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1好久不见,我的“妹妹”
    异物突然进入体内,疼得染七七睁大了紧张又不安的水眸。

    房间里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借着从纱窗帘透进来的月光,她只能看到在自己身上驰骋的俊逸身影的轮廓。

    “子陵,轻一点。”染七七娇软的嗓音带着一丝痛苦。

    这是他们的新婚之夜,她等他都睡着了。

    他回来都不叫醒她,还用这种方式惩罚她。

    男人也不说话,劲瘦有力的猿臂撑在她身体两侧,身体规律的运动着。

    他的动作过于狂野粗暴,初经人事的染七七疼得眼眶盈着泪水,如一汪清泉,“好疼。”

    温热的细汗从男人的额头滴落,抵在女人白皙软糯的胸口,可见他是多么的卖力。

    染七七承受着一阵又一阵的奇异的痛苦和快感,难受的发出呜咽声。

    “停下来,子陵。”她娇软小巧的双手攀着男人的肩膀,小脑袋摇得像是拨浪鼓,快要昏过去了。

    就在她挣扎的时候,男人发出一声邪魅而慵懒的低吼,修长的手指就捏住了她的精致易碎的下巴。

    染七七怔住了,她太谅解自己的未婚夫了,这根本不是他的声音。

    那现在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是谁?

    哒。

    台灯亮了,一道刺眼的光线射入她的眼中,令她眼睛刺痛,只能用手去挡。

    渐渐的适应了光线,她也逐渐看清男人的轮廓和五官。

    那一瞬间,她只觉得大脑里像是被轰炸了一般,一片空白。

    “好久不见了,我的“妹妹”。”男人低沉邪魅的嗓音,如来自地狱的呼唤。

    她瞠目结舌的看着他,脸色异常苍白,唇瓣发抖,“是你,竟然是你。”

    “对,是我。”男人低低的冷笑,“我回来了。”

    她双手抵在他精壮的胸口,用力把男人推开。

    可是男人却用力的压向她,将她死死的压在自己的身下,他冷嗤,俊美沉镌的脸满是不屑的讥诮,“新婚之夜,可别浪费了,你那个未婚夫就是一个窝囊废,让我来好好调教你,什么才叫新婚之夜。”

    他强行分开女人的腿,再次挺入,任凭女人哭喊,都无动于衷。

    幽暗的黑眸凛着令人胆寒的阴鸷,他失去的,要从她的身上一一讨回。

    染七七的嗓子都哭哑了,可是家里竟然没有一个人来救自己。

    到底是怎么回事,外面的人呢?

    难道爸爸妈妈也不在家吗?

    男人强而有力的手指掰过她的脸,阴冷的笑着,“别痴心妄想了,没有人会来救你,毕竟他们也自身难保。”

    “霍君陌!”染七七吼着他的名字,仿佛是灵魂深处呐喊。

    她很久没有喊出这个名字了,真的很久了。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大概是从他离开这个家,他的名字似乎就成了一种禁忌,没有在会提起,仿佛被人遗忘。

    “继续喊!”男人的墨眸染着猩红,虽然她的声音带着憎恶,可总比她喊着别的男人的名字强。

    “你这个禽兽。”染七七疼得扭动着纤细的腰肢,却一次次被男人钳住不让她动弹,动作更加的粗暴狂野。

    差不多到天快亮的时候,身上的男人才停下来,他喘息的声音低沉又性感,语气邪魅阴沉,“呵,染七七你真是长大了,都成了磨人的小妖精了。”

    他居然怎么都要不够。

    啪!

    染七七瞪着乌黑的秀目,狠狠的扇了男人一个耳光。

    男人侧着脸,维持着被她打后的动作,染着阴鸷的眉梢眼角却已经睨着她。

    染七七怕他。

    从小到大,她都怕他。

    可是刚才他不应该羞辱她,最重要的是,他竟然强了她。

    男人雅致的大手捏住她纤细的皓腕,把她的手拽到自己的脸庞,“继续打,看来你还是有力气的,以后我会更卖力,把你干死在我的身下。”

    “无耻。”染七七用力的把自己的手抽回来,嫌弃的在被子上蹭了蹭。

    霍君陌被她的动作刺痛了神经,他捏着她的下巴,冷冷的说:“染七七,你最好清醒一点,现在我回来了,你这个厉家大小姐也算做到头了。”

    染七七拧着眉,红唇轻启,“你想做什么?”

    “你很快就会知道。”霍君陌松开她,起身把身上衬衣的扣子一颗一颗的扣好。

    染七七紧紧地裹着被子,等他穿上衣服出去了,她才把衣服穿好。

    从房间里出来,她转了一圈也没有找到爸妈甚至是康子陵的身影,他们都去哪里了?

    为什么霍君陌回来了,他们却不见了?

    “不用找了。”霍君陌桀骜不驯如修罗的站在二楼的栏杆前,目光阴翳的看着她,“他们都被我关起来了。”

    “把他们放了。”染七七生气的吼道,“他们又没有做错什么。”

    “怎么没有?”霍君陌邪冷的望着她,声线透着恶意,“他们做的最错的一件事,就是不应该把你嫁人。”

    “霍君陌。”染七七脸色苍白脆弱,唇角轻颤,“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霍君陌意味深长的望着眼前这个看似纤细却意外坚韧的女孩,他墨眸渲染着丝丝缕缕的邪气,“我要你做我的禁胬。”

    “为什么?”染七七嗓音发颤。

    霍君陌俊美深邃的脸庞透着深刻的凉薄,“大概是因为……我很讨厌你。”

    亦或者因为别的原因。

    染七七听了转身就往外走,她才不会傻呵呵的留在这里等着被他糟蹋。

    见她要走,霍君陌根本不拦她。

    她走不掉的,她不知道父母的下落,最后还是会乖乖的来求自己。

    走出去几步,染七七的脚步果然停下来了。

    她似乎想到了什么,退回来,看着正在二楼露出讥诮笑意的俊美男子。

    她抿抿唇,“你不拦着我,是想看着我去康家找人,让我丢人是不是?”

    霍君陌浑身散发着一股漫不尽心的懒散,儒雅颀长的身形透着令人捉摸不透的阴柔,“康子陵敢来霍家做入赘女婿,妄想抢走属于我的东西,我当然不会轻易的放过他。”

    “你要怎么样才能放了他?”染七七可以确认,康子陵一定在霍君陌的手中。

    “我要你。”霍君陌一字一句的说,眼神覆盖着层层叠叠的阴邪与玩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