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332那就把婚礼推迟吧
    染七七气得要大骂三字经,“霍君陌,你怎么有我家的密码?!”

    房子虽然是租的,可是密码修改过。

    “了解你的习惯,踩你的密码一点都不难。”霍君陌冷冷的走到她面前,一把抓起她的手指,然后她就感觉手指清清凉凉的,淡淡的药香散发而来。

    她怔了怔。

    “你跑来就是来给我上药的?”染七七拧着眉,“我没事,请你不要碰我,不然我未婚夫会揍你的。”

    她特意把未婚夫三个字咬得极重。

    男人的眼**澜不惊:“染七七,我不会吃醋,你这么说对我一点杀伤力都没有。”

    其实,他就是欺负染七七看不见。

    那张冷峻俊美的脸气得都扭曲了。

    “呵呵。”染七七讽刺的笑了笑,把自己的抽回来,“你说我们现在这样算什么,偷情吗?”

    霍君陌深重的看着她。

    “以前我就说过不做你的情妇,现在也是一样。”染七七幽冷的一笑,“你总是逼着我打破我的底线,霍君陌怎么有你这么无耻的人?”

    霍君陌挺拔的身躯越发的僵硬。

    “我差点都忘了,你是油盐不进软硬不吃的。”染七七眸底凛冽,“你这么纠缠我,报警估计警察局就是你家后门,你进去了就就出来了,不然我打电话对你外婆说?”

    她忽然欺近他,身上有淡很好闻的香气。

    只是她脸上的笑容极为的讽刺。

    他说过,曾经多爱就有多恨。

    而她,曾经多爱,现在就有多厌恶他。

    霍君陌看着女人俏皮而张狂的样子,恨不得将她压在身下狠狠的蹂躏!

    她要嫁人,还这么刺激他。

    “请你离开吧,我不想真的闹到那地步,毕竟你还是念念的父亲。”染七七坐回去,冰冷的小脸已经没有任何的笑容了。

    她想,她和他唯一的关系就是这一层了。

    也许,等他也有了孩子,说不定对念念的父爱就会转移。

    莫名的,她心疼起孩子来。

    父母的爱情不完美,连累了孩子。

    她用手压了压眉心,却感觉到男人已经靠了过来。

    他修长雅致的大手捏着她的下巴,肆意的吹气,嗓音却冷得令人发寒,“染七七,只要我想你就永远也不能嫁给别人。”

    染七七哼了哼,“是啊,我什么都没有了,不过是个瞎子,战辰的能力也不及你,你想把我们分开囚禁,或者怎么样我们都没有办法。可是……”她忽然伸出手,狠狠的给了他一巴掌,笑得漫不尽心,“可是我愿意为他殉情,这是我为你做不到的。”

    霍君陌的眼神变了又变。

    殉情吗?

    他一把将她扯进怀里,不由分说的就吻她。

    染七七没有反抗,她知道自己没有办法。

    他吻着她,冰冷的唇覆盖着她的红唇,却一点温度都没有。

    怀里的女人太过安静,霍君陌的神情微微一僵,然后松开了她。

    染七七双手撑在他的胸口,轻轻低喘,口却带着冷漠道:“这样就够了吧?”

    “不够!”霍君陌的嗓音低哑的厉害,冰冷中带着难以严明的暧昧,“染七七,你要得到更多的惩罚才行。”

    不然,他怎么能够放下。

    染七七红着眼睛,她看不到他,可是他的气息却那么霸道的宣示着自己的存在。

    “霍君陌,你骗过我吗?”染七七哑着嗓子问,娇软中带着浓浓的鼻音,“只要……只要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愿意相信你原谅你,我只要一个理由。”

    甚至是一个借口都可以。

    她真的已经放低姿态了。

    霍君陌心口比任何时候都疼,她对他有多心软,他就对她有多无情。

    男人俊美的轮廓冷硬如冰,脸上更是没有表情。

    染七七的眼睛从迷茫,到期待,再到绝望,每一个变化都落入了他的眸底。

    他去吻她,比之前更霸道,更不带任何的疼惜。

    染七七扛不住,也只能忍着。

    很快,他们就滚到了床上。

    这样绝望的痴缠,染七七却很迷茫。

    为什么就是忘不了他呢?

    即便他做了那么多对不起她的事情。

    她却还是喜欢他。

    她闭了闭眼睛,“君陌哥哥。”

    压在她身上的男人整个人都震住了。

    她有多久没这么叫过他了?

    声音好听的像是教堂里的唱诗班,空灵又缥缈。

    “君陌哥哥,我爱你。”她如是的说,嗓音轻颤,“这是最后一晚,也是最后一次。”

    她吸了吸鼻子,“今晚过后,染七七就不存在了,她也不想爱你了。”

    霍君陌抱着她,捏了捏她的下巴,他依旧不说话,只是咬了咬她的红唇,冷笑:“这绝对不是最后一次。”

    他想要的比这一晚更多。

    ——

    几天之后。

    禾静雨去找凌兰,就是为了哭诉。

    “他就是那么个性子。”凌兰解释,“你也知道,他失去记忆大脑又出现问题,对于情感已经不像从前那样了,你必须有耐心才行。”

    “外婆,我也知道自己不应该去计较。”禾静雨双手紧握,十分挣扎,“可是我听说染七七回来了。”

    “她不是在T市吗?”凌兰蹙了蹙眉。

    “是为了治疗眼睛才回来的。”禾静雨央求道:“外婆,你去见见她吧,我听人说君陌去见过她几次。”

    到底是几次,他们都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所以很担心很害怕。

    “静雨,你知不知道君陌已经开始不满我们对他的监视和跟踪了?”凌兰看着禾静雨,“你们禾家与我有恩,可他毕竟是我的亲外孙。”

    禾静雨知道凌兰是在提醒自己,不能总用凌兰的身份去压霍君陌,小心触底反弹。

    “君陌说,下个月要去美国,我想跟着他一起去。”禾静雨淡淡的说。

    “那婚礼呢?”凌兰问道。

    “只能推迟。”禾静雨幽幽的说:“其实,离开也好,这样他就见不到染七七了,只要他想不起以前的事情。对于现在他这种没有感情的情况,他是不会再爱上染七七的。”

    凌兰想了想,“那就把婚礼推迟吧,你们大概要去多久?”

    “半年。”禾静雨想了想,“我想找个理由陪他,外婆你觉得什么理由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