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334怎么你想让他留下来陪你?
    公寓。

    战辰给染七七泡了一杯热乎乎的蜂蜜柚子茶帮她稳定情绪。

    染七七喝了半杯,身体变暖,脸上的苍白也褪却了几分。

    “你没事吧?”战辰关心道。

    染七七摇摇头,“没事,就是没想到禾静雨是这样的人。”

    “哼,我从一开始就不喜欢她,故作清高,结果还不是惦记着别人的丈夫。”战辰对此行为嗤之以鼻。

    染七七想起在意大利的时候,禾静雨确实几次都问过她关于霍君陌的一些事情。

    当时自己并没有起疑,以为她只是好奇打听一下。

    想不到最后成了这样。

    “霍君陌就那么好?”战辰气愤道,“明明就是一个大猪蹄子。”

    噗!

    染七七忍不住笑了起来,笑过之后,神情苍茫,“是啊,他就是一个大猪蹄子,我还那么喜欢他。现在我眼睛看不见了,一定是老天爷在惩罚我,不要让我以貌取人。”

    “那可不一定。”战辰笑笑:“你瞧我,人帅心美。”

    “你真的是太自恋了。”染七七无奈的一笑,“战辰。”

    “嗯?”战辰看着她。

    “我想女儿了。”染七七的脸上浮现了一抹从未没有过的思念。

    “我带你去见她?”

    “算了吧,她离不开海岛,再说我去见她,让她看到我失明了,岂不是要让她哭?”染七七抿抿唇,“再说,我又该怎么和她解释,我和霍君陌离婚了这种事。”

    “其实念念很懂事。”战辰道。

    “就因为太懂事了,才更不想让她难过啊。”染七七不由得叹息着,女儿是她的软肋。

    这一生,怕也只有她,让自己放心不下了。

    如果不是女儿,她会不会选择很极端的方式去复仇,然后自杀呢?

    她不是没有恨,而是无能为力去报仇。

    战辰把她手里的杯子接过去,“累了吧,你睡一会儿。”

    染七七回过神来,“我去房间睡。”

    “嗯,我晚上做些好吃的给你。”战辰伸出手来,扶着她去房间休息。

    染七七躺在床上,战辰才放心的出去。

    等门关上,染七七却下床,从一旁的行李箱里摸到一把匕首放在枕头下面,这才睡觉。

    她醒来的时候,也不知道外面的天色如何。

    不过家里很安静,看来战辰已经回去了。

    蓦地,她感觉周围的空气有些异样,手立刻伸进枕头下把匕首摸出来。

    她抱着匕首,神情极为紧张。

    这时,却听到男人低沉冷缓的嗓音不冷不热的传来,“看来是长记性了。”

    染七七听到霍君陌的嗓音,真的有种要崩溃的感觉!

    “战辰呢?”她咬着牙问。

    “他爷爷遇到点麻烦所以就走了。”霍君陌迈着优雅的步子过来,伸出手把她怀里的匕首拿走。

    染七七抱住,“别碰我。”

    说着,她就要拔出匕首。

    霍君陌冷漠的黑眸一沉,直接把匕首夺过去:“染七七,你这点身手在我面前不过是花拳绣腿。”

    “花拳绣腿怎么了?”染七七美眸染着浓浓的讽刺,“霍君陌,你未婚妻和外婆都已经找过我了,你是嫌她们不够烦我吗?”

    霍君陌把匕首仍在一旁,他来到床上,把她拉到自己的怀里,修长冰凉的手指捏了捏她的脸蛋,“你放心,她们不会再来找你麻烦。”

    “霍君陌,这是最后一晚,明天我就搬去和战辰一起住。”染七七十分的恼火,他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了吗?

    听到她要去和战辰一起住,霍君陌竟然冷笑起来。

    “怎么,我不够满足你吗?”他的吻如雨点般落下来,落在女人冰冷的眉心和眼角上。

    染七七红着眼睛,“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要你。”男人的嗓音性感而冰冷,散发着致命的诱惑。

    他不顾她的意愿,强行脱掉她的衣服。

    似乎只有这样,他才觉得安心。

    只有每一晚的深深占有,他的内心那一股暗涌才能平复。

    ——

    染七七被霍君陌折磨够了。

    她决定,还是拉出战辰这个挡箭牌。

    “战辰,你今晚就住在这里吧,侧卧空着。”染七七也知道这样不太好,可是她真的没有办法了,“我最近晚上总是做噩梦。”

    “好。”战辰很高兴。

    他晚上给染七七做了四餐一汤,都是帮她补身子和眼睛的。

    “爷爷说我们什么时候有空,去试一试结婚的礼服。”战辰问。

    “明天吧。”染七七随口道,“下午我要去看医生。”

    “嗯,那我等下回电话。”战辰剥了虾仁放进她的碗里,“怎么补你也不见胖,难道是这些东西没有营养吗?”

    染七七想了想,“大概是我不吸收吧。”

    “这是奇了怪了。”战辰一脸的纳闷。

    染七七轻叹,每晚都被霍君陌骚扰到天亮,吃再多东西也不补回来。

    吃完饭,战辰负责洗碗。

    染七七洗了澡换了舒适的居家服出来,她的发梢还在滴水,“战辰,被子在我房间的柜子里,你自己抱一下吧。”

    “嗯。”战辰点点头。

    这时,战辰的手机响了。

    染七七顿时就提心吊胆起来。

    “喂?……什么,我马上过去!”战辰挂断电话,“七七,我有点事,可能要晚点回来。”

    染七七手指扣着墙壁,“怎么了?”

    “爷爷遇上点麻烦,我去看看。”战辰解释。

    “好。”染七七不能强留他。

    可是她有种感觉,战老爷子出事和霍君陌有脱不开的干系。

    难道他要逼着她离开这里?

    战辰走后,染七七一个人用毛巾擦着头,一边想,这些年发生的事情。

    越发感觉,自己当初不该回来。

    就在这时,房门打开,她愣了一下,“你忘了东西了?”

    门关上,对方一语不发。

    染七七暴跳如雷,“霍君陌,你特么的有病吧!”

    她把毛巾扔过去,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砸中他!

    “是你把战辰支走的?”染七七怒气冲冲的问。

    霍君陌捡起地上的毛巾,扔在一旁的柜子上,然后走到染七七面前:“往常他这个时间就走了,可是今天却晚了一个钟头,怎么你想让他留下来陪你?”

    335 宝贝,你要不要试试真的众叛亲离?

    染七七气得浑身都颤抖着,“你怎么知道的怎么清楚,难道你一直在楼下等着吗?”

    霍君陌冷笑,“你当我手底下没人吗?”

    “呵,想不到我的仇人这么关注我。”染七七凉凉的讽刺,“还是说你把我当成了出来卖的,怕别人抓包所以才派人在楼下盯着?”

    霍君陌面对女人的讽刺,冷峻的眉目没有多少变化,他走过去揽着她腰肢,把她抱进了房间。

    然后轻车熟路的从浴室的柜子里拿出吹风,走到她身边,帮她把头发吹干。

    染七七闷闷的站着,双手抱臂,动作是抗拒的。

    霍君陌装作没见到,骨节分明的大手穿过她柔软的发丝,竟然有些爱不释手。

    爱她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

    霍君陌不禁想,自从他知道自己有一个妻子,他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曾经到底多爱,才会让他在失忆之后,也记得她。

    明明已经不知道心动的感觉,可就是对她有着很偏执的占有欲。

    头发吹干之后,他闻了闻,“很香。”

    “变态!”染七七咬着牙,用力将他推开,一张小脸十分的悲愤。

    霍君陌把吹风机收好,毕竟她看不见,万一出现意外就不好了。

    染七七真的是要被他逼疯了。

    再这样下去,她真的要崩溃了。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染七七咬牙切齿的问。

    “你该睡了。”霍君陌看了一眼腕表,“我问过你的医生,你需要按时休息。”

    染七七愤怒道,“那医生有没有告诉你,我为什么看不见!都是因为你!”

    然,霍君陌一脸的坦然。

    他抱着她,把她放在床上,“染七七,你该休息了。”

    染七七越想越气,最终没忍住,眼泪不争气的掉下来。

    “霍君陌,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染七七气哭了。

    这个男人就像听不懂她的话一样。

    她讨厌他的沉默,讨厌他的偏执!

    “不想怎么样,也许你乖乖听话,说不定等我结婚那天,我就放过你了。”霍君陌粗粝的手指摸着她的脸,她小脸触手生腻,手感很好。

    染七七躺下去,抱着被子,不说话,只是有一抽没一抽的哭着。

    霍君陌站在床边,难得没折腾她,暗沉的双眸只是盯着她看。

    连哭都这么可怜巴巴的好看,他想,能够明天自己为什么那么喜欢她了。

    染七七哭累了就睡了。

    霍君陌走过去,弯腰,在她的眉心亲了亲。

    在他模糊的记忆中,他好像总是这样吻她。

    她似乎很喜欢。

    上次,他也这样亲了她,当时她整个人都震住了。

    是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

    “不管怎么样。”他幽冷的开口,“我对你都不能放手。”

    ——

    染七七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

    她闻到屋子里有饭菜的香气,就从房间里出来,她摸索着来到厨房:“战辰,你爷爷怎么样了?”

    “他爷爷护照出了问题,被送回意大利了。”霍君陌冷冷的开口。

    “你怎么还没走?!”染七七有些震惊,以为他会像之前一样,一走了之。

    “今天我休息。”霍君陌淡漠的回答。

    染七七抿着红唇,“你不怕禾静雨和你外婆找来吗,你不怕她们又指着我的鼻子大骂吗?”

    霍君陌蹙眉。

    “对,你不会在意的,因为被骂的不是你。”染七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你怎么会在乎。”

    她放下双手,准备回房间。

    “马上要吃饭了,先去客厅等着。”霍君陌淡淡的开口。

    吃饭?

    “你做的饭?”染七七皱眉,“你还真有时间,公司不忙吗,就算不忙也要去准备婚礼的事情吧?”

    “婚礼的事情用不着我操心。”霍君陌放下手里的铲子,走到她面前,弯腰将她抱起,直接抱到沙发上,然后用遥控器打开电视机,给她随便找了一个电视剧。

    染七七闭上眼睛,眉心跳的厉害。

    “你把战辰怎么样了?”染七七凭感觉抓住男人的衣袖,“你是不是要对付他?”

    “我没把他这么样,他也是持意大利护照的。”霍君陌冷冰冰的说:“我只是让他从哪来回哪去。”

    染七七浑身一震,“你明知道我离不开他!”

    “你离不开的是我。”霍君陌强调,“他能做到的我也能。”

    “你……你不能。”染七七冷笑,“昨天,我被人那么欺负,他却知道维护我,而你呢?霍君陌你能为我做什么?你能为我做的,不过是杀光我的亲人,让我众叛亲离而已。”

    霍君陌半跪在她的面前,手指捏着她的下巴,冷冷地笑道:“宝贝,你要不要试试真的众叛亲离?”

    他这一声“宝贝”,简直让染七七浑身都变得冰冷起来,犹如坠入冰窟中。

    “我去看看汤。”霍君陌起身,走进了厨房。

    染七七茫然的坐在沙发里,一语不发。

    霍君陌把饭菜都端上桌子,然后去客厅把她抱到饭厅的椅子上。

    他递给她筷子,“你面前有米饭,还有四道菜,我熬了鱼头汤给你补身体。”

    “霍君陌,我是眼睛瞎了不是大脑出问题了。”染七七幽冷道,“也许,我的脑子真的出问题了,这发生的一切都是假的!”

    “张嘴,这是鱼肉。”霍君陌把剔除鱼刺的鱼肉送到她的嘴边。

    染七七紧闭着薄唇。

    “你不要逼我对战辰动手,即便远在意大利,我也有办法。”霍君陌威胁着。

    染七七气得要发飙,可是又觉得不值得。

    吃就吃,反正她不能饿着自己。

    她张开嘴,把鱼肉吃下。

    清蒸鱼,味道很鲜美。

    她都不知道霍君陌的厨艺这么好。

    “看来我不在这半年,你没少给禾静雨做饭。”染七七不由得讽刺。

    “我没给她做过。”霍君陌淡淡的说:“印象里,你做饭不好吃,所以都是我下厨。”

    她做饭不好吃?

    “呵呵。”染七七凉凉的讥诮,“那在你的记忆中,我是不是一点可取之处都没有?”

    霍君陌却道:“不是,至少在我所有的记忆中,和你滚床单的感觉都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