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329霍君陌,你吃醋了吗?
    “好好,这种话我不说了。”战辰算是败给她了,不过他还是嘀咕了一句:“老子哪里不如他了?”

    染七七很认真的想,“战辰,你没有不如他,只是你不如他出现的早。”

    感情就是这样,不是你好不好,而是你要出现的刚刚好。

    不然怎么样都是错误。

    最后成为悲剧。

    战辰感叹,“你说我家老爷子,真是够了,他就不应该和你外公断了联系,不然来了指腹为婚,你就是我的了。”

    “唉,你就痴人说梦吧。”染七七对他无语了。

    与此同时。

    凌家。

    凌兰直视着战老爷子,眼神阴森,“你来做什么?上次你把我赶出来,居然还敢找上门来。”

    战老爷子笑了笑,“我来就是看看,你这个老毒妇过着什么日子,果然有个好外孙就是不错。”

    凌兰脸色铁青。

    这时,霍君陌下班回来,他进到客厅,看到战老爷子微微蹙眉。

    “你回来了。你外婆没死,我想你也许不会再杀了我吧?”战老爷子阴阴的冷笑着。

    “你来做什么?”霍君陌阴翳的看着他。

    “你和七七签了离婚协议了对吧,我是来帮她拿离婚证的。”战老爷子笑眯眯的说,“最近,我家有喜事,她要和我孙子结婚了。”

    霍君陌冷冷的看过去。

    “所以,快点把离婚证给我。”战老爷子催促道。

    “君陌,给他。”凌兰冷冰冰的说:“那种瞎了眼睛的,也就他们战家要。”

    “瞎了眼睛又如何,七七是个好姑娘,跟着你外孙才是白搭。”战老爷子很维护染七七,他看着凌兰,“你对七七意见这么大,难道她掘你家祖坟了?瞧你对她的态度,我真替她庆幸,这婚离得太对了。”

    “你!”凌兰瞪着战老爷子。

    战老爷子起身,走到霍君陌的身边,“明天,我去公司找你,你把离婚证准备好。”他看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糟糕,我约了仲杰给他们看婚房,我先走了。”

    说完,战老爷子就走了。

    凌兰看着霍君陌,气道:“他还以为自己捡了宝了,她有什么好的!生过孩子,掉价。”

    霍君陌冷冰冰的看了一眼凌兰,眸底恒生出很多根寒芒。

    “你和静雨的婚事也差不多该准备了,消息都放出去了,你却一点行动都没有。”凌兰抱怨着,“也就静雨那么温柔懂事,才什么都不说。”

    霍君陌俊美的脸覆盖着一层薄冰,“是你让我娶她的。”

    “你还忘不了染七七?”凌兰气恼,“她爸妈是杀死你妈的凶手,你不能和她在一起!”

    霍君陌寒眸凉薄,“我当然知道我和她不能再在一起了。”

    她彻底的要抛弃他了。

    “那好,你和静雨的婚事我来办。”凌兰想了想,“我看你们结婚以后,就住在这里,陪着我。”

    霍君陌冷漠的看了她一眼,一句话也不说,转身离去。

    凌兰气道,这是什么态度!

    ——

    战老爷子来了T市,他见到染七七,老人家特别高兴。

    “这是我在意大利给他预备的房子,房产证都写你的名字。”战老爷子很高兴,“这是我昨天在京城买了一套,留着你们以后回去住。我在这边也打算买一套,你们喜欢哪里?”

    染七七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她想解释,可是战辰却阻拦道:“爷爷,你让七七喘口气,等她眼睛好了再说,现在这个房子就不错,我准备联系一下房东买下来。”

    “是不是有点小?”战老爷子打量着眼前的这个两居室。

    “七七失明前熟悉这里的一切,她行动也方便一些。”战辰考虑的很纤细。

    战老爷子点头,“对对,我倒是把这个给忘了。那我回去,让他们把房子也都改一下,把空间变大,这样免得她磕了碰了的。”

    染七七有些歉疚。

    “爷爷,你忙活了一天了,我送你去酒店休息。”战辰道。

    “不了,等下我开车回去,明天要去找霍君陌要离婚证。”战老爷子说道。

    战辰无语的望着他,“爷爷,你也管的太多了。”

    “以后七七就是咱们家的人了,我怕当然不能袖手旁观了。”战老爷子气道:“说起那个凌兰,我就生气,她真是太恶毒了。”

    “爷爷!”战辰提醒他,不要在染七七面前提与霍君陌的事情。

    战老爷子明白过来,“好好,我不说了。”

    “战辰,你送爷爷回去吧,这么晚了他开车谁都不放心。”染七七说道。

    “嗯,你晚上一个人多加小心。”战辰不放心的叮嘱,这两个人他都不放心。

    “好。”染七七送他们到门口,然后准备把门锁好。

    蓦地,门遭到了一股阻力。

    她愣了一秒钟,那人就进来了,然后砰地一声把门关上。

    “霍君陌?!”她一下子就闻到了熟悉的气味,“你进来干什么?!”

    男人霸道的把她地上墙壁上,一只手拖着臀部,把她压在自己的身下。

    两个人的呼吸痴缠着,纠缠在了一起。

    “呵呵。”染七七不由得笑起来,“霍君陌,你吃醋了吗?”

    果不其然,抱着她的男人浑身都僵硬的厉害。

    “我还以为仇恨让你忘了你爱过我的这件事。”染七七讥诮,巴掌大的精致小脸扬起挑衅的微笑,令人又爱又恨。

    “我确实忘记了。”霍君陌买手在她的颈窝里,“染七七,我把一切都忘得干干净净了,包括曾经很爱你这件事。”

    染七七黑白分明的眸子瞬间变得嫣红,她双手捏着男人宽阔的肩膀,“是呀,那你现在对我是什么,占有欲还是其他?”

    “大概就是我不要的,别人也别想得到。”霍君陌捏着她的下巴,炽热的呼吸肆意的喷薄在她满是笑意的脸上,“我只记得我母亲死的那一天,是什么样子。我曾经有多爱,现在就有多恨。”

    “他们已经死了,你是不是也想让我死?”染七七头痛欲裂,他们似乎又回到了从前,兜兜转转一圈。

    男人的眼睛也变得猩红起来,他惩罚性的咬着她的耳垂,嗓音冰冷,“我怎么舍得你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