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335宝贝,你要不要试试真的众叛亲离?
    染七七气得浑身都颤抖着,“你怎么知道的怎么清楚,难道你一直在楼下等着吗?”

    霍君陌冷笑,“你当我手底下没人吗?”

    “呵,想不到我的仇人这么关注我。”染七七凉凉的讽刺,“还是说你把我当成了出来卖的,怕别人抓包所以才派人在楼下盯着?”

    霍君陌面对女人的讽刺,冷峻的眉目没有多少变化,他走过去揽着她腰肢,把她抱进了房间。

    然后轻车熟路的从浴室的柜子里拿出吹风,走到她身边,帮她把头发吹干。

    染七七闷闷的站着,双手抱臂,动作是抗拒的。

    霍君陌装作没见到,骨节分明的大手穿过她柔软的发丝,竟然有些爱不释手。

    爱她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

    霍君陌不禁想,自从他知道自己有一个妻子,他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曾经到底多爱,才会让他在失忆之后,也记得她。

    明明已经不知道心动的感觉,可就是对她有着很偏执的占有欲。

    头发吹干之后,他闻了闻,“很香。”

    “变态!”染七七咬着牙,用力将他推开,一张小脸十分的悲愤。

    霍君陌把吹风机收好,毕竟她看不见,万一出现意外就不好了。

    染七七真的是要被他逼疯了。

    再这样下去,她真的要崩溃了。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染七七咬牙切齿的问。

    “你该睡了。”霍君陌看了一眼腕表,“我问过你的医生,你需要按时休息。”

    染七七愤怒道,“那医生有没有告诉你,我为什么看不见!都是因为你!”

    然,霍君陌一脸的坦然。

    他抱着她,把她放在床上,“染七七,你该休息了。”

    染七七越想越气,最终没忍住,眼泪不争气的掉下来。

    “霍君陌,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染七七气哭了。

    这个男人就像听不懂她的话一样。

    她讨厌他的沉默,讨厌他的偏执!

    “不想怎么样,也许你乖乖听话,说不定等我结婚那天,我就放过你了。”霍君陌粗粝的手指摸着她的脸,她小脸触手生腻,手感很好。

    染七七躺下去,抱着被子,不说话,只是有一抽没一抽的哭着。

    霍君陌站在床边,难得没折腾她,暗沉的双眸只是盯着她看。

    连哭都这么可怜巴巴的好看,他想,能够明天自己为什么那么喜欢她了。

    染七七哭累了就睡了。

    霍君陌走过去,弯腰,在她的眉心亲了亲。

    在他模糊的记忆中,他好像总是这样吻她。

    她似乎很喜欢。

    上次,他也这样亲了她,当时她整个人都震住了。

    是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

    “不管怎么样。”他幽冷的开口,“我对你都不能放手。”

    ——

    染七七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

    她闻到屋子里有饭菜的香气,就从房间里出来,她摸索着来到厨房:“战辰,你爷爷怎么样了?”

    “他爷爷护照出了问题,被送回意大利了。”霍君陌冷冷的开口。

    “你怎么还没走?!”染七七有些震惊,以为他会像之前一样,一走了之。

    “今天我休息。”霍君陌淡漠的回答。

    染七七抿着红唇,“你不怕禾静雨和你外婆找来吗,你不怕她们又指着我的鼻子大骂吗?”

    霍君陌蹙眉。

    “对,你不会在意的,因为被骂的不是你。”染七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你怎么会在乎。”

    她放下双手,准备回房间。

    “马上要吃饭了,先去客厅等着。”霍君陌淡淡的开口。

    吃饭?

    “你做的饭?”染七七皱眉,“你还真有时间,公司不忙吗,就算不忙也要去准备婚礼的事情吧?”

    “婚礼的事情用不着我操心。”霍君陌放下手里的铲子,走到她面前,弯腰将她抱起,直接抱到沙发上,然后用遥控器打开电视机,给她随便找了一个电视剧。

    染七七闭上眼睛,眉心跳的厉害。

    “你把战辰怎么样了?”染七七凭感觉抓住男人的衣袖,“你是不是要对付他?”

    “我没把他这么样,他也是持意大利护照的。”霍君陌冷冰冰的说:“我只是让他从哪来回哪去。”

    染七七浑身一震,“你明知道我离不开他!”

    “你离不开的是我。”霍君陌强调,“他能做到的我也能。”

    “你……你不能。”染七七冷笑,“昨天,我被人那么欺负,他却知道维护我,而你呢?霍君陌你能为我做什么?你能为我做的,不过是杀光我的亲人,让我众叛亲离而已。”

    霍君陌半跪在她的面前,手指捏着她的下巴,冷冷地笑道:“宝贝,你要不要试试真的众叛亲离?”

    他这一声“宝贝”,简直让染七七浑身都变得冰冷起来,犹如坠入冰窟中。

    “我去看看汤。”霍君陌起身,走进了厨房。

    染七七茫然的坐在沙发里,一语不发。

    霍君陌把饭菜都端上桌子,然后去客厅把她抱到饭厅的椅子上。

    他递给她筷子,“你面前有米饭,还有四道菜,我熬了鱼头汤给你补身体。”

    “霍君陌,我是眼睛瞎了不是大脑出问题了。”染七七幽冷道,“也许,我的脑子真的出问题了,这发生的一切都是假的!”

    “张嘴,这是鱼肉。”霍君陌把剔除鱼刺的鱼肉送到她的嘴边。

    染七七紧闭着薄唇。

    “你不要逼我对战辰动手,即便远在意大利,我也有办法。”霍君陌威胁着。

    染七七气得要发飙,可是又觉得不值得。

    吃就吃,反正她不能饿着自己。

    她张开嘴,把鱼肉吃下。

    清蒸鱼,味道很鲜美。

    她都不知道霍君陌的厨艺这么好。

    “看来我不在这半年,你没少给禾静雨做饭。”染七七不由得讽刺。

    “我没给她做过。”霍君陌淡淡的说:“印象里,你做饭不好吃,所以都是我下厨。”

    她做饭不好吃?

    “呵呵。”染七七凉凉的讥诮,“那在你的记忆中,我是不是一点可取之处都没有?”

    霍君陌却道:“不是,至少在我所有的记忆中,和你滚床单的感觉都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