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327这也是惩罚的一种
    凌家。

    霍君陌把车停在门口,然后下车。

    他步伐沉稳,俊美斯文的脸上却没有任何的表情。

    进到别墅里,佣人迎上来,“先生回来了。”

    霍君陌没理她,走到客厅,看到凌兰在和禾静雨聊天。

    “君陌。”禾静雨看着他,他们有几天没见了,她很想他。

    霍君陌只扫了一眼,然后看着凌兰,“外婆。”

    凌兰看他对禾静雨这么冷淡,忍不住责备:“静雨等了你一天了,你也不和她好好的说说话。”

    霍君陌神情冷漠,“外婆觉得对于一个丧失感情的人来说,要怎么才算是好好说话?”

    凌兰淡淡的皱眉:“那也不是你好几天不见她的理由。”

    “我一直都在公司,她想见就见。”霍君陌嗓音冰冷到极致。

    禾静雨笑了笑,“外婆,你别说他了,他也不是故意的。我去过公司几次,他都很忙。毕竟公司半年就融合了霍氏和冷家,那么一大摊子事情都等着他处理呢。”

    “你就别替他开脱了。”凌兰叹道,“要是我早几年来找他,就不会有这些事了。”

    禾静雨笑了笑,去看霍君陌。

    霍君陌浑身都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进的气息,她知道霍君陌不喜欢自己。

    可是没关系,凌兰喜欢就够了。

    她自认为虽然没有染七七漂亮,可她是圣手神医,是众多男人追捧的对象。

    她学历高,有能力,比起染七七强不知道多少倍。

    她就不相信,还拿不下一个霍君陌!

    “老夫人,可以开饭了。”佣人把饭菜都摆上桌,走过来说。

    凌兰点点头,“那好,咱们先吃饭,君陌今晚你住在这里,静雨也是,你们陪我好好聊聊。”

    “是。”禾静雨答应的很爽快。

    霍君陌依旧冷漠,从他那张冰冷的扑克牌的脸上看不到任何的情绪。

    ——

    晚饭后。

    霍君陌站在二楼的阳台上,一个人寂寂的抽烟,朦胧的烟雾后是一张没有任何表情的俊脸。

    “君陌。”禾静雨走过来,“你吃饱了吗?刚才看你碗里的饭都没有怎么动,这半年你瘦了好多。”

    面对厌恶的女人的关怀,霍君陌没有回应。

    他只是在想,他瘦了,她知道吗?

    她有没有好好的吃饭?

    禾静雨凉凉的看着他,眼底闪过一丝复杂,“我知道你恨我。”

    霍君陌没有说话,这半年来,他大部分的时候都是这样。

    话变得很少很少。

    就算是面对严煌他们,大部分,他也是这样。

    一句话不说,似乎什么都压制在了心底。

    “可是你都把她给忘了,为什么就不能给我一次机会呢?”禾静雨走到他的面前,双手抓着他的手臂,“她父母和外公是伤害你母亲的凶手,他们和冷家的人串通,你都知道的,为什么你就是放不下她?”

    霍君陌寒眸生凉,深邃的瞳孔倒映着女人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

    他厌恶。

    “外婆把什么都告诉你了,难道你真的要喜欢仇人的女儿?”禾静雨困惑而不甘心的看着他,“君陌,你想想是谁把你救回来的,她朝你开了两枪,一点情面都不讲,她对你恨之入骨已经没有感情了。”

    霍君陌推开禾静雨,他深沉的眼瞳浮现一层冰霜。

    她对他恨之入骨。

    这次见面,他看得出来,她确实恨他。

    染七七从来没有用那么绝情的眼神看过自己,从来没有。

    可是这一次,她真的对他没有感情了。

    霍君陌扔掉烟头,转身往屋子里走。

    禾静雨追过去,一把将他从后面抱住,“君陌,求求你,你好好的看看我,给我一个机会。”

    霍君陌冷冷道:“我答应外婆娶你,你还想我怎么样?”

    禾静雨一震。

    霍君陌厌恶道:“还有别碰我。”

    说完,他迈步就往前走,把她扔在原地。

    他没有住在别墅,而是直接开车走了。

    禾静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知道,霍君陌是真的没有一点感情了。

    他也不是对凌兰千依百顺,而是因为染七七是他的仇人,他才不得不放弃的。

    即便他忘记了。

    却也什么都改变不了。

    ——

    深夜。

    染七七只觉得冷。

    她起身,伸着双手走到窗户前想要管窗子。

    可是摸了摸,窗户是关上了的。

    她皱了皱眉,然后从房间里出来。

    走到客厅的窗户,才发现窗户没有关严,敞开了一条缝。

    她自言自语道:“战辰也太马虎了。”

    把窗子关好,染七七继续伸手一边摸索一边回房间,蓦地她感觉有些不对劲,整个人的头皮都发麻了。

    屋子里好像还有一个人!

    “谁?!”她的嗓音都颤抖起来,可见是真的受到了惊讶。

    清冷而又熟悉的气息一靠近,她忽然就安心了。

    同时一股巨大的愤怒,充斥起来。

    “霍君……唔……”没等她喊出他的名字,霍君陌就吻上了她。

    就像是在沙漠中行走太久的人,终于看到了绿洲,一下子就疯狂扑向水源,恨不得将水都喝光。

    霍君陌紧紧的抱着她,冰冷的薄唇从她的红唇一路碾压到锁骨。

    怀里的触感是那样的娇软,让他恨不得沉溺在她的温软中。

    “霍君陌,放开我!”染七七挣扎着,“你大半夜潜入我家,还想qiang激an我,信不信我告你!”

    “告吧。”男人哑着嗓子,粗粝的大手将她身上的睡衣扒下来,然后把她压在沙发里。

    “放开我!”染七七真的没有想到霍君陌会这么做,他们已经离婚了,也没有任何的关系了,为什么他要这么做?

    她越是挣扎,霍君陌对于她的渴求也就越深。

    开车三个半钟头,来到这里,他只想要她。

    染七七一点办法都没有,她急得哭起来,“霍君陌,你这个禽兽,你放开我!你不要碰我!难道你忘了,我是你杀母仇人的女儿,你这么做对得起你母亲吗!”

    霍君陌低低的冷笑,“这也是惩罚的一种。”

    他强制性的分开女人细软的双腿,将自己容纳进去。

    突如其来的紧致,他闷哼了一声。