禾静雨住院了,他去看,你难道不伤心?”

    “原来是她住院了,我还以为是凌兰。”染七七缓缓放下手里的勺子,“她卖惨是为了不让我追究她拍唐逸杀我这件事吧?”

    “唐逸?”宫颜沉声道,“她要杀你?”

    染七七点头,“怎么你不知道吗?唐逸来找过我,逼我开门。我没必要污蔑她。”

    “这个贱人!”宫颜气得不行。

    染七七轻笑,“苦肉计,美人计,都用上了,霍君陌不上当才怪。”

    宫颜望着她。

    “帮我把饭桌收拾了,我先回房间了。”她站起身来,朝房间走去。

    宫颜看着她磕磕绊绊的越发的心疼。

    深夜,霍君陌回来的时候,宫颜还在公寓。

    她看了一眼霍君陌,冷漠道:“她睡了,心情不好。”

    其实染七七的心情就没好过。

    估计这半年,都是在抑郁中度过的。

    “你可以走了。”霍君陌嗓音冰冷,没有一丝温度。

    宫颜起身,“过河拆桥未免也太快了。”

    “出去。”霍君陌懒得废话。

    “霍君陌,你心疼心疼她吧。”宫颜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给不了她未来,你就放手。战辰是真的很喜欢她,他正在想办法赶过来。你如果真的没有感情了,又不能违抗凌兰的命令娶禾静雨,就放了七七吧。”

    “我们的事情不用你插手。”霍君陌冷冰冰的说。

    “她已经够绝望的了。”宫颜道:“再绝望下去,你想挽回都不能了。”

    说完,她转身离开。

    霍君陌把门关上,走到卧室。

    卧室里亮着一盏暖黄的灯,染七七抱着被子睡得很沉。

    她这样的动作表示没有安全感。

    他脱下外套,走过去,上床,抱着她。

    染七七只是动了动,却没有醒来。

    霍君陌盯着她的脸,只是在想,为什么他会为了这个女人哭?

    是因为爱她吗?

    ——

    过了几天。

    霍君陌每晚都来陪染七七,白天的时候就找人照顾她。

    染七七知道他经常去医院看禾静雨。

    每次回来,他身上都有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

    有天晚上,男人抱着她。

    她却推开他,“别抱我,我不喜欢你身上的味道。”

    谁知道,他有没有抱过禾静雨?

    她没办法接受。

    只是这个念头闪过之后,她却有些迷茫。

    就算他抱过又如何呢,他们是未婚夫妻。

    自己才是最尴尬的那个。

    但是她也不能任由他欺负自己。

    “我去洗澡。”霍君陌起身,从一旁的柜子里拿出一套干净的衣服走进浴室。

    染七七抿抿唇,他根本不懂她的意思!

    过了二十来分钟,霍君陌重新来到床上,把她抱进怀里。

    他身上都是干净清冽的气味。

    望着怀里的小女人闭着眼睛,他忍不住吻了吻她。

    染七七很不悦,却没有说什么。

    “明天,我想去我爸妈的坟前祭拜。”染七七抿抿唇,“你不用跟着我,我爸妈一定不想见到你。”

    霍君陌微微蹙眉,“我找人陪着你。”

    染七七闭上眼睛,“随便。”

    霍君陌将她抱进怀里,也不在说话。

    直到第二天早晨。

    霍君陌上班之后,染七七打开电视机,就听到里面传来这样一条新闻,“本月月底,HR集团总裁霍君陌将迎娶国际知名医生禾静雨,到时候我们会全程直播,希望大家关注。”

    染七七脸色苍白,这个月就要举行婚礼了?

    还真是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